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古镇的记忆(六十)

朱海明

共和国的历史上,有许多年份是值得缅怀,更应该秉笔直书永垂青史的,1963年就是其中之一。

这一年,我们终于走出了三年困难时期的阴影,一切一切都好了起来。3月5号,毛主席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共产主义精神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在祖国大地蔚成风气。农业学大寨的运动红轰轰烈烈开展起来,改变了许多北方贫困农村的命运。我在报纸上看到,中国试制出第一个国产火车轮箍,结束了自1876年以来一直依靠进口轮箍的历史。还看到了罗荣桓元帅逝世的消息,旁边印着元帅的遗像。

我们知道,现代生活特别是城镇生活,人们一刻也离不开电,有时小区内因故停电,家家户户的电视电脑电冰箱电饭锅电炒勺等等等等全都处于了瘫痪状态,人也变得有些呆滞了,无所事事的无情寡绪,生活少了一大半。由此可见,电这玩意儿,真是好东西啊。

抬头营是1963年通电的,人们的生活环境和生活习惯都有了明显的改变,大多数人家点上点灯了,那东西真亮啊,不知道顶多少油灯和蜡烛。记得当时演电影时,放映员张焕民四叔在开演前先放了几张幻灯片,画的是油灯和电灯的对比,还有人物情节,同时说一段自编的快板儿“油灯碗儿”,记得有什么“油灯碗儿,近视眼儿,妈妈做鞋,拿着后跟儿当前脸儿,电灯扯到家跟前儿,一下扔了油灯碗儿”,大概这么几句,记下来,以为对张焕民四叔的纪念与缅怀吧。

由于通了电,公家建了米面加工厂,就在东街离我家不远,门外放着一座作废的锅驼机,当年大炼钢铁用的。加工厂的规模很大,电动的机器能加工各种粮食。抬头营人再用不着推碾子拉磨了,拿着毛粮去加工厂换取食量,交加工费就行,方便得很。冰棍儿厂也有了,合作社办的,用冷冻机做的冰棍儿,销路特别好。同学丁立身母亲就在合作社卖冰棍儿,穿着白色工作服,我记得真真切切。

李默然等主演的近代史彩色影片《甲午风云》要在抬头营公映了,彩色海报贴在大街上十分惹眼。放学后我向妈要两毛钱要看电影,被孩子们牵累得基本与看戏看电影绝缘的年轻母亲,没好气地说:“别去啦,我还想看呢!”没办法,这么好的电影耽误了。一直到15年后这部片子解放出来,我单位柳江煤矿老柳江矿在门外露天放映,我才一饱眼福,并追到大槽沟矿又看了一遍,还写了一篇广播稿,由总矿广播站播出了。

哦,对了,1963年我考上了抬头营中学,考学时李树丰大哥借了我博士牌钢笔,我的应试作文“小白兔”得了高分,并拿到了初三做范文。我们村初三学生张美英大姐说的,还在村里好一阵宣传。

谢谢了啊,美英大姐。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无论身在处,那条弯弯的小河,时时出现在我的梦中,伴随着浓浓的思念之情,便又回到了故乡的怀抱。 那是一条生命之河!从巍巍的华莹山上流下,弯弯曲曲,宛如绿色的玉带,缠绕着偏僻贫穷...

初秋晨曲 逊晖 初秋,应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至少我这么认为。酷夏暑退,夏的影子并没有完全消失,仿佛恋恋不舍。不象早春,万物复苏,朝气蓬勃,可寒冷依然时常骚扰。秋和夏的过踱,相...

大约十几天前,我偶上阳台突见左手边一闲置花盆土里不知啥时冒出个小芽!顿时惊讶弥漫全身:这花盆闲置好久,只是有些干土,怎会长出绿芽? 惊讶归惊讶,自己喜爱尤甚:毕竟是“沙漠里面...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8-16 01:55 编辑 割不断的乡愁 故乡,坐落在古浪县黄羊川乡,漂泊异乡在外的我,时常会想起我的家乡,那里有我牵挂一生的祖辈们。故乡是我儿时想要逃离的地方,...

自古以来,家乡的路就像一根枯藤,七扭八歪地盘绕在这片黄土地上。晴天,风尘在藤上肆虐,迷得人难睁眼睛;雨来,枯藤变成烂疮,脓水交融,使行人和车辆都不能通行。世世代代的家乡人,...

月满中秋‖怀念父亲 文/梅青子 又是一年中秋节,看到儿子手里拿的月饼,不由的想到离世20多年的父亲。 父亲在我眼里是平凡中的伟大,他用辛勤的双手挑起家庭的整个责任,无论小事大事都是...

新式电站的补正与意见陈述书 专利局第二次补正通知内容为: 上述专利申请,经审查,存在以下缺陷,申请人应当自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2个月内补正。期满未答复的,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44条...

丢掉“幻想” 准备“斗争” -----由佩洛西窜台看清“美帝”本质 美国政府不顾中方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纵容、默许、支持国会众议长佩洛西窜访中国台湾省,粗暴践踏中国主权,野蛮干涉中国...

本帖最后由 祥云瑞彩 于 2022-8-9 19:14 编辑 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变得复杂,变得难求。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被金钱所污染,被虚情所蒙蔽。 打开网页,令人叹息:“女子网恋‘富二代’,...

诗人不幸诗家幸 袁真飞 有一句名言,叫“诗人不幸诗家幸”,其实这句话来自清朝赵翼的《题遗山诗》,原来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 仔细回想,这句话针对的不仅是诗人,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