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孙哟你这句话让姥爷心尖上淌血

2014年的中秋夜,对于生活在素有“东方夏威夷” 之称的海阳旅游度假区的人们来说,简直有点索然无味了。本应悬挂天空的一轮圆月,早早地钻进了云层里去了,闷热的空气仿佛更胜于三伏天,让那些吃着月饼准备赏月来倾听奶奶或是姥姥讲嫦娥奔月故事的孩子们大失所望!

于是,外孙童童提议我们全家去海边玩,姥姥由于劳累了一天打退堂鼓了,因而女儿开上车,我们祖孙三代便向三公里外的海边驰去。

在细软的沙滩上玩了一会儿,女儿说:“爸,您陪童童玩吧,我到车上去迷糊会儿。”我知道女儿太累了,睡眠不足啊!昨天下午傍晚从外地来了一大批买房的客户,身为主管的她忙活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吃上饭,回到家时已是

零点多了,今天又工作了一天,即是男子汉也受不了,更何况她是一柔弱的女子啊!

在沙滩上忙着玩挖沙运沙游戏的我们祖孙两人,突然听见响起锣鼓声,我抬头望去,一伙子人正在我们停车旁的广场上起劲地敲着锣鼓家什,怕是要有秧歌表演了吧?海阳大秧歌闻名全国,每年都去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里录制节目,是响当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当我思索之时,童童说道:“爷爷,咱们看秧歌去!”(他从小就这么叫我,称姥姥为奶奶)说罢,丢下手里的家什便飞跑而去,我赶紧拾掇起他的家什追上去,嘴里一直喊着让他慢点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

回到我们停车旁的广场上,我看见自家车里的女儿在放倒的车座上正睡得很香,铿铿锵锵的锣鼓声儿并没将她吵醒,可见她是多么地劳累啊,我的心一颤,隐隐地作疼起来。睡吧,闺女,这里沒有生活的繁琐,没有工作的压力,你就好好地睡上一觉吧,有老爸在给你照看着儿子哩,放心地睡吧。

我走近外孙童童,他正在与一位奶奶领着的小女孩玩。那位奶奶问童童:“小朋友,你跟谁来的?”

“我妈妈开车拉着我和爷爷来的。”童童说着指指我。

“那你爸爸呢?”那位奶奶又问。

“我,没有爸爸,真的!”童童一本正经地说。

那位奶奶望着我,似乎想得到不解的答案,我尴尬地笑笑,又慌恐地点点头,我的思维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继而尘封了好久的记忆之水奔涌而来。

外孙哟,你这句话让姥爷心尖上淌血啊!

孩子,你还不到五周岁,你可知道你这句话就跟往姥爷淌血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似的,让姥爷切肝割肺般地疼啊!

孩子,你不是没有爸爸,而是你的爸爸在你人生成长过程过扮演了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他没有负起一个父亲应负的责任啊!

时光进入新世纪后,在港城烟台,你那时青春飞扬的妈妈恋爱了,你爸爸比你妈吗大好几岁。我和你姥姥都不同意,我们的理由很简单,一是你爸爸年纪比你妈妈大,二是你爸爸老家离我们这儿远,对他和他们家人不了解,三是我们省內东、西部生活习惯有差异,两个家庭背景也不相同。可是,你妈妈却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坚决不听从我和你姥姥的建议,我们也没法子了,只能违心地同意了。你爸爸的老家是本省济宁汶上县的,家里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你的爷爷奶奶都是农民,家庭里经济不富裕。2006年,我和你姥姥为你妈妈和你爸爸买婚房付了首付十万元,剩下的十几万元在银行里做了按揭,你爸爸家里一分钱没掏啊!我和你姥姥心想,只要他们两人能恩恩爱爱、正儿八经地过日子,也就无所谓了,我们从没去计较这事儿。

2006年农历9月16日,你妈妈与你爸爸的婚礼在烟台民航大酒店举行,你爷爷奶奶、伯父、叔叔来了,我们在烟台的几个亲友也来了,客人们大多是你妈妈和你爸爸的朋友。你爸爸没有钱付酒店举行婚礼的宴会钱,你爷爷奶奶沒拿钱来操办婚礼,你爸爸便央求我们出钱来操办,我和你姥姥心想,反正事已至此了,就不要再让你爸爸为难了,只要他们俩能恩恩爱爱过日子就行了,于是我和你姥姥就带着一万元钱去了,席间送酒的人都去向你姥姥要酒钱啊!孩子,这不是很搞笑的事情吗?别忘了,是他们老王家在娶儿媳妇啊!那天,我喝酒并不多,因为自己的女儿出嫁了,心里特难受,当父母的都是这样,女儿出嫁这天既高兴又难受,毕竟是自己养大了的女儿,她要离开你走进另一个新的家庭啊!从酒店回到我们出钱为你妈妈买的婚房里,人们都在忙忙碌碌地送客人,你的爷爷在屋里踱着步说:“这是王文的家,王文的家就是我的家!”啊啊,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吗?你心里就是有这想法也不要紧,但你再高兴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啊,因为这楼房你出过一分钱吗?你儿子结婚举办婚礼,你出过钱吗?啊啊,孩子,你这个爷爷太伟大了啊,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羞耻”二字!于是,在听到这话后的瞬间,我醉了,醉得一塌糊涂,怎么回到家都不知道的。

