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有这么一个惹人笑的故事:

有一对姓姜的农村夫妻在自己家闲置的房子里搞养殖,养了十几头生猪。丈夫觉得干事业就得名正言顺,名不正言不顺事业也不可能红火,于是就在养猪那个闲房子的大门口挂起了一副白底黑字的大牌子,上面请人用正楷写着:“姜家养猪有限责任公司”十个大字,显得极其隆重和严肃。有一个下乡公干的乡镇干部看到这个大牌子,心想这是什么时间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呢?于是就走进这家人家一探究竟,结果进去看到了只有十几头猪崽子,乡镇干部捂着嘴跑了出来,也没能笑出声来。

乡镇干部为什么笑了?他是让这个“姜家养猪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姜大老板”的行为惹笑了,这个“姜大老板”太会搞笑了,竟然把养了十几头猪崽子的养猪专业户叫着“姜家养猪有限责任公司”!

有人说,这么叫不行吗?行啊,没人不让,但是惹人耻笑;还有人可能会说,这个养猪专业户慢慢可能会把养猪这个事业做大了,做强了,这么叫有什么不可以吗?对不起,你把企业做大了做强了再叫“姜家养猪有限责任公司”也不迟啊!

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姜家这个养猪的男人对于微小企业创业的有关法律知识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巧)不通,以至于闹出了令人捧腹的大笑话。

企业,是一个组织,大中型企业是,微小型企业也是,它们必须要有一种法律形态,这就是说企业主要根据这个法律形态来决定创办什么形式的企业。

中国的企业当今有国有企业、集体企业、民营企业等。

国有企业,也叫国营企业,它的的生产资料归全民所有,由国家掌管,生产经营所得利润上缴国家或者地方财政。比如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四大国有银行、首钢、宝钢、一汽二汽……等。

集体企业,是指在一定的集体范围内集体共同创办的企业,生产资料归于集体所有,生产经营所得利润归集体所有。比如县级、乡镇级、村级的一些集体企业,这些企业大多都已经改制了,成为了私有企业了,眼下集体企业的数量越来越少了,几乎是凤毛麟角了。尤其是县级、乡镇级的集体企业在2000年前后改制时,大部分都被企业当时的领导班子花了很少几个钱买下来了,成了股份制的私有企业,这也是国有集体资产流失的一个重要表现,让那些当时的集体企业上层捞足了金钱,这不能不说是改革的一个阵痛和失误。

民营企业,是相对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而言的,大多是私有企业,生产资料归私人所有,生产经营所得利润归私人所有,即使股份制的民营企业也是如此。中国民营企业的主要法律形态有:股份有限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外资企业、中外合资企业、中外合作企业、乡镇企业、股份合作制企业、合伙企业、个人独资企业、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经营户等。

微小企业最常见的法律形态有: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有限责任公司。

这些企业的法律形态,不是个人随便杜撰出来的,是由相关的国家法律规定出来的。创业的人们在创办你的企业时要根据你的企业生产和经营的性质、规模、启动资金的多少、企业发展的前景如何、销售利润的多少等诸多因素来选择你的企业的法律形态,不能胡乱选择,不能过大,也不能削足适履,一定要选择适合自己企业的法律形态。这样,也就避免出现“姜家养猪有限责任公司”“姜大老板”闹出的笑话了。

微小企业的创业,选择个体工商户、有限责任公司的居多。例如一家装修企业,夫妻撑起门面,联系建材批发商往家进建材,联系客户,手里有不是固定的水电改造、木工、瓦工多人,集设计、材料批发、施工于一身,干得红红火火,他们选择的企业法律形态就是有限责任公司,因而他们的企业就叫“理想装饰有限责任公司”,这种法律形态对于他们的企业最适合不过了,中规中矩,不大不小。

比如说,你开了一家商店,或者是一家蔬菜水果店、一家服装店、一家饭店……等等,最好就是选择个体工商户这种企业的法律形态。

可见,选择企业的法律形态一点也不能马虎,在微小企业创业时一定要选择适合自己企业的法律形态。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1-9-1 09:50 编辑 李环宇 总是特别喜欢每个月的一号,有一种新的希望被重启,忘掉生活中的不开心,带着无限的憧憬阔步向前,生活就是在这无数次的重启中日复一日、...

买鞋 胡勇 天已经大亮了,我依然躺在床上熟睡着。突然一阵断断续续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起来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母亲背着一个背筐正站在门外。我赶紧接过母亲沉甸甸的背筐,把她让...

没经历过灾难,便不知道灾难,不生病当然就不认识药了。 无知是一个被冠以贬义的词,什么时候无知竟变得幸福了呢?请听我慢慢说来。 昨天晚班,十点打卡后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可是微信收...

本帖最后由 笑君 于 2022-6-30 15:17 编辑 背出来的儿歌 (散文) “背背驮驮,背的是个谁呀?原来是个果果。摇摇晃晃,颠颠簸簸。前瞧后看,无须躲躲。嘿嘿,爷们妥妥!” 这是我背着孙子起床...

古镇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越发的古朴庄重,红瓦青砖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色,更加的古老与神秘。其实古镇是翻修过的,只是那些仿古的设计与雕琢在黄昏里更加逼真,更加的原始。 花谢了,满树的...

新式电站说明书节选2 刘晓民 本文摘自2021年1月28日寄往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的新式电站发明专利说明书: 第四种新式电站:管道式水电站 第四种新式电站全部采用n形管道中的高横道取水(也就...

初访母仙(散文) 2016年 1月11日,受郭城镇党委政府之邀,海阳电视台专题部蔡德强主任、记者王思思一行去郭城镇母仙村做有关抗日战争史料的专访,笔者有幸也在被邀之列。 一大早,我们便出...

小巷子里的感悟 那个雨季,黄昏的小巷子里,路灯已延伸到巷尾的尽头。那颗枯荣的梧桐树,寂静而又荒芜,只有童年的气息依然打湿着我的眼眶,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滋味。仿佛是灯光载着灵...

不一样的生活 (散文) 十年间,搬了两次家。也就是说,分别在两个区域居住过。有道是,没有比较,就没有评论的空间,更看不出异样的结果。 古城一隅,同一时间内兴建的两个小区,且都有...

傻女人,你啥时才会不祸害人生? ——观看电视连续剧《小丈夫》后的胡说八道 今年春节期间,没什么大事儿,就窝在家里看电视。说实话,电视剧我看得很少,因为胡编乱造的那些破玩意儿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