父爱伴我走过了20个年头,虽然短暂却是我一生的温暖,我敬爱的父亲身影一直伴随我身边,从未离开过。

   我毕业后不到半年父亲就病倒了,住院期间母亲和姐姐在医院护理,我要每天往返8里地从医院到家里俩下跑。家里需要人照料,心里还放不下父亲。可是,我的父亲已经病入膏肓,还是离我们而去。因为紧张的忙碌加之父亲走的这样突然,承受不了精神压力和悲痛,我趴在父亲的棺材边上嚎啕大哭,一时间神志迷糊,鼻血流在倒在棺材里的父亲的身上。婶子大娘拉起我说:眼泪不能滴在亲人身上,何况鼻血。孩子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

   可父亲走后我每天梦里都要看到他,而且还是活着的样子,跟我说话,帮我干活,一直很长一段时间总是这样。后来母亲有点害怕了,母亲带我去了父亲的坟地烧了好多的纸,母亲叨叨咕咕的不知说些啥,以后少了天天梦到,但还是经常在梦里遇到。就是现在每当谁提起自己的父亲,看到文友写的父亲的文我都会热泪满盈。我现在终于明白了那是父亲放心不下我,我总是想他的结果。思有梦,梦是思想的再现。

   在我提起笔来的这一刻,就好像父亲又来到了我的跟前,记忆像泉水般涌现,我从小淋浴着阳光般的父爱让我其乐融融,这些时光是我一生最珍贵的财富,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日子也是我最开心,最快乐的日子。父亲虽然早早的离我们而去,可就这20年就足够了,他将让我今生今世都留恋不舍。每当回忆起都是暖洋洋幸福的。我都会自豪的说我有个天地下最好的父亲,最值得敬爱的父亲。

   我的父亲心胸宽阔,心里装着家里人的温暖,也有国家安危。最早每家都是有个圆圆小广播喇叭,父亲每天倒在炕上细心地听新闻。听国家大事。

   后来把这个喇叭用四方的罩罩上好看多了,再后来有了录音机。父亲及时更换保证能准时收听,从来没间断过关心时事政治。他思维敏捷,眼界开阔,嗅觉灵敏,大家都说他开明。队里的领导有事总愿意跟他商量让他出主意。下乡的干部都愿意和他聊天,他的意识和思想不但不落后反而比一般人更先进。他的深明大义,通情达理,料事如神,深得乡里乡亲的敬重和爱戴。

   文革那几年因为我家里的成分有点出入,每天晚上队里开会最后总是要求贫农留下来,当父亲留不下来走出大门的那一刻他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他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要求组织去老家重新核实给个正确的定论。后来恢复了我家贫农成分,父亲的心情才真正好起来了。父亲上进,要强,他身上总有一种正义的积极向上了力量。

   每当回忆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日子那温暖的父爱,心里难受光想哭,还幸福着,心情很复杂。可有一点是清清楚楚的那就是有父亲的日子真好,我好想好想我的父亲,好想好想.....我的父亲你可听到,女儿在叫您,您在天堂还好吧,每年过年我都给父母送去好多他们爱吃的东西,希望他们在那过的也好,节日愉快。

   父亲年轻时在区里工作是领导,带领乡亲打鬼子,是出了名的神算和勇敢,乡亲拥护,鬼子怕他。听娘说有一次鬼子提着名来抓父亲,多亏乡亲提前送信,爹娘坐船过了黄河刚刚上岸,鬼子就追到了黄河边。因为打鬼子东跑西颠吃不好有时过累,患上了痨伤病,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肺气肿。

   那时提倡支援边疆父亲带头报名,在我不到俩岁时父亲带着我们一家就来到了东北,东北的气候那时是真冷。可父亲照顾我们周到,母亲勤劳我们家房子还不是太大,从来就没冻着过,从小我姐俩就是生长在父母的翅膀里面,出门捂的严严实实的别人想看看都不让,晚上睡觉时父母亲总是把我的棉裤放在褥子底下,把他们的棉袄盖在我身上。

   因为父亲身体不好生产队总是照顾父亲,给他安排力所能及的事情来做,父亲种了10多年的西瓜,谁都伸大拇指夸他。西瓜的好坏成熟与否父亲不用敲,一搭眼就能说个八九不离十,他的经验可以写一本书。备战紧张那些年安排父亲在西电车道设卡处站岗,父亲曾经截获一个嫌疑人立了大功。父亲无论做什么事都有责任感,都要做的最好,他做事认真踏实的态度一直得到大家的信任和赞赏。父亲身体不好可他勤劳从来都没间断过劳动,一直都在尽力去做。

   我12岁那年就接替了父亲挑水的担子,那时吃水都是到井里去挑,夏天还好冬天井台滴水成冰常常很滑,那冰和鹿鹿摇把都是很危险的。父亲总是偷偷的去抢着挑。可我不让他干,我不要看到父亲因劳累喘不上气来,我总是让缸里的水满满的,不给父亲机会。父亲担心我每当我去挑水他就跟在我身后,刚开始挑父亲总是嘱咐我走到半路要歇一气,那时扁担铁链对我来说还太长还得在扁担上绕一绕,再要强一气也挑不到家。有父亲的指点我既不累还慢慢的学会干活。因为家里就姐妹俩,没有男孩,家里就把我当男孩用,劈材也是很早就让我承担下来了。因为我能吃苦,干活也像样,父亲越来越喜欢我,跟孩子说话总是温和的什么事都特别尊重我,从此再没见父亲发过脾气,更没有打人的现象出现。我都很大了记忆很清楚,有时不知为什么就要对母亲发个脾气,母亲从来都不生气骂我或说我。可对父亲我却从来没曾发过一次脾气,你说我害怕他吗,还不是。我最喜欢父亲的那份尊严,我对父亲首先是敬佩,然后就特别的听话。