2007年12月,我由于糖尿病并发症突发心肌梗塞,住进了县医院。出院后,你妈妈担心我,就与你爸爸商量让我和你姥姥搬到烟台去住。2008年春天,我和你姥姥去了烟台,在蓁山花园你妈妈的婚房附近租了房子住下来,这样每天下班后,你妈妈和你爸爸就到我们的住处来吃饭,一家人其乐融融的。那时,你妈妈有单位也不去上班了,也下海做买卖,你妈妈和你爸爸在烟台三站五房韩国城里开了一个卖玉器首饰的店,后来又在第一大道五房韩国城里开了一个专卖男装的服装店。到了年底,在一起吃饭时,我就会问你妈妈说今年挺好的吧,能收入多少钱啊?你妈妈总是说,还行吧,不是很多。后来才知道,是你爸爸不让你妈妈告诉我和你姥姥他们能挣多少钱、有多少钱,那时你妈妈特单纯,一点心机也没有,你爸爸说什么她就听什么。孩子啊,你想想看,我和你姥姥就你妈妈这么一个孩子,我们为谁啊?不是全为了你妈妈吗?我是副教授级的中学高级教师,我的工资我们花不完,积攒起来不也是你妈妈的吗?再说,你姥姥天天做着饭等着你妈妈和你爸爸回来吃现成的,他们是多么幸福啊,把周围一些年轻人羡慕得天天夸你妈妈、爸爸有福气。我和你姥姥不必花他们的钱,我们有钱啊,你爸爸却怕我们知道他们能挣多少钱,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我和你姥姥盼着他们多挣钱,只有经济充裕了,才能过上好生活啊!孩子啊,你看看你爸爸吧,他是怎样的思维,又是怎样的心胸啊!凭心而论,你爸爸对我还算可以的,给我买过衣服,也买过手机,但你妈妈与他离婚前他从未给你姥姥买过一件衣服,而给他家里的父母、哥弟、侄女侄儿却买得很多,有时都背着你妈妈来做这些事儿的。你妈妈心底善良,沒有心机,她都支持你爸爸给他的家人买东西,因为毕竟你爸爸老家不宽裕,在这种情况下,你爸爸却偷着给家人买东西,孩子啊,你想想你爸爸这人到底什么样吧!

2009年,在你出生前的头两个月,你爸爸和你妈妈商量后把你伯父家的大姐敏敏接来帮助照料店铺的生意,说好了管吃管住每月给2000元的工资,年底再给她买套衣服。2009年12月上旬,你妈妈生你的预产期到了,但还没有动静,于是你姥姥就带着你妈妈到毓璜顶医院去做检查,医生告诉说,拖后一个周也是正常现象,你们下个周再来吧。过了一个周,你姥姥和你妈妈再去毓璜顶医院时,遇到了一个在工作上十分消极、极不负责任的妇产科医生,此人以人多为借口坚决不给你妈妈做检查,并且说就是下午来也没时间。要知道你妈妈一开始怀你的时候就在毓璜顶医院听课、保胎,定时检查的,这个医生这种做法是十分错误的。第二天上午,你妈妈和你姥姥再来时,医生给你妈妈检查完后,通知妇产科停止所有的手术,马上给你妈妈做手术进行抢救,原来羊水已破危及你的生命了。你姥姥打电话给我,我立即打车去了毓璜顶医院,孩子,那关系到你和你妈妈的两条生命啊,你们都是我最至亲的人啊!可是,当你妈妈打电话给你爸爸时,你爸爸正带着你的敏敏姐在逛商场给她买手机,你爸爸说:“不要听医生的!”孩子啊,自己的老婆孩子命悬一线了,还不要听医生的,还有闲情逸致地去逛商场,你看看你爸爸还是个负责人的男人吗,是个负责任的父亲吗?手术后,你被送进了特护病房里,一住就是半个月啊,虽然医院赔偿了我们的一切费用,但是给我们精神上造成的损失那是永远无法赔偿的啊!女人生孩子是危险的一关啊,你妈妈从此对你爸爸产生了不满,再说给敏敏买手机,你爸爸根本就没有与你妈妈商量过。

