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惨案发生在油条摊上……(法制故事)

二0一三年六月的一天清晨,在素有“黄海明珠” 之称的H市的东京大道靠近市一中的一家油条摊上,一辆从北面市区而来的出租车戛然而止,车上下来四个戴墨镜的年轻小伙子,他们二话不说,突然冲上来就开始砸油条摊上的家什,并将炸油条的大铁锅一下子掀翻了!大铁锅里盛着半锅鼎沸的调和油,被突然掀翻的铁锅迸溅而出的滚烫调和油一下子洒在了摊主正在帮忙的十四岁的大女儿身上,一声惨叫,把正在吃早餐的人们吓呆了!在摊主家人慌乱的拔打120急救车中,戴墨镜的四个人男青年钻进出租车,扬长而去。

这,是一幕发生在油条摊上的真实事情。

H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110报案后,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展开了侦察。

东京大道,双向四车道,北起市区,穿过经济开发区,直达海边的旅游度假区,长约十公里左右。在经济开发区与旅游度假区之间500米处的大道西侧绿化带边上,一共有四家炸油条的摊子,每家相隔百米多距离。最南边发生惨案这家是东北来的一对夫妻;由南向北,第二家是当地一户人家,他们生意最好;第三家,也是外来的一对未婚夫妇;最北面一家,是发生惨案这家男人的亲兄弟。

专案组兵分两路:一路去案发现场问询,寻找蛛丝马迹;一路调出东京大道上的监控录像,寻找那辆出租车。

去案发现场的一路刑警,他们询问了几个在现场的吃早点的人,他们都说事情来得太突然,时间又短,都没仔细看那四个年轻人的相貌,并回忆说这四人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相貌特征。刑警们赶到市立医院询问摊主夫妇,他们也说当时只顾孩子去了,没看清四人有什么特别相貌特征,也没顾得看出租车的牌照号,而且说这四人肯定从未来吃过或买过油条,因为来摊上买油条的人基本是些固定的顾客。

打的而来的四个年青人,与摊主并不认识,肯定也无冤仇,这样就说明这是一起买凶作案的案件,幕后必有主事人。刑警们首先想到了另外三家炸油条的人,是否是不正当竟争闹矛盾而买凶作案呢?于是从暗查暗访这三家入手。经查,生意最好、与事发摊主最近这家当地炸油条的人家是些从不惹事生非的老实人,胆小怕事,因而处事谨慎小心,生意做得诚实,从不去议论别家;那对外来的未婚夫妇,虽然年轻,但素质很高,他们说自己懂法守法,做生意应该以质量和诚信求生存求发展,公平竟争,决不能搞歪门邪道,否则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事发摊主的亲弟弟这一家,实际上他们哥俩是一家生意,只是分成两个摊经营,增加竟争力度。这样,这四家炸油条的实际上是三家而已。刑警们认为再从恶意竟争买凶这方面侦查,有价值的线索己不是会太多了。

就在案子陷入瓶颈时,另一路刑警那边有了重大突破。原来,他们调出东京大道上所有的监控录像,经过反复比对,锁定了案发时间前后的几辆出租车。经侦查,找到了四个青年人租用的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坦承:起先自己根本不知四个青年租车的目的,直到事情发生后他才如梦方醒,后来也沒敢报案,因为担心遭到报复。刑警们根据出租车司机提供的有关线索,在四个青年人经常出没的地方,抓获了两名犯罪嫌疑人,后来又擒获了另外两名嫌疑人,四人都是刚从职校毕业游荡在社会上的闲散人员。经审查,四名嫌疑人对于自己伤害他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并交待出买凶的幕后主事人。

原来,这是一桩由情伤事件引起的买凶报复案。

被严重烫伤的小女孩的母亲宋晓芬(化名),今年三十五六岁,有点姿色,开朗大方,属于那种外向型的女人。一年前,宋晓芬在跟着市里一位老师傅学习炸油条时结识了同门师哥成昊天(化名)。这个成昊天比宋晓芬大两岁,人长得挺帅,嘴也很甜,很会讨女人的欢心。在学习炸油条时,两人就不错,在以后的日子里,两人经常见面。成昊天的妻子杨芳芳(化名)发现这事后,认为成昊天与宋晓芬有私情,一定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并且一厢情愿地认为是宋晓芬勾引了自己的丈夫。于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准备后,杨芳芳策划了这起买凶报复案。

杨芳芳闻听小女孩被严重烫伤后,离家出逃。后来H市公安局发出通辑令,半个月后,杨芳芳被抓获押回H市,她对自己买凶报复一案供认不讳。杨芳芳与被她花钱雇来报复宋晓芬的四个青年人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这本来是一起有关道徳的事情,却引发了一宗刑事案。杨芳芳并沒有根据证明自己的丈夫与宋晓芬有婚外情,只是猜测而已。即使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宋晓芬与成昊天有私情,也应该通过法律等其他途径来解决,决不应该买凶报复,因为这是违法犯罪,违法犯罪必受法律制裁!可见,道德与法律是一对孪生兄弟,只有恪守道德,遵守法律,才不会越过道徳的底线而去触犯法律啊!(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无论身在处,那条弯弯的小河,时时出现在我的梦中,伴随着浓浓的思念之情,便又回到了故乡的怀抱。 那是一条生命之河!从巍巍的华莹山上流下,弯弯曲曲,宛如绿色的玉带,缠绕着偏僻贫穷...

初秋晨曲 逊晖 初秋,应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至少我这么认为。酷夏暑退,夏的影子并没有完全消失,仿佛恋恋不舍。不象早春,万物复苏,朝气蓬勃,可寒冷依然时常骚扰。秋和夏的过踱,相...

大约十几天前,我偶上阳台突见左手边一闲置花盆土里不知啥时冒出个小芽!顿时惊讶弥漫全身:这花盆闲置好久,只是有些干土,怎会长出绿芽? 惊讶归惊讶,自己喜爱尤甚:毕竟是“沙漠里面...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8-16 01:55 编辑 割不断的乡愁 故乡,坐落在古浪县黄羊川乡,漂泊异乡在外的我,时常会想起我的家乡,那里有我牵挂一生的祖辈们。故乡是我儿时想要逃离的地方,...

自古以来,家乡的路就像一根枯藤,七扭八歪地盘绕在这片黄土地上。晴天,风尘在藤上肆虐,迷得人难睁眼睛;雨来,枯藤变成烂疮,脓水交融,使行人和车辆都不能通行。世世代代的家乡人,...

月满中秋‖怀念父亲 文/梅青子 又是一年中秋节,看到儿子手里拿的月饼,不由的想到离世20多年的父亲。 父亲在我眼里是平凡中的伟大,他用辛勤的双手挑起家庭的整个责任,无论小事大事都是...

新式电站的补正与意见陈述书 专利局第二次补正通知内容为: 上述专利申请,经审查,存在以下缺陷,申请人应当自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2个月内补正。期满未答复的,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44条...

丢掉“幻想” 准备“斗争” -----由佩洛西窜台看清“美帝”本质 美国政府不顾中方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纵容、默许、支持国会众议长佩洛西窜访中国台湾省,粗暴践踏中国主权,野蛮干涉中国...

本帖最后由 祥云瑞彩 于 2022-8-9 19:14 编辑 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变得复杂,变得难求。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被金钱所污染,被虚情所蒙蔽。 打开网页,令人叹息:“女子网恋‘富二代’,...

诗人不幸诗家幸 袁真飞 有一句名言,叫“诗人不幸诗家幸”,其实这句话来自清朝赵翼的《题遗山诗》,原来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 仔细回想,这句话针对的不仅是诗人,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