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两题

(1)人穷志不穷

明朝年间,大嵩卫有一个秀才,此人从小熟读四书五经,三番五次地去考取功名,但是总是名落孙山。

父母在世的时候,秀才不必去司弄庄稼,也不必去经商挣钱,都是父母操劳,让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积攒力气来年再去应试。多少年过去了,秀才屡试不中,也变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父母死后,秀才没有了生活的着落,只能靠卖地度日,后来地也卖完了,就只能靠着妻子外出讨饭生活了。

有一年的一天,秀才的妻子外出讨饭回来的路上,走到一处地堰上,刚刚要从地堰上下来,用石头垒起来的地堰突然垮塌了,秀才的妻子被摔倒在下地里。秀才的妻子站起来,回头一看,地堰垮塌处露出了一堆金光闪闪的金元宝来!秀才的妻子刚要弯腰去捡拾,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自家相公读书读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只会讲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我何不回家告诉他,让他来取,看看他会如何去做呢?想到这里,秀才的妻子没有捡拾一个金元宝,转身就走。

回到了家里,天色已晚。晚上,秀才的妻子如此这般地告诉了秀才,最后秀才的妻子建议秀才第二天去把那些金元宝取回家来,家里就有钱了,从此不必为生计作难了。秀才听后,站起来,整整衣冠,弹弹两袖,背起两手在地上踱起了四方步。少顷,秀才说道:“君子不取不义之财啊!那些金元宝,有可能是别人躲避战乱时埋在哪里的,我们去取回家来,就是不义之财。”接着,秀才又说道,“不义之财不可取,取了,就是名节不保,失了德行!我们虽然穷点,但是我们要做到人穷志不穷啊!”秀才坚决不去,秀才的妻子想一想秀才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也就没再说啥。

谁知隔墙有耳啊!

秀才的妻子和秀才在家里如此这般地说来说去,不料被他们西屋的邻居听到了。这个邻居当听到在什么地方有一大堆金元宝的时候,眼睛都开始放光了,他心里嘀咕道:发财了,发大财了喽!你们还要等到明天去拿回家?哼哼,俺这就立马去将那些金元宝取回家来,让你们明天去扑个空吧!想罢,这个邻居就拿起篓子带上装有蜡烛的灯笼连夜向那有堆金元宝的地方飞奔而去。

秀才的邻居奔到有金元宝的地方,用手里的灯笼一照,哎吆,俺的妈啊,可不是吗?真的是有一大堆的金元宝啊!于是,这个邻居弯下腰来,满心欢喜地将所有的金元宝装进了自家的篓子里,喜滋滋地把金元宝拿回了家。

秀才的邻居把金元宝取回家后,点亮了蜡烛,把金元宝拿到了炕上,就要跟自己的老婆欣赏一下,分享那份发大财的喜悦。刚刚把这篓子金元宝拿到炕上,秀才的邻居和他老婆傻眼了!哪里是什么金元宝啊?整个一篓子活蹦乱跳的癞蛤蟆,有的蹦到了炕上,有的正在往篓子外面爬,有的趴在哪里鼓着一双大眼睛咕嘎咕嘎地叫着……

秀才的邻居一下子恼了,他奶奶的,这不是折腾人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回来的不是金元宝,却是一篓子丑八怪的癞蛤蟆!这一恼,就把气儿都聚到了秀才夫妻身上了,奶奶的,要不是你们两口子,俺能去弄回这么一些癞蛤蟆吗?好好好,俺就把这些金元宝还给你们!想到这里,秀才的邻居把癞蛤蟆一一拾掇起来,装进篓子里,来到自家院子里,隔着墙头把那些癞蛤蟆扔到了秀才家里的院子里。