把你从医院里接回家后,你姥姥就开始无微不至的照顾你妈妈和你了,一直到现在。那时,医生不让我晚上睡觉时独自一人,恐怕出危险,你姥姥要照顾你和你妈妈,没法子就让你爸爸晚上去跟我作伴,然而,你爸爸一宿也没去跟我做过伴,只顾自己天天上网聊天,一直聊到深夜。

你的尿布什么的,都是你姥姥给你洗,你爸爸不洗。有一次,你姥姥急着给你洗洗尿布要烘干,你爸爸却在为你那个二十多岁的敏敏姐洗衣服,不腾地方。你想想吧,孩子,自己儿子的尿布不洗,却为一个大姑娘来洗衣服,这是洗得哪门子衣服啊?你妈妈的不满加深了。

到年底了,你爸爸又要去杭州进货了,你妈妈说,眼看就要到年底了,赶紧把店里的冬季衣服处理掉,过完年后再去进春季的,你爸爸坚决不听,非要去不可。腊月十八日,是你妈妈的生日,你妈妈说,我就要过生日了,你不能去,可是你爸爸毅然决然地去了杭州。你妈妈的不满越来越深了。后来,你妈妈才知道你爸爸在杭州结识了一个做小姐的女人,做出了出轨的事情,也就明白了你爸爸为什么死心塌地地要去杭州了原因了。

在年前的日子里,你爸爸经常晚上不回来吃饭,或者说去赶夜市,或者说去打台球,都很晚才回来;晚上在家里的时候,就半夜半夜地上网聊天。有一天,你妈妈查看了你爸爸的聊天记录,这才明白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而且还不止一个。从此,你妈妈萌生了离婚的念头。

过年这天中午,人人都奔着赶回家过年,图个团圆啊!可是,你爸爸在这天中午商场放假店铺关门后,没有回家同老婆孩子一起过年,却到一个朋友家里喝酒了去了,这让你妈妈更为恼火啊,自己有家不回家过年,去别人家喝的哪门子酒啊?!

2010年正月初三,你妈妈与你爸爸做了一次长谈,你妈妈为此做了录音。你爸爸切底承认了自己在外面所做的一切事情,原来他在外面去赶夜市、去打台球都是借口,而是去做出轨的事情去了。谈完后,你妈妈当即就告诉你爸爸说,我们离婚吧,你爸爸不同意,你妈妈说:“你还记得当初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我们怎么约定的吗?当时,我说‘以后你如果做出了对不起我的事,我会毫不犹豫的同你分手的!’你接受了这个约定,并发誓遵守的!”你爸爸请求你妈妈原谅他,你妈妈说,别的事情可以原谅,唯独这是不能原谅的,你不同意协议离婚,那就等法院的传票吧!

考虑到建立一个家庭是不容易的,更何况已经有了你,而且你还在襁褓里,我就劝你妈妈再给你爸爸一次机会,你妈妈坚决不答应,并且还告诉我说,在结婚前的恋爱时,你爸爸就打过她两次,其中一次把她的牙都打掉了,我这才明白你妈妈为什么前边没了那颗小牙又镶了一颗新牙。

正月十六,你于建章舅舅按照风俗习惯来烟台把你和你妈妈接回了我们的老家,走前,你妈妈把离婚起诉书交到了芝罘区法院。这期间,你爸爸来过我们老家一次,对自己所犯错误认识不深,你妈妈没原谅他。

2010年4月末的一天,你突然感冒了,发高烧,我们当即决定打车去烟台毓璜顶医院,路上你妈妈就打电话给你爸爸,你爸爸说他在外地帮朋友办事不能回来。啊啊,孩子,自己的亲生骨肉生病了住进医院了,作为父亲知到了,就应该立即赶回来,哪怕是坐飞机都是应该的啊!可是你爸爸却在五天后才回来,来到医院后又说自己没有钱,啊啊,这种父亲称职吗?你妈妈当初真是瞎眼了啊!

