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龙沟的传说

清朝康熙年间,某一年夏天的一个深夜里,古老的高山镇突然山摇地动,轰然作响,犹如天崩地裂……

   第二天,西石现、中石现、东石现的村人发现北面棘子顶西山坡裂开了一条大沟!此沟在青石地质结构的山坡上形成,长约百米,宽有三丈,深达数十米。沟里升腾着白色的烟雾,热浪灼人,一连几天都不能靠近人。

   后来,人们把这条大沟称之为蹦龙沟,蹦龙沟至今尚在。人们为什么称之为蹦龙沟呢?这里面有一段故事至今还在古老的高山镇流传着。

   元末明初,朱元璋的大将常遇春血洗山东之后,半岛土著人几乎被杀光了,朱皇帝于是下令从全国移民山东。

   明洪武三十六年,于姓兄弟三人从山西洪洞县老槐树底下千里迢迢地来到半岛,在文登大水泊落脚之后,来到这高山镇的地盘上。老大于洪在峨山之后住下,建村叫“峨山后”;老二于海、老三于滨在垛山北面一片开阔地里落脚。这片开阔地处,有一巨石上刻有“石现” 两个古体字,据说很早以前这里一片汪洋时,只有此石露在海水之外,被人刻上这两个古字。后来地壳变动,这里沧海变桑田,刻有“石现” 二字的巨石也理所当然地留在这山间小平原上了。老二于海在巨石处住下,建村唤作“中石现”, 又有后人在其东建一村称为“东石现”, 于海的后代人丁兴旺,繁衍为两个村落。老三于滨在巨石之西建村,叫“西石现”,于滨老祖生有二子,老大又繁衍为前、后街两批子孙,老二仅有“二屋” 这一份后人,人丁不旺。前街的祖爷生有七子,分为七份,份份人丁相仿;后街的祖爷生有三子,分为三份,老大人丁最旺,俗称西大份。

   闲言少说,书归正传。

   话说到了清朝康熙年间,西石现前街七份的后人过得风生水起,小日子红红火火,要风得风,要雨有雨,那庄稼地里收得是大囤儿满小囤儿流,那生意场上赚得钵满盆溢,日子富得流油儿。人一富了,心气儿就大了,就想好上加好,就想让子孙后代弄顶乌纱帽戴戴,不仅光耀祖宗,还能福荫子孙啊!过去的人,虽然知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虽然也懂得“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但他们还是要把家族的富贵荣华归结为风水上去,认为只要祖上老人家占居了风水宝地,后代便能出将入相,永享荣华富贵。因此,人们信风水,无不想占尽天下的风水宝地!呵呵,这大概就是风水先生们千百年来从未失业下岗的重要原因吧?

   前街七份的老当家人,于是开始筹划家族的宏业了。老当家的从高山镇外请来了一位风水先生。这位风水先生,来自湖广一带,已近古稀之年,白胡子,白头发,白眉毛,颇有些仙风道骨。七份老当家的好酒好菜地盛情招待着风水先生,这位风水先生在跑遍了三个石现的山山水水之后,捋着白胡子说:“贵地确有一眼宝地!”老当家的询问宝地之所在,风水先生长叹不语。风水先生越是不言不语,老当家的越是着急,更是美酒佳肴地招待着。

   一天,老当家的又虔诚地问起此事。风水先生长叹一声说:“唉,老当家的,这眼宝地不能用啊!”老当家的问其原因,风水先生告诉他说,如果给他们祖人用上这眼穴地,自己的双眼必瞎无疑!

   老当家的听后,心想我们用上这眼穴地之后,风水先生如果真的双目失明了,我们把他当着自家的老辈人养起来,今后他也不必再为生计南跑北奔的了,就在这儿颐养天年,岂不是双方都有利可图、成就了一双好事?

   老当家的把这个想法向风水先生合盘托出,诚心相告,风水先生坚决不应承。于是,老当家的不仅自己软磨软泡,天天做老先生的工作,而且让家里一大帮子晚辈天天来给老先生请安道福的,生活上更是无微不至地照料着,风水先生俨然是七份家族里的老祖宗啊!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风水先生在七份家族里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感天动地的软磨软泡里终于应承了老当家的,但他提出要老当家的要把全村的族长、会首等头面人物请来,签下契约,他才肯正式答应。于是,老当家的依着老先生的要求一一办理妥当,之后便是开始买地、选穴、建墓、迁坟,成就了七份老当家的心愿。

   原来,这眼宝地就在中石现村西北面棘子顶下泊地里,七份的老祖宗用上了这眼穴地之后,风水先生真的双目失明了!