第二天早晨,秀才夫妻起来后,打开正间门一看,嚯,满院子的金元宝啊!那些金元宝在早晨的阳光下闪闪发光,让人目不暇接。

后来,这个消息传出去了,有人说这是老天爷奖励奋发用功的秀才的,也有人说,这是老天爷赐给人穷志不穷的穷秀才的,还有人说……

秀才的邻居气得大病了一场,几年后,便一命呜呼哀哉了。

(2)守财奴的故事

民国年间,海阳泉水一带有一家大户人家,家里有万贯家财。这户人家不是巧取豪夺发家的,是经过一代一代的先人勤俭持家、勤劳致富积攒起家底的,家里有良田几百亩,房屋几十间,是方圆几十里的首富。

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中国农村一大家子一般是不分家的,三代四代地都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家里的长辈执掌着家里的大权,主宰着家庭的经济和人情往来,下边都有比较明确的分工,比方说兄弟几个有的管着种庄稼的,有的管着做买卖的等等,所以中国才有四世同堂、五世其昌之说。

话说这家财主家里,双亲都已经过世了,长子老大开始执掌家庭大权。应该说,一个人从家里继承勤俭持家的美德是无可挑剔的,只有勤俭才能兴家的嘛,可是你不管做什么,只要是做过了头且不知悔改,就注定不会是好事儿了。这个执掌家庭大权的老大,就是勤俭持家搞过头了。从他执掌家庭大权以后,不到过年过节不准家里人改善生活吃一点细粮,平时吃粗粮,也要吃几年前或者十几年前的陈粮,或者是发霉、招虫子的坏粮;就是吃自己菜园子里种的蔬菜,也不准吃嫩的鲜的,也得等到蔬菜长得很大了老了才能吃。这样,家里的人时间一长都就有点吃不消了,就开始想办法给自己的肚子弄点油水滋润滋润了。

家里的兄弟老二,分管着外面的事务,做买卖啊,赶集啊,都是他的事儿,所以老二就在外面三天两日地打打牙祭,弄点可口的饭菜慰劳慰劳自己。

家里的妇女们,以守财奴老大的老婆为首,就做得更绝了!他们有时都要提前包好饺子或者是做好饽饽、包子,她们先吃完了,然后就分给个人一些拿回自己的屋里偷偷地给孩子、丈夫吃,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再装模作样地一起吃。这样,就是大家一个心眼儿,就把老大这个守财奴蒙在鼓里,谁让他吝啬得让人不能接受的,真的是活该,就连他自己的老婆都不跟他一个心眼儿的。

有一天,家里的妇女们包好了饺子,放进锅里正煮着,还没有出锅。正在这个时候,不知守财奴老大为什么提前从山里回到了家里,家里的女人们顿时慌了,不知所措。还是老大的老婆沉稳,只见她从笸箩里抓起一把玉米,趁着守财奴老大不注意的时间,一扬手臂,把这把玉米扬到了院子里,一群鸡蜂拥而至抢食玉米粒儿。刚刚走进院子的守财奴老大,正在放置农具,一回头,发现满院子的玉米粒儿,那群鸡正在抢食,疼得他急忙赶走了鸡,一边蹲下来一粒一粒地捡拾,一边嘟嘟囔囔地埋怨家里的女人们不会过日子。在守财奴老大捡拾玉米粒的时候,家里的女人们,迅速地将煮熟的饺子从锅里捞出来,藏好了,赶紧做其他的饭菜了,忙着捡拾玉米粒的守财奴老大愣是没有看出半点端倪。

有一年的一天,守财奴老大不知什么原因去了泉水赶集,时间快到中午饭点的时候,他路过一家饭馆看见自己的二兄弟正在饭馆埋头吃喝,那样子真是惬意得很。守财奴火了,心道:俺勤勤恳恳辛辛苦苦地料理这个家,不舍得吃,不舍得用的,你老二倒好啊,在外面大吃大喝的,这不是败家子儿吗?这不是要不过日子了吗??好,好,好,不是要不过日子了吗?行,不过就不过,俺也去吃一顿!于是,老大就来到市集上,去买了二斤老黄瓜,蹲下来,就咔嚓咔嚓地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嘟囔道:“不过了,就都不过了,奶奶的,谁不会吃是咋的?”引得周围的人大眼瞪小眼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发生了这件事情以后,守财奴老大觉得这样是不行的,自己挣一副门,有人就糟蹋一副板,不像是过日子的样子,于是就提出分家,各人过各人的日子,眼不见心不烦。于是,一个大家庭就这样解体了。