2010年6月,你妈妈和你爸爸离婚了,那时你才八个多月,法院判决你爸爸每个月给你抚养费800元人民币。9月,我们卖掉烟台的楼房,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回到老家,在海边买了我们现在住的房子。

一开始,你爸爸给你打了几个钱,后来你妈妈催他,他又打了几个,再后来便一分钱也不给你打了。你妈妈和你姥姥主张去烟台找你爸爸要你的抚养费,不给就去法院起诉。我说,没有必要,他要给不必起诉,他不给,起诉了,他一走了之,你照样拿不到;他给孩子多少,我们记着,将来孩子大了,告诉他他的爸爸总共给了他多少抚养费。

2012年夏天的一天,你姥姥带着你去了烟台第一大道你爸爸的服装店,向你爸爸要你的抚养费。你爸爸说:“我还吃不上饭,哪来的钱给他?”你姥姥指着你爸爸脖子上戴的大金项链子、手指上戴的大金戒指以及手里拿着的苹果牌的手机,说:“你没有钱,能买起这些奢侈品吗?”你爸爸无言以对,无奈之下拿出了一千元钱给你。你的爸爸在这一天里,没有带着你去吃一点东西啊,也没有给你买一点东西啊!最后,你姥姥带着你临走时,你又进去说:“爸爸,给我钱吧!”你爸爸又拿出一元钱给了你啊,在场的人都落下了泪。

啊啊,孩子,这就是你的爸爸啊,他应该每个月给你800元的抚养费的啊!然而,他却说“我还吃不上饭,哪来的钱给他?”!

孩子,你五岁了,四年来,你爸爸应该给你抚养费总计是38400元人民币,然而,他却只给了你4001元啊!那以后呢?啊啊,以后他会给你吗?

从2010年8月至今,已有四个半年头了,你的爷爷、奶奶从没有打一个电话问问你的情况!

从2010年8月至今,已有四个半年头了,你爸爸从没有来看过你一次,仅仅在2010年12月打过一次电话问过你!

孩子啊,这就是让我心尖上淌血的往事啊!

孩子啊,你说:“我,没有爸爸!”有吗?还是没有啊?

孩子啊,请放心吧,你妈妈,你姥姥,你姥爷,我们能把你好好养大,因为你是我们最亲最亲的亲人啊!

孩子啊,你要好好地生活,好好地学习,好好地做人,将来成长为对国家有用的人,以此来报答我们的养育之恩,好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1-9-1 09:50 编辑 李环宇 总是特别喜欢每个月的一号,有一种新的希望被重启,忘掉生活中的不开心,带着无限的憧憬阔步向前,生活就是在这无数次的重启中日复一日、...

买鞋 胡勇 天已经大亮了,我依然躺在床上熟睡着。突然一阵断断续续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起来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母亲背着一个背筐正站在门外。我赶紧接过母亲沉甸甸的背筐,把她让...

没经历过灾难,便不知道灾难,不生病当然就不认识药了。 无知是一个被冠以贬义的词,什么时候无知竟变得幸福了呢?请听我慢慢说来。 昨天晚班,十点打卡后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可是微信收...

本帖最后由 笑君 于 2022-6-30 15:17 编辑 背出来的儿歌 (散文) “背背驮驮,背的是个谁呀?原来是个果果。摇摇晃晃,颠颠簸簸。前瞧后看,无须躲躲。嘿嘿,爷们妥妥!” 这是我背着孙子起床...

古镇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越发的古朴庄重,红瓦青砖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色,更加的古老与神秘。其实古镇是翻修过的,只是那些仿古的设计与雕琢在黄昏里更加逼真,更加的原始。 花谢了,满树的...

新式电站说明书节选2 刘晓民 本文摘自2021年1月28日寄往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的新式电站发明专利说明书: 第四种新式电站:管道式水电站 第四种新式电站全部采用n形管道中的高横道取水(也就...

初访母仙(散文) 2016年 1月11日,受郭城镇党委政府之邀,海阳电视台专题部蔡德强主任、记者王思思一行去郭城镇母仙村做有关抗日战争史料的专访,笔者有幸也在被邀之列。 一大早,我们便出...

小巷子里的感悟 那个雨季,黄昏的小巷子里,路灯已延伸到巷尾的尽头。那颗枯荣的梧桐树,寂静而又荒芜,只有童年的气息依然打湿着我的眼眶,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滋味。仿佛是灯光载着灵...

不一样的生活 (散文) 十年间,搬了两次家。也就是说,分别在两个区域居住过。有道是,没有比较,就没有评论的空间,更看不出异样的结果。 古城一隅,同一时间内兴建的两个小区,且都有...

傻女人,你啥时才会不祸害人生? ——观看电视连续剧《小丈夫》后的胡说八道 今年春节期间,没什么大事儿,就窝在家里看电视。说实话,电视剧我看得很少,因为胡编乱造的那些破玩意儿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