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逝,可我依旧在岁月转角,张望地那个地方,带着思念,惆怅和忧伤,那段烟尘萦绕地记忆,虽然已云消雾淡,印刻的一幕幕,却清晰地出现在我面前!

   姐姐离开我们十二年了,同胞的姐妹情份难以割舍的记忆。

   姐姐是位中共党员,先进工作者,模范妻子,优秀的母亲。这样评价姐姐一点也不虚夸,她是我挚爱的姐姐,又如母亲般呵护着妹妹,是我体会最深的感动。

   2012年阴历十月十二,姐姐因病不幸离开了我们,她走的这些年,尤如冬的寒流渗入骨髓,对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把无尽的思念诉与风尘。往事像潮水般涌动,我真的这些年,好想好想回到从前,回到和姐姐一起生活的日子……

   记得从山东支援边疆的一批人家,几经周折坐火车到了黑龙江的佳木斯,他们都是被分到了黑河地区路经此地,在佳木斯上船去往四季屯的,在轮船上,他们有国家供给的食物和用品,在国家艰苦时期,也算衣食无忧。

   旅途的劳碌,年幼的我病了。姐姐急切问着爹娘,“妹妹是不是病了”,娘说:“是呀,还病的不轻,这不.奶不吃,水都不喝”。姐姐那时才8岁,娘说完就看着姐姐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一会姐姐走出去了,爹娘好长时间见不到姐姐着了急。爹爹就开始找姐姐,一会看到了姐姐领着一位年轻的妇女走进来,爹当时很紧张,就说:“你跑到哪里去了,吓死我了”。姐姐指着那个女人说:“爹,这个大娘会看病,让她给妹妹看看病吧”.这时爹才和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打了招呼。“你好?麻烦你了,看看孩子不知咋了病的很厉害”。那个女人说:“不急啊,等我去看看”……我们管这个女人叫大娘,大娘仔细观察了我的病情后,掏出银针给我扎了起来。我们从佳木斯上船,整整坐了七天七宿,大娘一直守着在我的身边,到了四季屯我的病也有了好转。

   我们一个姓的俩家分到了小屯,大娘一个姓的三家分到了离我们5里地的大屯,都是一个乡。来到这人生地不熟地方,大娘又是我们的恩人,就此我们成了朋友,一直当亲戚走,这个大娘就是我姐姐后来的婆婆。也许这就是缘分,因为我的生病,姐姐请来了大娘,我们因此而熟悉,才有了后来的儿女亲家。

   来到了北方的第二年才安排姐姐上了学,那年姐姐是九岁。姐姐从小学习就好,我娘老说:“姐姐长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像我爹,说脑袋聪明也像我爹”。姐姐从小就懂事,我爹身体不好,供她上学很不易,她特别用功。五年级她就到大屯去住宿上学,到了周末才能回家。每次周末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梳头,洗衣服。我记得姐姐不等我的头发长长就给我剪,还说不到13岁不许留长发。再就是带着我去挖猪菜,回来常常写作业时让我在一旁看,有时还教我识字。我记得姐姐的小本子总是写完了正面,还在反面写。我有时想用她的笔和本写写字都不敢动,她的书包总是装的整整齐齐的。

   去大屯上学平时都是姐姐自己来回走,爹娘没有时间接送她。有一次,连续下了几天的大雨,涨了好大好大的水,到了礼拜天,娘带着我去接姐姐。通向大屯的路我们一把它叫电车道,那年我是8岁,没出过家门,也记不起多少事情,可那次接姐姐的情景一直记忆犹新。我跟着娘走到电车道上只看到这条道,并不是太宽,路的两旁全是一人多高的蒿子杆,蒿子杆下面全是水,水里生长了好多好多的泥锹,像养的似的。我娘带了个面袋子,接了姐姐回来在路上就开始抓泥鳅,我看着那些活蹦乱跳的泥鳅,离得远远的不敢靠近,只见姐姐脱了鞋子跳进水里,让娘撑着袋口,一把一把的往里装,泥鳅在和姐姐玩耍中都成了俘虏,一会功夫就装满了一袋子,这一幕又增加了我对姐姐的敬慕。听大人说那年的大水养出的泥鳅多的人吃不过来,老百姓都一代子一代子的弄回来给猪吃了。哪时的东北正像人们传说中的“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北大荒是名不虚传。

   一路上我好奇的四处张望,这道路两边再往远处望去,都是密密麻麻的柳条和杂草,一眼望不到边,看了半天也没看到庄稼地。

   我长大了后,常常想姐姐那时是多么勇敢,都是自己去上学,自己回家的。现在一上电车道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田地,汽车可能只需10多分钟就能开到。那时道还不好,小孩走路怎么也得用40多分钟,特别是冬天姐姐要摸着黑回家。我记得在大屯上学那时候我们小屯就我姐姐一个人,后来姐姐考上了县中学我们村还是就她一个。