兄弟老二在分家之后,该吃吃,该喝喝,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的,手里没有钱花了,就卖自己的地,地卖得差不多了,再去卖自家的房子。几十年下来,兄弟老二家里就由大户人家变成了一般的普普通通的百姓人家了。

老大在分家以后,依旧是秉持自己原来那种生活方式,辛辛苦苦,勤勤恳恳,不舍得吃不舍得用,就知道攒钱买地买房子,兄弟老二的土地和房子大都被他买回了家。老大的老婆,也还是老样子,照旧是瞒着老大做好吃的,跟家人分享,依然是就蒙着老大自己的眼儿。

赶走了日本鬼子,打倒了蒋介石之后,实行了土地改革。没有土地的农民,高高兴兴地分到了土地,开始了新的生活。

老大家里被划成了地主,土地和房子大都分给了穷苦的农民。

两则故事讲完了,作者很想说点什么,但是一想,还是不说的好,让读者自己去感悟吧。读者自己咀嚼体味出来的东西,也许要比作者硬要塞给读者的东西好得多啊!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1-9-1 09:50 编辑 李环宇 总是特别喜欢每个月的一号,有一种新的希望被重启,忘掉生活中的不开心,带着无限的憧憬阔步向前,生活就是在这无数次的重启中日复一日、...

买鞋 胡勇 天已经大亮了,我依然躺在床上熟睡着。突然一阵断断续续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起来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母亲背着一个背筐正站在门外。我赶紧接过母亲沉甸甸的背筐,把她让...

没经历过灾难,便不知道灾难,不生病当然就不认识药了。 无知是一个被冠以贬义的词,什么时候无知竟变得幸福了呢?请听我慢慢说来。 昨天晚班,十点打卡后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可是微信收...

本帖最后由 笑君 于 2022-6-30 15:17 编辑 背出来的儿歌 (散文) “背背驮驮,背的是个谁呀?原来是个果果。摇摇晃晃,颠颠簸簸。前瞧后看,无须躲躲。嘿嘿,爷们妥妥!” 这是我背着孙子起床...

古镇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越发的古朴庄重,红瓦青砖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色,更加的古老与神秘。其实古镇是翻修过的,只是那些仿古的设计与雕琢在黄昏里更加逼真,更加的原始。 花谢了,满树的...

新式电站说明书节选2 刘晓民 本文摘自2021年1月28日寄往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的新式电站发明专利说明书: 第四种新式电站:管道式水电站 第四种新式电站全部采用n形管道中的高横道取水(也就...

初访母仙(散文) 2016年 1月11日,受郭城镇党委政府之邀,海阳电视台专题部蔡德强主任、记者王思思一行去郭城镇母仙村做有关抗日战争史料的专访,笔者有幸也在被邀之列。 一大早,我们便出...

小巷子里的感悟 那个雨季,黄昏的小巷子里,路灯已延伸到巷尾的尽头。那颗枯荣的梧桐树,寂静而又荒芜,只有童年的气息依然打湿着我的眼眶,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滋味。仿佛是灯光载着灵...

不一样的生活 (散文) 十年间,搬了两次家。也就是说,分别在两个区域居住过。有道是,没有比较,就没有评论的空间,更看不出异样的结果。 古城一隅,同一时间内兴建的两个小区,且都有...

傻女人,你啥时才会不祸害人生? ——观看电视连续剧《小丈夫》后的胡说八道 今年春节期间,没什么大事儿,就窝在家里看电视。说实话,电视剧我看得很少,因为胡编乱造的那些破玩意儿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