   可我小的时候很淘气还贪玩,挨父亲打过1次。那次是放学后我和许多同学还有几个大人在学校院里玩拉绳,大家扯着绳子推来推去的挺有意思的,玩的兴致,天蒙蒙黑了还没察觉。忽然铛的一下屁股挨了一脚,回头一看是父亲,当时把我吓坏了。父亲啥也没说背着手先走了,我紧跟往回走,回到家也不敢正眼看着父亲。我的父亲俩个大眼睛炯炯有神,还有威严,有好多不熟悉他的人都害怕他。从那以后我放学后总是先帮助娘准备好猪菜,干完灵活能玩再去玩,从来不敢贪晚,我慢慢的学会做人。

   父亲对我们体贴备至,可要求我们特别严格,每天监督我们写作业,询问在学校里的情况。我记得我家附近有个男孩特别的坏每天放学回来的路上他都是划个道不让我过。回到家我就跟爹娘说,父亲总是只听不吱声,后来我就不敢跟他说了。他的严肃告诉我一个人要学会坚强,要学会宽容,要学着自己处理问题。娘有空时就去路上接我,还有一次吃饭时在饭桌上我说了句别人不好的话,父亲把筷子啪的一摔下桌了,从此后我知道无论别人对错都不要背地里说人家的坏话。

   上初中是在离家8里路的乡中学住宿,周天才能回家,爹娘总是怕吃的不好,每次都给带些豆包,咸菜呱子等。初中毕业那年是乡里第一年成立高中,愿意上的都可以直接上,父亲坚持让我继续上学,可我觉得学校太乱也学不着啥东西就是不愿意再读,父亲耐心的做了我好多天的工作,看我真的不愿意就依了我。那届的高中毕业生全都分到了县城各企业,有了工作但都是工人。后来我对父亲说我多亏没上高中吧,不然你让我当一名教师的愿望就实现不了了,父亲说:"可不是咋地"。

   备战紧张那年,父亲把我和母亲安排去了吉林叔叔家住了半年多,他自己承担了家里的全部,还依然割舍不下对我和娘的照顾。

   我回乡后历经四年多的时间,毕业不到一年就抽到县战备值班分队去值班,在值班分队一年零一个月时间里我填写了第一份入党志愿书。每次立功和奖励值班分队都把喜报送到去村里,家里。娘跟我说父亲每次听到女儿进步的消息就是他最高兴的时候,高兴起来就会要点小酒喝上一盅。

   在生产队有一次我被评上劳模奖励了一双农田鞋,父亲竟然跑到队里去领奖品去了。我笑着跟娘说,这都不像我爹了,他咋像个孩子似的了,奖品你着急领啥呀。我知道其实他最在乎的是看到了女儿的进步。

   有一天饭都摆上了桌子,父亲兴高采烈的才回来,我们看到父亲的高兴地样子,不知为何。问他他说:‘你没看到",我说看到啥了,父亲说:"板报啊”,我说板报咋了。父亲说:"你上板报了’,我说真的我去看看。我跑到队部看到上面写道:我割黄豆又快又干净,很简单,就是这么一句话。看把爹高兴的,那一刻我就想做父母的比我们自己都珍惜所取得的成绩,我有了进步父亲是那样的兴奋。以后我一定得好好干,干出个样来,给爹争脸,让爹高兴。

   我回乡那几年是我最难忘的时光,那时我也懂事了,父亲疼爱我,我也总为他和母亲着想。父亲吃完饭就爱在大门口一蹲,我每天抽空早早的就把我家的大院子扫得干干净净的,让父亲在干干净净的环境下心情更舒畅。

   在生产队什么活都干过了,有时累的睡下自己不会醒总是歇不过来。晚上那时队里还常常开会,开会时在会场上就能睡着,散会时得让别人叫醒。早上没人肘一把就像在梦里自己咋也是出不来。每天早上父亲总是坐在我的枕边,轻声的叫到,醒醒敲头遍钟了,醒醒敲二遍钟了,第三遍钟就是走人了。我还醒不过来时,父亲还是温柔的轻声的对我说,起来了闺女人家都走了。父亲的亲切,柔和的声音,每当我想起都让我感到温暖和幸福。

   我毕业那年师范一共21个毕业生就我一个党员,奋斗乡要求分去个党员充实支部,父亲不说我也是应该回村小学教学的,可我的要求组织上回答,过一年后一定调你回去。可刚半年父亲就走了,为此我很内疚,总觉得我对不起父亲,就这一点我没有让父亲高兴,让父亲安心。如有来世我一定时时守在父亲身边,享受那无比幸福的父爱,也更好的孝敬父亲。

   "父爱如山,让我领略了他的威严,父爱如光,让我领略了他的温暖,父爱如海,让我领略了他的深邃"。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

春节的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是,广州的千家万户都是。 2003年,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可以看到树上挂满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

在广州的滨江路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他长着一副晒得干黑的脸,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像树皮;穿一件很厚的褪了色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像从来没有洗过似的。但他并不像他的同行,...

我喜欢一个人的骑行。 这世界,太嚣张。车水马龙的空间里,你来他往,川流不息,世界被涂抹得面目全非,混沌一片。我们的勇气、梦想,在前行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在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的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

小时候,我读过莎士比亚的一些作品,记忆深刻的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我在拜读莎士比亚的大作时,就曾想去莎士比亚的故乡看看,考证一下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写出这么...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