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网上惊现一篇“喊冤”文章:《给我个理由,我为什么不能加入中国作协》。据说有人冒充贾诗姐喊冤,写了这篇文章。

这像是一宗诗坛“冤案”,到底贾诗姐是冤还是不冤呢?其实,网民的眼睛雪亮着呢。若她只是华而不实、弄虚作假,甚至依附在贾父的光环下,因此而遭人唾弃;那么,她被拒绝加入中国作协就是不冤的。

同为当代女诗人,余诗姐则被开除出了作协,那不是更丢人吗?真是无独有偶,这两位诗姐都被网民口诛笔伐,果然是“人红是非多”!作为一名诗词爱好者,我曾对她们的诗做过评论。

我曾以短诗讥讽贾诗姐的“夜香”诗:“中华诗坛,盛开着春光。多少美女诗人,呈献上的花朵,既艳且香。走马观花,蓦然发现,这一片净土,肥料已施。我却捂鼻子。诗友笑道:这是一片夜来香。你嗅,多么芳香!我勒住马,马上问:美女栽的花,就一定是夜来香?我打马往回走,撂下一串串笑声:尿也如花香,臭美夜来香。”

评论:“据说鲁迅先生的临终遗嘱有这样一句话:‘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无独有偶,贾平凹也告诫女儿:不要当文二代,安分过日子。我虽然是一名文学爱好者,但对这两位大作家的观点也不敢苟同。难道说将军后代不能带兵打仗,官员后代不能从政?这要看实际情况,若儿女有志于写作,即使天赋不够,但是他(她)满腔热情,潜心钻研学习,不能大成也可小成。不管别人的流言蜚语,他(她)只要身正就不怕影子斜。”

也曾以短诗讥讽余诗姐的《祷告辞》:“当强盗们发出慈悲之声时,你的诗歌却不说:‘贼喊捉贼!’当和平之花遭践踏时,一句‘乞求和平’,犹如一声惊雷,划过长空。和平,已被气晕。战争,狰狞地狂笑。诗人,你愿意写下这么一句笑话吗?”

评论:“(诗人食指批余秀华‘一个农村出来的诗人却提都不提农民生活的痛苦’。)老诗人所言并没有错,倒是非常正能量,希望当今诗人多关怀民生。至于余秀华提不提农民生活的痛苦,那是她的自由,但诗不可太露肉,可写点骨气。”

评论:“(余秀华的‘睡你体’)算诗不雅,算好不精。俗诗,还是少写点吧。做诗也做人,人好诗也好。忠告:浮躁浮夸,急功近利,写诗者大忌!”

如今她们俩的遭遇,真有点像“同是天涯沦落人”。常言道,知耻而后勇,期待她们一咬牙便将那些不入流的诗书撕烂,然后,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我想对她们说,拿起你们的笔吧,请用文雅的诗句串联起“王冠上的明珠”啊!

若贾诗姐遭此挫折,从此不以中国作协作为奋斗的动力,甚至不愿再脚踏实地,努力攀登文学的高峰;那么,她的自暴自弃不仅“不冤”,而且是“太枉”了。须知,她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若肯加倍努力,进入中国作协也不是不可能的。我们心里明白,她比我们容易取得文学上的成就,不是我们普通的诗词爱好者能比的。她若放弃努力,不是太可惜了吗?

相信这两位女诗人,是半埋在沙土里的金子,可凭自己的实力,将自己的才华完全展现出来,为世人所赞颂。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