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州人虎虎的一生没几个浪花,如今坐在二梁之上看报喝茶写闲文,今生怕也就这样了。

虎虎1979年高考跨出农门,理工科毕业后塞到了工厂,曾停薪留职在家民企打工,后遇贵人相助调到了新闻单位,算是半途跨界了。虎虎的命运也坎坷,前脚走过的几个地方在他走后都垮了。

虎虎也曾风光过,在民企里管过事,在新闻部门管过事,四周也是人来了又去了,算是体悟了世态人情。人心的冷暖总是一直在变,熟悉的陌生了,陌生的走远了。虎虎的行业和他的同学朋友多不同,事情上交集太少,这来往便也就少了。这么不温不火的熬了许多年,如今上有老下有小,家里琐事让他忙乱应付,单位的梁上还不能空着。虽然正经事儿不多,依然来去匆匆。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有伞的和没伞的都在路上。这么多年虎虎在途中很少能遇见往日的同事和朋友,这让人感到了世事之大,人们都在忙着。虎虎有篇文章很耐读,《树上的果子》中形象的红果落果。我想虎虎想把自己列为落果一类。没成正果,坠落泥土,自然消蚀。虎虎的内心也渐平静了,人生已到了秋天,天凉好个秋。是无可奈何的伤感青春的逝去,是惋惜空耗时光而事业枝头上没几个红果果,是悲伤学富五车大书闲坐二梁的落寞。虎虎说人在做天在看。当下这浮躁的时代,人多自我,自己的苦自己吃,自己的罪自己受。

虎虎这些年写下了几十万文字,内容涉猎广泛,但都接着地气,只是文字还有些直白,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得还不含蓄。好在多元化社会里这也是一种风格,但细心人读后会判断出作者的生存状态和心理状况的。有些事看透别说破,比如《无人来访》这文章,就有些毛病。来访是自愿的,你没吸引人的地方又坐在二梁上,访你何益?太苛求别人了。天凉好个秋,树叶泛黄了,不久也该飘落。四季轮回,顺其自然吧。虎虎离退休还有几年,头花已熬得花白了。虎虎已到了人生的秋了,多了些无名的秋思,多了些失落,好在孙儿已满地跑动的唤着爷爷,这才心里又不空寂了。虎虎被发配到家商企做文员,临时给拼了个小桌子。普通员工的干活,糊口的待遇,四周是儿辈的年轻孩儿,对虎虎也是避而远之,礼遇有佳。与虎虎同龄的资深老人,虽也混着,可人家拿年薪,坐单间,出门派车,吃饭有人给送到眼前。虽说资历相同,出了门都一个怂样,可在这企业里却相差天壤。混与混还真不一样,人比人气死人。好在虎虎与人家不识,两看相不厌。你装你的逼,我混我的工。此处也是江湖一片,干的看的转的,前朝的大员新任的诸候,山头帮派各怀心思,乱纷纷闹哄哄,每天都是一出大戏。虎虎仅是奉旨打发吃这口闲饭的,看客而己。

想虎虎这一生,曾发奋苦读,名牌大学毕业,高级职称,上市公司高管,却在人生的秋天流落到此度日,命也运也?淤泥埋没紫金盆,蓬蒿隐没灵芝草。天凉好个秋,骨感残酷的岁月让人不觉这话的美妙。只叹那落莫的浪花淘尽,只有无声的叹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天光云影共徘徊》 ——读《一个人的奔跑》 张鸥 速时代,慢阅读。一则因本人耕作之余养就读书写字的爱好;二则将心比心体味得到作文者遣词用句、精雕细琢的“那个劲儿”,生生怕表达描...

傍晚六点,天色忽然暗了下来,好像要下雨。我是不希望下雨的,因为今天的活儿还没干完。 嫩绿的玉米苗儿,从土里钻出来,弯着腰,紧紧地贴在地膜上,需要划破塑料布,让小苗舒展开身子。...

我的小学是在我们村子里的学校度过的。我们一年级新生在一排老式的房子里开始了我们的小学生活。学校离家很近,不到半公里的路程。 邻里四、五个同我年龄差不多的伙伴,正好同一个班,每...

一个吹着微风的傍晚,我忍受不住孤独的凄凉,步出陋室,走向那条日日走过的江边绿道。司法学院驻守在路边。黄昏下,它仍是那样的神秘。 夕阳正羞涩地与大地告别。红润的晚霞透过浓抹的艳...

一提起“老去”,我的心里就五味杂陈,如果我能活到万岁、万万岁那该多好呀!可是,在时光默默地流逝当中,岁月的痕迹悄悄爬上了我的眼角,满头的青丝慢慢地换成了白发,敏捷的行动渐渐...

小时候,当我将米饭混杂着菜一碗又一碗地往肚子里倒的时候,母亲实在忍不住了,便会告诉我:“酒醉英雄汉,饭撑死呆坨”,提醒我不要狼吞虎咽。母亲说得多了,激起我对“英雄汉”的向往...

在我们身边,总有人以自我为中心,对每个人都保持一种“高姿态”。他看不到别人的优点,甚至将他人的缺点放大。下意识里就把自己放在高于别人的位置上,言行举止之间,无形地透露出高人...

六岁那年,我就被贴上了“反动”的标签。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中,伴随着我以及被我拥有的那个时代一同...

从一篇广播稿说起(散文) 每个周末都要去跟两个宝贝孙子聚会,似乎已经成为惯例。当然,聚会只是一种名义,还是要做些事情的。 上个周末,儿媳妇给我下达了一条指令:“爸,学校布置了,...

今年六月,我回到了故乡下柴市。 刚到家。蛙们齐聚,热情地商议着、唏嘘着、欢腾着……似欲为我的归来举办一场场隆重的音乐盛会。随后,丰繁缤纷的欢迎场面,充斥于原本热闹的乡村,又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