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进行底线教育刻不容缓

春节过后,药家鑫肇事杀人事件以及与此相关的事在网上是沸沸扬扬的,这事还没完又出现上海机场汪某因母亲寄钱晚了刺了母亲几刀的事件。人们在谴责药、汪的同时,又进行了反思,认为应该对中小学生进行底线教育。笔者很不以为然,为什么仅对中小学生进行底线教育呢?犯事的都是大学生啊!这是抬杠的话,笔者就看不惯有些人动辄就将责任往中小学教育身上推,什么事儿都埋怨中小学教育,好像你对中小学教育有很多了解的样子,朋友,隔行如隔山啊!他在大学犯的事,你还去揪住中小学教育不放,你认为你的观点还有说服力吗?照此推下去,他走上了社会踏入工作单位,步入耄耋之年,如果犯事了,还要中小学教育负责,对吧?考虑问题,要全面;表达观点,要慎重,不能以偏概全,更不可以随意而为之。我们认为,反思是必须的,也是应该的,搞底线教育应该对全民进行,不仅仅是对学生!

何为底线和底线教育?这里说的底线,一般来讲是指的道德的底线和做人的行为底线,也就是说一个人当你遇到某事或去做某事时,按照社会道德、人伦道德的原则要求你最低也应该做到的,做不到就有悖于道德,将受到道德、舆论的谴责,以至于受到法律的追究和制裁。而对人们进行这种教育,即是底线教育。例如,当药家鑫把张姓女子撞了之后,无论受伤与否,立即将其送到医院检查治疗,其他都放在后边来说;或者,赶紧拨打120进行急救。这些就是药家鑫最低要做的,这就是行为底线,也可视为这件事的道德底线。你只要跨越了这条底线,大有可能就要受到法律的追究,因为法律和道德永远是一对孪生兄弟。药家鑫不仅跨越了这条底线,而且沿着这条底线的末端硬生生步入了十八层地狱!有人分析说,药家鑫只因为触了这条底线才有如今的后果,非也!更非“精英”们分析的那样:让他父母和同学办蠢事说蠢话、民意和舆论杀死了他。而是他那要人命的八刀,这八刀是故意杀人的八刀!尽管“李精蝇李砖家” 说也真想杀人有一刀就行了不必八刀。他这八刀不仅杀害了张性女子,也杀死了他自己!

中小学,在以前注重对学生进行爱国教育、集体主义教育、英雄主义教育、理想教育、道德教育、纪律与法制教育等,这些教育对正身心都在发展、成长的青少年来说,是必不可少的。随着时代的前进、社会的发展以及社会环境的改变,人们的思维变了,值价观也有所改变,在这种情况下中小学在对学生进行的教育内容上也应该有所增加,不能固守不变。记得前年有人提出对孩子们不必进行“助人为乐”教育,只进行“不影响别人、不给别人造成麻烦”教育即可,这话不是一点道理沒有的。现如今的中小学,在对学生进行道德教育时,应该将底线教育单列出来,教育学生做事最低做到什么程度,超过这条底线将意味着什么,后果将会坏到什么程度。这样,从小对孩子们进行底线教育,或许应该能少出几个药家鑫的。

大学教育,在近几年里状况如何呢?药家鑫是在校大学生,药的以李颖为代表的那一班同学是在校大学生,李刚之子是实习的大学生……虽然我们知道一块臭肉污染了满锅的道理,但还是说明了大学教育的缺失是不容置疑的,尤其是大学的道德教育、做人教育以及社会公德教育和法制教育!这种缺失的责任在于大学本身的管理者和教育者,也在于教育部和各地教育厅的领导们!仅举一例可见一斑:大学中都有集体宿舍,为什么放任学生外出租房住?这危害有多大,有人算过吗?这现象,有人管过吗?可见,大学教育缺失到了何种程度!今后在大学教育中,应加強原有教育内容的教育的同时,更应加強底线教育,以便使大学生健康成长,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民。

社会是个大环境,学校不论是中小学还是大学,是个小环境。大环境影响并决定小环境,大环境如果不能建设稳妥,那么小环境即是一时治理好了,最终还是无用的,因为从小环境走出的人很快就融入了大环境,也很快就适应了大环境。因而,我们认为,学校在对学生进行底线教育的同时,国家也应对全民进行底线教育。城市里可以以社区、单位、工厂、企业等为单位,农村以村庄为单位,商场里以划片为单位,企事业以系统为单位……充分发挥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互联网的作用进行宣传,来-次大行动,席卷全国,有布置有检查有督促有总结有表彰,这样让底线教育深入民心,或许能减少违法、犯罪现象。

回顾一下去年至今年的大事件,像毒粉条毒猪肉……等等,你就会觉得也应该觉得:对全民进行底线教育刻不容缓,势在必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大约十几天前,我偶上阳台突见左手边一闲置花盆土里不知啥时冒出个小芽!顿时惊讶弥漫全身:这花盆闲置好久,只是有些干土,怎会长出绿芽? 惊讶归惊讶,自己喜爱尤甚:毕竟是“沙漠里面...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8-16 01:55 编辑 割不断的乡愁 故乡,坐落在古浪县黄羊川乡,漂泊异乡在外的我,时常会想起我的家乡,那里有我牵挂一生的祖辈们。故乡是我儿时想要逃离的地方,...

自古以来,家乡的路就像一根枯藤,七扭八歪地盘绕在这片黄土地上。晴天,风尘在藤上肆虐,迷得人难睁眼睛;雨来,枯藤变成烂疮,脓水交融,使行人和车辆都不能通行。世世代代的家乡人,...

月满中秋‖怀念父亲 文/梅青子 又是一年中秋节,看到儿子手里拿的月饼,不由的想到离世20多年的父亲。 父亲在我眼里是平凡中的伟大,他用辛勤的双手挑起家庭的整个责任,无论小事大事都是...

新式电站的补正与意见陈述书 专利局第二次补正通知内容为: 上述专利申请,经审查,存在以下缺陷,申请人应当自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2个月内补正。期满未答复的,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44条...

丢掉“幻想” 准备“斗争” -----由佩洛西窜台看清“美帝”本质 美国政府不顾中方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纵容、默许、支持国会众议长佩洛西窜访中国台湾省,粗暴践踏中国主权,野蛮干涉中国...

本帖最后由 祥云瑞彩 于 2022-8-9 19:14 编辑 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变得复杂,变得难求。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被金钱所污染,被虚情所蒙蔽。 打开网页,令人叹息:“女子网恋‘富二代’,...

诗人不幸诗家幸 袁真飞 有一句名言,叫“诗人不幸诗家幸”,其实这句话来自清朝赵翼的《题遗山诗》,原来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 仔细回想,这句话针对的不仅是诗人,还...

李环宇 人到不惑之年,除了外出求学的三年以外,作为土生土长的抚宁人,我从出生、成长、学习、工作、成家、生子从未想过离开我挚爱的家乡。 抚宁,又名骊城,是中国唯一同时拥有山、河...

家乡古镇的记忆(五十九) 朱海明 和许多抬头营人一样,我遇到过许多同名同姓人,回想起来怪有意思的。不免把他们记录下来,供诸位饭后茶余作为谈资或许博得一笑。 王真,男,抬头营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