   姐姐学习一直都很优秀,六年级就考上了离家一百三十多里的县城上中学了,在县中学上了三年中学,又考上了黑河市的师范,在师范学的是幼师,幼师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能拳打脚踢,干啥啥都会,教啥啥都行的小学教育的行家里手。

   师范毕业姐姐被分到了县东方红小学,就是现在的孙吴县第一小学。那时是凭成绩分配的,有的家是县城的都没分到县城学校,因为我父亲的身体不好,我还在上学,姐姐就毅然决然的回到了村子里教学。姐姐的孝心赢得了亲朋好友和乡亲的敬佩和赞扬。

   在村子里教学的几年里姐姐即是老师,还是村里的党支部宣传委员,负责村里的文化娱乐活动,夜校的负责人。

   我们村当时是只有三十多户人家的小村,人口少孩子不多上课都是好几个年级在一个屋里叫复式班。那时的学生都知道学习,都反映姐姐讲课讲得好,她教出来的学生,考上中学后都是班级的上等生,姐姐欣喜的丰硕成果在眉睫闪烁,她每天回到家里,有时间就跟我们说学生的事,说他们时可开心了。学校一共有俩名教员,还有一位是男教师,这位教师也是很有事业心,很出色的,她俩配合的很默契。把小学校建设的有模有样的,各方面都具有特色,经常受到上级教育部门的表扬。

   小屯的教室条件在当时还算很好的,有老师办公室,还有俩个大教室,白天学生上课,晚上社员们上夜校。有好大好大的院子,还有围墙。自姐姐来到村子后,学校的各个方面都有了改观,姐姐她们不光把教室布置的井井有条。院子还竖起了篮球架,学生课间打篮球,那些年社员们晚上吃完饭就都去打篮球,有一个队的社员篮球打地得特别的好,大家吃完晚饭都会赶去看他们打球,当时成了人们的一大乐趣。看的人多,也热闹,很是吸引人。姐姐她们逐步的还建起了许多体育设施,单杆,双杠,秋千,压油板,沙坑等。学生的德,智,体,美,劳,得到了全面的发展。

   在校园的最南侧,还有一大长趟的好多小池子的试验田,里面最多的是树苗。那时的学校在人们的眼里真的很正规,很神奇,很出色,很像样。还有多种多样的游戏活动,少先队日,六一野游挖宝,诗歌演讲会等等,都让学生们留恋和难以忘怀。

   每到晚上都组织社员上夜校,她把村里的社员分成俩个班,有一个男青年教低班,由她教高班。那几年村里的社员不识字的都学会了看报纸,识字的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姐姐用青春的热血,谱写着不朽的年华。这些文化学习,对于乡亲们以后科学种田,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这些学员中后来有四个考上了中等专业学校,教低班的那个男青年也参了军,复员后回到了村里任村党支部书记二十多年,把小屯建设成了省级文明村。

   那些年,每逢过年过节都扭秧歌,演节目,大大活跃了村里的气氛,都是人们热切盼望的事情。特别是每年的5.23乡里都要组织大汇演,我们村都是姐姐一手组织排练,她亲自脚踏琴伴奏,每次都能拿一等奖。每年快过年时她还带着文艺队去邻近村演节目,一俩俩大爬犁载着我们对兄弟村的问候,加深了和其他村的友谊。演出回来时天是黑咕隆咚的,可一串串的歌声划破夜空,把宁静的黑夜点缀的五彩缤纷,哪时的我们真的好疯狂,好开心,好满足。

   由于她的以身作则,又是有较强的活动能力,学教得好,村里的文化宣传工作做得好,在整党宣传队进驻小屯后就培养她。姐姐成了村里几十年来发展的第一个党员。姐姐用自已的实干精神,赢得了很好的口碑。

   入党不久,乡政府就选拔她去做全乡的妇联主任,她为了照顾家里父母一再推脱。可乡里帮助她解决一切困难也得去,当时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亲自去我家和爹娘商量,把我爹娘的户口都变为了城镇户口,以便随女儿而去居住。就这样我父亲本就是开明人士。理所当然的支持姐姐去复命,姐姐就离开了教育走上了仕途。

   姐姐毕业那年是二十岁,提媒的络绎不绝,可从爹爹那都给截住了,一个理由就是女儿不找当地的婆家,要嫁得嫁山东人。爹爹来到东北一直惦记着,有一天能重返故土,对故乡的眷恋,是背井离乡者永久的愿望。

