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来,家乡的路就像一根枯藤,七扭八歪地盘绕在这片黄土地上。晴天,风尘在藤上肆虐,迷得人难睁眼睛;雨来,枯藤变成烂疮,脓水交融,使行人和车辆都不能通行。世世代代的家乡人,就在这样的路上艰难地跋涉着。

在这条路上,曾经印上薛平贵元帅带兵东征的身影;曾经滴洒过八国联军的馋涎;曾经遭受过日寇侵略者的残酷蹂躏;也曾经轰响过国民党反动派罪恶的枪炮和炸弹声。那饿殍载道,民不聊生的惨景让人肝肠寸断!那时候的家乡的路,也好像在颤抖!在哀吟!

是老红军梁天柱在这条路上日夜兼程,他把革命的火种播向燕山的南端;是游击队爆破组组长张兴华率领战友们在这条路上埋进愤怒的地雷,让小鬼子们的尸体飞上天空;一支支人民的队伍,沿着这条路奔赴前线;支援前线的手推车车轮,扁担,也在这条路上旋转着,颤悠着,终于旋转、颤悠出一条胜利的彩虹!家乡的路也好像在鼓掌欢庆!

就是这条家乡的路,爷爷当年踩着它去关外逃荒,受尽煎熬,魂断他乡;就是这条家乡的路,父亲带领大家搞集体,由于路狭窄难行,把腰累成锄钩也没能填饱肚皮;就是这条家乡的路,我又在上面奋斗数年,尽管汗珠滴尽,但祖宗还是对我露出难看的愠意!

由于路太难行,收获的农产品运不出去,金子都变成了废铁;由于路太难行,采摘的水果进不来客商购买,宝贝也烂成垃圾;由于路太难行,村里的姑娘都往外面飞,小伙子们都当上孤家寡人;由于路太难行,乡亲们出门、进城、赶集谁不发憷?这条家乡的路啊,又像黑白无常手中的绳索,把人们的希望拽进阴曹的地狱!

我曾经做过无数次梦,梦见一条平坦、光洁的大路从天而降,铺展在家乡的田野上。我时而踏着它悠闲地游逛,时而驾着车纵情驰骋,但醒来却是一枕黄粱……

如今,我的梦终于已经成真:是党中央拨款为我们修路了,真是喜从天降!这是我们的国家在为农业的腾飞安装翅膀,是在为农村亿万百姓大造福祉,我要亲眼见证这条路诞生的全部过程。

料场上堆着像小山一样的水泥和沙石,许多筑路工人正在紧张地忙碌着。随着搅拌机、运料车和震荡器的欢快“合奏”,那粘稠的“乐曲”就像狗舌饼似的连续不断地摊出来,形成了一条长长的、闪着光亮的厚厚的绸带,把家乡的路装饰的焕然一新,犹如贫贱的叫花子瞬间变成高贵的士绅。从此,那条坎坷不平的又十分狭窄的土路,被另一条平坦、宽阔、坚固的水泥沙浆浇筑路替代。

我们踏着家乡的新路奔向城市,奔向全国,奔向世界;世界、全国、城市也踏着它 朝着我们快速地奔过来。其实,这已经超越了单纯的路的含义,它是海洋涌向河床的深爱之潮,它是祖国走向繁荣富强的一项标志,同时它也是这个伟大的时代赠与我们老祖宗的一份惊喜!

心中的路和地上的路,都是我们的党给铺就,我们一定要沿着这样的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因为它通向理想的城堡,通向希望的殿堂!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