   几年过去了,七份老当家的驾鹤西去了,双目失明的风水先生却依然建在。后来,七份新当家的命人把风水先生送到磨坊里推磨去了,他说他们家里不养活闲人。古稀之年的老先生,天天瞎眼摸索地在磨坊里推磨磨面,已是温饱都无人关心了。村里人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对于七份人和七份新当家的的背信弃义和不守承诺恨之入骨,但也是无能为力。

   又是几年过去了,一天一个乞丐模样的中年男人来到了西石现,他打听着来到了风水先生推磨的磨坊里。原来这中年男人是风水先生的徒弟,他们有约在先,师傅如有七八年不归,徒弟便沿师傅北上的路线寻找,师傅一路上在各地店家都留有行走的信息。

   师徒抱头痛哭之后,风水先生告诉徒弟,要想治好自己的双眼一点不难,只需在半夜子时,去七份祖坟,撬开坟墓,在坟墓里必能找到一对金鱼儿,然后带回来用金鱼涂抹双眼,双眼便会明亮如初了。于是,在这天晚上风水先生的徒弟去了棘子顶下泊地里七份的祖坟地里……

   于是,这天深夜里,古老的高山镇突然山摇地动,轰然作响,犹如天崩地裂……

   第二天,人们不仅发现了棘子顶西山坡烟雾腾腾的大沟,也发现了在七份磨坊常年推磨磨面的风水先生突然不见了!

   从此,七份家族里生意不兴,人丁哀亡。于是,人们说,如若不然,七份会出一皇帝,只因他们不仁不义,龙才蹦走了,故而棘子顶西坡那沟称为蹦龙沟。

   至于蹦龙沟形成那天夜里古老的高山镇有无地震发生,不得而知,因为年代久远无案可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1-9-1 09:50 编辑 李环宇 总是特别喜欢每个月的一号,有一种新的希望被重启,忘掉生活中的不开心,带着无限的憧憬阔步向前,生活就是在这无数次的重启中日复一日、...

买鞋 胡勇 天已经大亮了,我依然躺在床上熟睡着。突然一阵断断续续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起来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母亲背着一个背筐正站在门外。我赶紧接过母亲沉甸甸的背筐,把她让...

没经历过灾难,便不知道灾难,不生病当然就不认识药了。 无知是一个被冠以贬义的词,什么时候无知竟变得幸福了呢?请听我慢慢说来。 昨天晚班,十点打卡后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可是微信收...

本帖最后由 笑君 于 2022-6-30 15:17 编辑 背出来的儿歌 (散文) “背背驮驮,背的是个谁呀?原来是个果果。摇摇晃晃,颠颠簸簸。前瞧后看,无须躲躲。嘿嘿,爷们妥妥!” 这是我背着孙子起床...

古镇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越发的古朴庄重,红瓦青砖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色,更加的古老与神秘。其实古镇是翻修过的,只是那些仿古的设计与雕琢在黄昏里更加逼真,更加的原始。 花谢了,满树的...

新式电站说明书节选2 刘晓民 本文摘自2021年1月28日寄往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的新式电站发明专利说明书: 第四种新式电站:管道式水电站 第四种新式电站全部采用n形管道中的高横道取水(也就...

初访母仙(散文) 2016年 1月11日,受郭城镇党委政府之邀,海阳电视台专题部蔡德强主任、记者王思思一行去郭城镇母仙村做有关抗日战争史料的专访,笔者有幸也在被邀之列。 一大早,我们便出...

小巷子里的感悟 那个雨季,黄昏的小巷子里,路灯已延伸到巷尾的尽头。那颗枯荣的梧桐树,寂静而又荒芜,只有童年的气息依然打湿着我的眼眶,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滋味。仿佛是灯光载着灵...

不一样的生活 (散文) 十年间,搬了两次家。也就是说,分别在两个区域居住过。有道是,没有比较,就没有评论的空间,更看不出异样的结果。 古城一隅,同一时间内兴建的两个小区,且都有...

傻女人,你啥时才会不祸害人生? ——观看电视连续剧《小丈夫》后的胡说八道 今年春节期间,没什么大事儿,就窝在家里看电视。说实话,电视剧我看得很少,因为胡编乱造的那些破玩意儿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