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州人虎虎的一生没几个浪花,如今坐在二梁之上看报喝茶写闲文,今生怕也就这样了。

虎虎1979年高考跨出农门,理工科毕业后塞到了工厂,曾停薪留职在家民企打工,后遇贵人相助调到了新闻单位,算是半途跨界了。虎虎的命运也坎坷,前脚走过的几个地方在他走后都垮了。

虎虎也曾风光过,在民企里管过事,在新闻部门管过事,四周也是人来了又去了,算是体悟了世态人情。人心的冷暖总是一直在变,熟悉的陌生了,陌生的走远了。虎虎的行业和他的同学朋友多不同,事情上交集太少,这来往便也就少了。这么不温不火的熬了许多年,如今上有老下有小,家里琐事让他忙乱应付,单位的梁上还不能空着。虽然正经事儿不多,依然来去匆匆。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有伞的和没伞的都在路上。这么多年虎虎在途中很少能遇见往日的同事和朋友,这让人感到了世事之大,人们都在忙着。虎虎有篇文章很耐读,《树上的果子》中形象的红果落果。我想虎虎想把自己列为落果一类。没成正果,坠落泥土,自然消蚀。虎虎的内心也渐平静了,人生已到了秋天,天凉好个秋。是无可奈何的伤感青春的逝去,是惋惜空耗时光而事业枝头上没几个红果果,是悲伤学富五车大书闲坐二梁的落寞。虎虎说人在做天在看。当下这浮躁的时代,人多自我,自己的苦自己吃,自己的罪自己受。

虎虎这些年写下了几十万文字,内容涉猎广泛,但都接着地气,只是文字还有些直白,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得还不含蓄。好在多元化社会里这也是一种风格,但细心人读后会判断出作者的生存状态和心理状况的。有些事看透别说破,比如《无人来访》这文章,就有些毛病。来访是自愿的,你没吸引人的地方又坐在二梁上,访你何益?太苛求别人了。天凉好个秋,树叶泛黄了,不久也该飘落。四季轮回,顺其自然吧。虎虎离退休还有几年,头花已熬得花白了。虎虎已到了人生的秋了,多了些无名的秋思,多了些失落,好在孙儿已满地跑动的唤着爷爷,这才心里又不空寂了。虎虎被发配到家商企做文员,临时给拼了个小桌子。普通员工的干活,糊口的待遇,四周是儿辈的年轻孩儿,对虎虎也是避而远之,礼遇有佳。与虎虎同龄的资深老人,虽也混着,可人家拿年薪,坐单间,出门派车,吃饭有人给送到眼前。虽说资历相同,出了门都一个怂样,可在这企业里却相差天壤。混与混还真不一样,人比人气死人。好在虎虎与人家不识,两看相不厌。你装你的逼,我混我的工。此处也是江湖一片,干的看的转的,前朝的大员新任的诸候,山头帮派各怀心思,乱纷纷闹哄哄,每天都是一出大戏。虎虎仅是奉旨打发吃这口闲饭的,看客而己。

想虎虎这一生,曾发奋苦读,名牌大学毕业,高级职称,上市公司高管,却在人生的秋天流落到此度日,命也运也?淤泥埋没紫金盆,蓬蒿隐没灵芝草。天凉好个秋,骨感残酷的岁月让人不觉这话的美妙。只叹那落莫的浪花淘尽,只有无声的叹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从小我就爱看电视,因为看电视,挨了爷爷奶奶不少的骂。我从小是在爷爷奶奶家长大的,如果要说起能代表我童年记忆的东西,那一定是那台老电视机,虽然我现在已经很少想起它了,也记不清...

拓荒牛(散文诗) 原创首发 作者:驼铃叮咚 这里曾是无尽的惆怅,这里曾是贫穷的地方。这里曾是偏僻的边境,这里曾是背井和离乡。在这贫瘠的土地上,拓荒牛,总是做出俯首冲锋的姿势。...

人群里,一些人问一个胡子拉碴的老男人:“自个儿吃饭还是和孩子们吃呢?” “自个儿做呢。” “会做饭?” “啥会不会的,凑乎吃点得了。” “那天天你都做啥吃啊?” “煮面条,一袋机...

军营轶事· 戏说南方和北方 我们部队,团长廉福顺是河南人。副政委王存锁是山西人。副团长王春田、四营营长赵善中、一营教导员、一营副营长、教一连连长李春祥、修理连技师王荣弟、司令部...

少年趣事三四五 朱海明 其一 —— 小时候,20多岁的妈妈骑着毛驴回娘家,爹在一旁赶着毛驴,其实就是护着妈妈,别摔了别碰了,再就是看住毛驴,别惊了别跑了别下道了。我呢,在爹妈面前跑...

家乡古镇的记忆(二) 朱海明 抬头营地势好啊,北面、东面为燕山余脉,古长城巍立山颠。西面为直通古卢龙塞的驿道,南面不到百里为浩瀚大海。建营之地,方可十余里,平坦宽阔,树木成林,...

浅说锄禾 朱海明 朋友,您一定会背诵李绅的悯农诗吧,“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是啊,妇孺皆知的千古名作,其中的道理很深很深啊。 那么,什么叫锄禾呢?说...

诗情联趣话杜鹃 朱海明 强占雀巢孵幼卵,悲鸣啼血泪涌泉。漫山遍野都红遍,映得奇葩分外鲜。 世界生灵真奇妙,滋生万物尽有缘。一为野花一为鸟,共享芳名叫杜鹃。 鄙人这首诗写得明明白白...

军营轶事 · 美丽的云南芭蕉花 云南昆明至老挝的滇老公路,一部分是抗战时滇缅公路故道,也是我们援老抗美筑路运输的主干道。在这条道上,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路边的浮土,足有一尺厚,都...

汉文化传奇 朱海明 河北卫视大型文化季播节目“中华好诗词”办了3年多,相当好,火了。光头主持人王凯为此声名大振,赵忠祥杨雨范曾王刚等先后在节目中任大学士,为节目增色不少。 随之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