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 语 问 苍 天

袁真飞

常言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作为一个残疾人,在风风雨雨的人生中,人到中年的我,其实早有体会。

上个星期五(7月8日),恐怕因为是幸福过头了(我的四岁的小侄女青予小宝宝终于来湖南了),向来在坐车时小心谨慎的我居然一屁股坐空,直接摔了个骨折,那一瞬间真是痛得要命。

事实上,从三十多岁第一次摔骨折,到现在,已经是第四次了。作为一个骨折的老病号,我也不认为骨折有那么可怕,(因为不管怎么说,它依旧会恢复)只不过在骨折的那一瞬间,那种疼痛确实是让人铭心刻骨。

可能是由于我是小儿麻痹症患者,从小到大,我摔跤的次数实在是多不胜数。尤其是在小学生的时代,差不多每一天都要摔跤。所以,我在三十多岁写的一篇文章中那么自述:我差不多是摔大的——这一点都不夸张。

但是难道由此就要怨天尤人?正如我曾经一位残友说的:这个世界本来就欠我们的。

然而我并不认为是这样。今天是这么一种状态,我并不恨天怨地。在我心中,今天所遇到的一切,是有一种不可抗的命运在其中,不是人力可以强行更改的。我永远铭记司马迁在《报任安书》里那段话: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虽然说的是在逆境中的奋发有为,但何尝不是另外一个认命(承认自己的现状),然后再重新出发?

当然,如果能够,谁也不愿有个三灾九难。但谁也不知道意外会什么时候到来。在这冥冥之中,有时不禁觉得在苍穹中,有一只大手,在轻松写意的操控着我们,从出生走向毁灭,然后再从灾难里涅槃重生。生命的轮回就是这样周而复始。

此时,纵使心中充满万千问号,可在仰望苍天后,也会默然无语:是啊,既然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还有什么好问的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大约十几天前,我偶上阳台突见左手边一闲置花盆土里不知啥时冒出个小芽!顿时惊讶弥漫全身:这花盆闲置好久,只是有些干土,怎会长出绿芽? 惊讶归惊讶,自己喜爱尤甚:毕竟是“沙漠里面...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8-16 01:55 编辑 割不断的乡愁 故乡,坐落在古浪县黄羊川乡,漂泊异乡在外的我,时常会想起我的家乡,那里有我牵挂一生的祖辈们。故乡是我儿时想要逃离的地方,...

自古以来,家乡的路就像一根枯藤,七扭八歪地盘绕在这片黄土地上。晴天,风尘在藤上肆虐,迷得人难睁眼睛;雨来,枯藤变成烂疮,脓水交融,使行人和车辆都不能通行。世世代代的家乡人,...

月满中秋‖怀念父亲 文/梅青子 又是一年中秋节,看到儿子手里拿的月饼,不由的想到离世20多年的父亲。 父亲在我眼里是平凡中的伟大,他用辛勤的双手挑起家庭的整个责任,无论小事大事都是...

新式电站的补正与意见陈述书 专利局第二次补正通知内容为: 上述专利申请,经审查,存在以下缺陷,申请人应当自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2个月内补正。期满未答复的,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44条...

丢掉“幻想” 准备“斗争” -----由佩洛西窜台看清“美帝”本质 美国政府不顾中方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纵容、默许、支持国会众议长佩洛西窜访中国台湾省,粗暴践踏中国主权,野蛮干涉中国...

本帖最后由 祥云瑞彩 于 2022-8-9 19:14 编辑 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变得复杂,变得难求。爱情,在这个网络时代,被金钱所污染,被虚情所蒙蔽。 打开网页,令人叹息:“女子网恋‘富二代’,...

诗人不幸诗家幸 袁真飞 有一句名言,叫“诗人不幸诗家幸”,其实这句话来自清朝赵翼的《题遗山诗》,原来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 仔细回想,这句话针对的不仅是诗人,还...

李环宇 人到不惑之年,除了外出求学的三年以外,作为土生土长的抚宁人,我从出生、成长、学习、工作、成家、生子从未想过离开我挚爱的家乡。 抚宁,又名骊城,是中国唯一同时拥有山、河...

家乡古镇的记忆(五十九) 朱海明 和许多抬头营人一样,我遇到过许多同名同姓人,回想起来怪有意思的。不免把他们记录下来,供诸位饭后茶余作为谈资或许博得一笑。 王真,男,抬头营七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