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古镇的记忆(五十九)

朱海明

和许多抬头营人一样,我遇到过许多同名同姓人,回想起来怪有意思的。不免把他们记录下来,供诸位饭后茶余作为谈资或许博得一笑。

王真,男,抬头营七村人,挺出名的,经常被人们提起,因为从五十年代起他就在县里开吉普车,给领导开吉普车,所以他是个名人。据说当年他也很牛啊,好像也是县干部一般。细想这并不奇怪,老话说主多大奴多大,给县太爷开车,那还了得?属于神秘人物,所以抬头营很少有人见过他。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不知怎么我坐上了他开的车,是吉普车还是别的车,记不得了。原来他也是普通的人,50多岁,黝黑的面皮有点儿秃顶,说话很和气,根本不像传说的那样。

王真,男,抬头营一村人,家住西街,离我家不到200米。他比我大,据说好打架,小孩子都怕他。他家还卖粉豆腐,是当地的特色食品,和小豆腐差不多的豆制品,不过不如小豆腐好吃。他家院子里有一棵大核桃树,抬头营第一次大拆正好拆到他家院外,核桃树露出来了。1964年北京的一个演出团体来抬头营演出,有演员住他家,曾有女演员在核桃树下拉手风琴,琴声优美人漂亮,我偷听偷看过。我也经常到核桃树下用弹弓打鸟,可惜极少打中。后来我到老柳江矿工作时见过他王真,是大槽沟矿的工人。大槽沟矿和老柳江矿一样,都是大型国企秦皇岛柳江煤矿的分矿,可惜已经改制为私企,最后停产倒闭了。

王玉华,男,抬头营三村人,家住下壕,抬头营小学后门外。我管他叫叔,不知道从哪儿论的。他可是有名的坏学生,坏孩子,是那种不好好学习、上课捣乱的坏学生,淘气、惹事、祸害人的坏孩子。他经常和别人打架,软的欺负硬的怕,见着比他横的马上就怂了。由于他总流鼻涕,上嘴唇经常处于半溃疡状态,人称外号“烂屁股”,这个外号叫得好响,几乎整个抬头营都知道。他一肚子坏主意,曾拐带我逃了半年学,还怂恿我欺负弟弟,我差一点儿跟他学坏。不过他不偷不抢,不惹大事,就是个淘气的祖宗。二十多年前好像见过他。

王玉华,女,初中同学,抬头营西边什么庄的人。曾经当过响当当硬梆梆的造反派,与女同学揭玉华,男老师王振华并称“三华”,全县闻名。她虽然相貌平平,个头不高,一个不起眼儿的女孩儿,可是铁嘴钢牙,能说会道,后来和揭玉华一起到了县里,还安排了工作。再后来,听说和当兵退伍的同学张宝庆结婚了,五十多年没见,不知她的锐气是否一如当年,另外“两华”可安好否?

张贺,男,抬头营一村人,家住在上坎儿,也就北街,因地势较高而得名。我们自幼同学,他可能连初中都没考上。1968年北京军区汽车七团到抬头营一带征兵,他入伍了。退役后在县里开车,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见过他几次,坐在驾驶室里趾高气扬,带着傲气,不就是开个车嘛。别忘了,当年上学时黄皮寡瘦的,课上课下的几乎没人理他。

张贺,男,抬头营七家寨村人,自幼同学。他矮矮的个子,圆脑袋,不爱说话。他考上了初中后来不上了。1968年入伍到北京军区汽车七团,至今没见过,估计出息了。

从古至今,同名同姓的人不知道能有多少,但是正像那话说的“蔺相如、司马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这一位和那一位的差别太大了,甚至是天壤之别啊,哈哈哈。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大约十几天前,我偶上阳台突见左手边一闲置花盆土里不知啥时冒出个小芽!顿时惊讶弥漫全身:这花盆闲置好久,只是有些干土,怎会长出绿芽? 惊讶归惊讶,自己喜爱尤甚:毕竟是“沙漠里面...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8-16 01:55 编辑 割不断的乡愁 故乡,坐落在古浪县黄羊川乡,漂泊异乡在外的我,时常会想起我的家乡,那里有我牵挂一生的祖辈们。故乡是我儿时想要逃离的地方,...

自古以来,家乡的路就像一根枯藤,七扭八歪地盘绕在这片黄土地上。晴天,风尘在藤上肆虐,迷得人难睁眼睛;雨来,枯藤变成烂疮,脓水交融,使行人和车辆都不能通行。世世代代的家乡人,...

月满中秋‖怀念父亲 文/梅青子 又是一年中秋节,看到儿子手里拿的月饼,不由的想到离世20多年的父亲。 父亲在我眼里是平凡中的伟大,他用辛勤的双手挑起家庭的整个责任,无论小事大事都是...

新式电站的补正与意见陈述书 专利局第二次补正通知内容为: 上述专利申请,经审查,存在以下缺陷,申请人应当自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2个月内补正。期满未答复的,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44条...

丢掉“幻想” 准备“斗争” -----由佩洛西窜台看清“美帝”本质 美国政府不顾中方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纵容、默许、支持国会众议长佩洛西窜访中国台湾省,粗暴践踏中国主权,野蛮干涉中国...

本帖最后由 祥云瑞彩 于 2022-8-9 19:14 编辑 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变得复杂,变得难求。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被金钱所污染,被虚情所蒙蔽。 打开网页,令人叹息:“女子网恋‘富二代’,...

诗人不幸诗家幸 袁真飞 有一句名言,叫“诗人不幸诗家幸”,其实这句话来自清朝赵翼的《题遗山诗》,原来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 仔细回想,这句话针对的不仅是诗人,还...

李环宇 人到不惑之年,除了外出求学的三年以外,作为土生土长的抚宁人,我从出生、成长、学习、工作、成家、生子从未想过离开我挚爱的家乡。 抚宁,又名骊城,是中国唯一同时拥有山、河...

家乡古镇的记忆(五十九) 朱海明 和许多抬头营人一样,我遇到过许多同名同姓人,回想起来怪有意思的。不免把他们记录下来,供诸位饭后茶余作为谈资或许博得一笑。 王真,男,抬头营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