   女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女儿自己还没对象,提媒的又不断,爹爹和大娘早在心里的打算该落实了,俩家老人一直盘算的计划,只是谁都没说出来而已。爹爹和大娘两位老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就给孩子定下了婚事。我就记得那是姐姐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姐姐那年虚二十一、姐夫结婚前我叫三哥,三哥在县中学考上了省邮电学校,毕业后分到了呼玛。大娘和爹爹定下婚事后,大娘就给三哥拍了个电报,三哥不知家里出了什么事,急着赶回来。原来是要给他订婚,着急的说:“妈呀,我有对象了”。大娘说:“不是还没结婚么?退了。你看妈给你说的亲比谁都好,人长得好,聪明能干,还知根知底”。三哥是个孝子,只好听从大娘安排,一个月间就完了婚。后来我娘老念叨女婿结婚连个新棉裤都没穿上。姐夫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在呼玛还有对象,都没能说明理由就背叛了恋人,那时交通条件也不方便,姐夫只是给女朋友拍了个电报。结婚后姐姐随姐夫去了呼玛,姐夫在篮球场上,指着他原来的女朋友告诉姐姐,听姐姐说那个女的个头不怎么高,长的很好看,就是有点罗圈腿。篮球打得好和姐夫有同样的爱好,两个人相处很好,为了达到妈妈的满意,只好忍痛割爱,这都是他们无奈的事。

   姐姐和姐夫的婚姻虽是父母包办,可彼此都是非常的了解,印象也好,所以能一拍即合。他们的关系说来还真有点意思。姐姐,姐夫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就是时辰老人记不清了,每年她俩都是一起过生日。我们俩家是她们9岁那年来到东北的,到了这里我们一直不是亲戚胜似亲戚。平时的大事小情就不用说了,每年过年姐姐都带着我,挎着一笆斗子干粮。篮子里的干粮有馒头,枣花糕,豆包,菜包,糖三角,还有油炸的焦叶子,麻花,丸子等,上面在盖上一块白布。到大娘家吃一顿饭,回来时大娘要换一些她家的好吃的带回来。

   姐姐和三哥是五年级就在大屯一个学校上学,到了县中学又是在一个学校。记得大人说过,在县红卫中学上学时,大娘曾经让三哥给姐姐带过好吃的,可三哥愣是没给姐姐。从小到定亲,这些年三哥和姐姐就没说过一句话。姐姐和姐夫的婚姻,冥冥中的巧遇,也成就了一部爱的长篇。他们的婚后生活那可说是幸福美满,姐夫性格好,家里外面的事都是姐姐操办,她在家说一不二。她操持家务,伺候丈夫和孩子,是百了里挑一。

   姐夫家是哥五个,我们家俩个女儿,两家老人就定下了,姐夫做了我家的招门女婿,也就是老百姓说的倒插门女婿。结婚后,姐夫在姐姐调到乡政府之后不久,就调回来乡邮政局工作了,姐姐的婚姻虽然没有浪漫的前奏,却被姐姐用一颗纯朴的心感化得春意融融。

   结婚六年生了一子,又过俩年后又有了一个女儿。姐姐上学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姐夫也不差。姐夫学习一直都是尖子生,记得那时人们都传说着,姐夫是红卫中学教导主任,王主任的得意门生。王主任教学严谨,学生都敬畏他。记得他们说,那时每当晚自习学生一听到大头鞋的声,都老实了,谁也不敢出声了。姐夫有一次数学书丢了,结果考试考了个98分,一贯满分的他一看到不是100分就哭了。

   她们言传身教,以身作侧,教育孩子严格有方。俩个孩子从小就爱学习,守纪律,做人仁义本分,品学兼优。孩子们是姐姐心血的结晶,一笔笔的记载,是姐姐艰辛的点点滴滴。姐姐只有一子一女,在女儿出生那年,就调到了县商业局做政工,后来又回到了教育,到电大工作站教学。大儿子上小学的时候,换了好几次班主任,孩子老是急的哭就说不会做数学题,姐姐总是耐心的辅导到深夜。小女儿从小学习就好,还一直是班干部,也算让姐姐心安了。儿子虽然没考上大学,可孩子受姐姐影响特别好学,一直自学自修了中专,大专,本科后。参加县广视局招记者,第一年就考了个第一名,最后录取了第三名学电脑的考生。过了三年后又参加了招记者考试,这年教师就有三十人参考,外甥考了个第五名这年被录取了。姐为孩子的成就欣喜了好久,作为一个母亲呵护的圆满而骄傲过,那份默默的付出始终相随。

   姐姐的女儿考上了大中专,毕业不到一年,经县领导主管干部的领导特批,参加了县团委书记竞选。外甥女考了个第三名,录取了第二名。前五名都被当即提了副科级,派到了各乡政府做副乡长。外甥女当时是最年轻的一个副科级。她能说,会写,还有一定组织能力。后来调到县临近大乡任副书记,再后来调到纪检委做办公室主任,现在是卫生局党群副书记副局长,现今才37周岁。孩子们的成功,也揭示了一个家教的内在因素,姐姐的夜以继日的付出,在亲朋好友,同事眼里姐姐是教育孩子的成功者,是姣姣者,是人们羡慕的家长。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