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朱海明 于 2022-7-30 12:44 编辑

影视和戏剧演员

朱海明

这两年,个别艺德缺失的影视和娱乐演员,或高片酬或偷漏税或出绯闻等等等等,引起全社会的不满,民间、网络和媒体常有批评讥讽之词,并且多以“戏子”来称谓这些演员们,这是有失偏颇的。

“戏子”,是过去对戏曲演员的蔑称。戏曲界曾有许多科班,主要教授戏曲表演。如最大的京剧科班“富连成”,培养了不少蜚声海内外的表演艺术家。戏曲演员自幼坐科学戏,也就是科班出身,正宗的,正经的。八至十年后毕业出科,学成了“唱念做打舞,手眼身法步”,可以正式登台献艺了。当然也有没毕业就出了名的,行话叫“科里红”。戏曲演员中技艺最突出的叫“角儿”,占据舞台中央,挑(tiǎo)大梁。有“十年能出个状元,出不了(liǎo)一个戏子”的说法,尤其是文武昆乱不挡的优秀戏曲演员,那就太难得了。正如周恩来总理说,一百年才出个梅兰芳。陈毅元帅主持梅兰芳的追悼会时也感慨地说,人无完人,可是梅兰芳是中国的一代完人。

中国戏曲舞台从五十年代起就禁绝了“粉戏”,就是台词和做派不太雅观的剧目。而银幕和荧屏上拥抱、接吻、床上戏越来越多越来越频,很让人生厌的!所以说,戏曲和影视不是一回事儿,梨园行(háng)戏曲界,和影视界特别是娱乐圈儿更不是一回事儿,两者相差太远了,十万八千公里,不要整混了。

再看影视剧尤其是古装戏,港台风格的大话和戏说就甭提了,单说服装,绝大多数的清朝戏都穿错了补子即官衣上的补服。戴错了顶子即官帽上的顶戴。插错了翎子,就是王公大臣及高级大员戴的花翎即孔雀翎,一般官员戴的蓝翎即鹖(hé)鸟羽,所谓的花翎官员和蓝翎官员,二者的品级、身份、地位相差甚远,决不能瞎穿乱戴啊,要杀头的。

再有,绝大多数的古装戏不管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市井村夫、歌女流氓,一溜水儿、一锅汤,全都说的毫无区别的21世纪现代大白话……特别是那些身居宫廷的男女包括皇帝后妃和王公大臣,本来受过高等教育具有深厚的文化修养,可是一张口和北京街头卖大白菜的一个腔调,着实让人十分的可笑。

有一部清朝电视剧,且不说胡编六扯把江南名流冒襄之妻董小宛和顺治皇帝妃子董鄂氏整成了一个人,以戏代史欺蒙天下,单说顺治皇帝那一口标准的老百姓现代大白话,太白了,卖白菜的一般。编导演主创人员及制片人、监制、审剧本的、审样片的诸人,不至于如此没文化吧?

希望那些个星啊腕儿啊大咖啊,歌王影后各路神灵偶像小鲜肉啊,是否抽出时间看看书,学习学习,增加点文史知识,练一练“手眼身法步”,像当年的吕蒙吕子明一样,士别三日,让我们也“刮目相看”啊。

最近,中宣部印发了《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影视界和娱乐圈儿的乱象,该到了终结的日子啦。

注:文武昆乱不挡:中国传统戏曲的一句专业术语,指优秀演员文戏武戏均能表演,而且既能唱昆腔也能唱乱弹腔(指京剧和其它地方戏)。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大约十几天前,我偶上阳台突见左手边一闲置花盆土里不知啥时冒出个小芽!顿时惊讶弥漫全身:这花盆闲置好久,只是有些干土,怎会长出绿芽? 惊讶归惊讶,自己喜爱尤甚:毕竟是“沙漠里面...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8-16 01:55 编辑 割不断的乡愁 故乡,坐落在古浪县黄羊川乡,漂泊异乡在外的我,时常会想起我的家乡,那里有我牵挂一生的祖辈们。故乡是我儿时想要逃离的地方,...

自古以来,家乡的路就像一根枯藤,七扭八歪地盘绕在这片黄土地上。晴天,风尘在藤上肆虐,迷得人难睁眼睛;雨来,枯藤变成烂疮,脓水交融,使行人和车辆都不能通行。世世代代的家乡人,...

月满中秋‖怀念父亲 文/梅青子 又是一年中秋节,看到儿子手里拿的月饼,不由的想到离世20多年的父亲。 父亲在我眼里是平凡中的伟大,他用辛勤的双手挑起家庭的整个责任,无论小事大事都是...

新式电站的补正与意见陈述书 专利局第二次补正通知内容为: 上述专利申请,经审查,存在以下缺陷,申请人应当自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2个月内补正。期满未答复的,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44条...

丢掉“幻想” 准备“斗争” -----由佩洛西窜台看清“美帝”本质 美国政府不顾中方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纵容、默许、支持国会众议长佩洛西窜访中国台湾省,粗暴践踏中国主权,野蛮干涉中国...

本帖最后由 祥云瑞彩 于 2022-8-9 19:14 编辑 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变得复杂,变得难求。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被金钱所污染,被虚情所蒙蔽。 打开网页,令人叹息:“女子网恋‘富二代’,...

诗人不幸诗家幸 袁真飞 有一句名言,叫“诗人不幸诗家幸”,其实这句话来自清朝赵翼的《题遗山诗》,原来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 仔细回想,这句话针对的不仅是诗人,还...

李环宇 人到不惑之年,除了外出求学的三年以外,作为土生土长的抚宁人,我从出生、成长、学习、工作、成家、生子从未想过离开我挚爱的家乡。 抚宁,又名骊城,是中国唯一同时拥有山、河...

家乡古镇的记忆(五十九) 朱海明 和许多抬头营人一样,我遇到过许多同名同姓人,回想起来怪有意思的。不免把他们记录下来,供诸位饭后茶余作为谈资或许博得一笑。 王真,男,抬头营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