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 温 旧 曲

袁真飞

一个人在人世间漂流,从小到大,从幼到老,总是会经历过无数风雨,在风雨中成长,壮大。

可是有一点,不管人生与事业的成与败,荣与辱,当某一刻,突然听到少年时代的歌声,那久已逝去的情怀扑面而来,狠狠撞入你的胸膛。

所以,当今天上午,我听到汪明荃的《万水千山总是情》,听到黄霑的《沧海一声笑》,听到梅艳芳的《四海一心》时,久已远去的青少年岁月再度浮现在自己的眼前,似乎恍惚之间,自己依旧是那个懵懵懂懂的生涩少年,依旧是那个明明有很多都不明白,却装作什么都懂,实则让人贻笑大方的装逼少年……

但是沉下心来,仔细听听这些我仍旧喜爱的歌曲,心境却发生了变化。当年听《万水千山总是情》,感受到歌声的优美和歌者的美丽,而今天再听,却品味到岁月的沧桑与人生的变化无常。这或许是我听的是汪明荃重唱的,从歌声中,可以明显感到在时间面前,人生的匆忙。

倒是黄霑的《沧海一声笑》还豪情依旧。然而随着金庸大侠的谢世,曾经的武侠终成绝唱。因此,《沧海一声笑》注定也成绝唱,在匆匆忙忙的人世中,谁还在有闲情逸致品味豪情?都忙着为生活而奔忙了。

最可惜的是梅艳芳的《四海一心》,当时她唱到为真理而牺牲,那种感动与热血让我心潮澎湃。今天,尽管梅艳芳的这首歌依旧深深震撼我的心灵,可是现在,什么是真理?什么是牺牲?什么是理想?当年,梅艳芳清楚,beyond清楚,今天呢?在钱包鼓起来后,真理,牺牲,理想,都成了昨日黄花,和梅艳芳与黄家驹一样,渐行渐远。

于是,我仍然时时重听这些经典歌曲,在这些歌声中,再度品味曾经的青春岁月,再度拾起被岁月抛弃的理想。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1-9-1 09:50 编辑 李环宇 总是特别喜欢每个月的一号,有一种新的希望被重启,忘掉生活中的不开心,带着无限的憧憬阔步向前,生活就是在这无数次的重启中日复一日、...

买鞋 胡勇 天已经大亮了,我依然躺在床上熟睡着。突然一阵断断续续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起来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母亲背着一个背筐正站在门外。我赶紧接过母亲沉甸甸的背筐,把她让...

没经历过灾难,便不知道灾难,不生病当然就不认识药了。 无知是一个被冠以贬义的词,什么时候无知竟变得幸福了呢?请听我慢慢说来。 昨天晚班,十点打卡后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可是微信收...

本帖最后由 笑君 于 2022-6-30 15:17 编辑 背出来的儿歌 (散文) “背背驮驮,背的是个谁呀?原来是个果果。摇摇晃晃,颠颠簸簸。前瞧后看,无须躲躲。嘿嘿,爷们妥妥!” 这是我背着孙子起床...

古镇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越发的古朴庄重,红瓦青砖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色,更加的古老与神秘。其实古镇是翻修过的,只是那些仿古的设计与雕琢在黄昏里更加逼真,更加的原始。 花谢了,满树的...

新式电站说明书节选2 刘晓民 本文摘自2021年1月28日寄往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的新式电站发明专利说明书: 第四种新式电站:管道式水电站 第四种新式电站全部采用n形管道中的高横道取水(也就...

初访母仙(散文) 2016年 1月11日,受郭城镇党委政府之邀,海阳电视台专题部蔡德强主任、记者王思思一行去郭城镇母仙村做有关抗日战争史料的专访,笔者有幸也在被邀之列。 一大早,我们便出...

小巷子里的感悟 那个雨季,黄昏的小巷子里,路灯已延伸到巷尾的尽头。那颗枯荣的梧桐树,寂静而又荒芜,只有童年的气息依然打湿着我的眼眶,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滋味。仿佛是灯光载着灵...

不一样的生活 (散文) 十年间,搬了两次家。也就是说,分别在两个区域居住过。有道是,没有比较,就没有评论的空间,更看不出异样的结果。 古城一隅,同一时间内兴建的两个小区,且都有...

傻女人,你啥时才会不祸害人生? ——观看电视连续剧《小丈夫》后的胡说八道 今年春节期间,没什么大事儿,就窝在家里看电视。说实话,电视剧我看得很少,因为胡编乱造的那些破玩意儿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