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青山不放松

这是一群固执的追梦人!

   文学之梦,他们做得很长很长,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追求的脚步!

   这群固执的人啊,他们之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或继承了半岛山民古老的质朴淳厚的遗风,或渲染着渔家儿女粗犷的情怀,或承接着峻青、李德芹两位前辈的儒雅……

   他们,就是当今活跃在各大文学网上的一群海阳儿女!

   有人称他们网络写手,也有人称他们网络作家,不管称呼他们叫什么,他们都是一群不折不扣的文学追梦人!

   井底蛙,在网上人们都亲切地称他为蛙哥,人们读他的小说,读他的散文,读他的诗,不仅会被他流畅圆润的文字所吸引,也会受到他作品里生活哲理的启迪与熏陶,更会被他自身的事迹感动着啊!又有多少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海阳辛安海边,一边倾听着海浪拍岸的呼啸,一边聆听着他人生的辛酸!那些柔幽的女子,一踏进蛙哥的家门,就会泪水长流,即是再坚強的男人,看到他的景状,都会摇头叹息,热泪盈眶啊!井底蛙——海阳电视台曾经专为他做过专题片的一个坚強的作家,他叫梁辰!1959年出生于海阳辛安海边,烟台市作协会员。19岁开始残障病榻,惟以诗书慰籍身心。从九二年开始陆续在《胶东文学》,《星星诗刊》,《黄河诗报》《未名诗人》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等二百多篇,并入选著名诗人古筝编纂的2010年“中国男子汉诗歌百家“之一,著有乡土诗集《石榴茶》等。梁辰在海阳论坛、华林红枫、江山文学等文学网做版主、编辑、社长等,有多部文集。一个十九岁就瘫痪在炕上的人,用他的双手,用他的睿智,始终坚守着文学梦,朋友,你能不为他的意志、为他的精神喝彩吗?

   “海天之间/只剩下一种蓝/我该相信/至少这一刻你是属于我的/这开满了花朵的海滩/用独有的宁静把我/还有镜头外的你圈在怀里……如果我把这大片的浪花收割/是不是会有美人鱼带着蝴蝶泅过这片海/是不是春天会提前开花和草原接壤/九月的草,晴天,飞鸟还有鱼群和星空/请牧羊姑娘和时间一起照看/你必须要相信这些/这些善良的句子和海水一样零度以上/你也必须承认/狭长的环海路那端/阳光是一朵温暖的矢车菊!”

   读着这优美的诗句,你会猜想:这诗人是什么样子啊?诗人容柒柒,还有一个更富诗意的名字:紫衣无语!她叫车海清,一位在海阳海边长大的渔家妹子,漂亮,温柔,然而却有钢铁般的意志,将死神踹出十万八千里,阳光地生活着,依旧追求着文学的唯美,她的小说,她的散文,她的诗,一如她的人,美得让人倾刻间醉过去……

   被翠绿的季风打动

   她试图医治身上的顽疾

   医治潮湿的文字与修辞

  

   悄悄藏起往事,藏起伤口的暗红

   播种之人,条理分明

   那些荒芜的田野,在慢慢提及花香

   提及红润的脸庞

  

   此时,她比什么都美好

   沏几湖柳茶,养几行篱笆

   蝶唱与鸟鸣经过时

   她正在看庄稼依次在胸怀上

   长出各自的身份证

  

   雨季默认感染,往事轻车熟路

   阳光在六月踏舟而去。风绕过手腕试探

   留下浓重的质疑

  

   这首诗读起来让人欣赏到了田园里的花香柳绿、篱笆田野、蝶唱鸟鸣,更令人看到红润脸庞的少妇在田野上、庄稼里思索的倩影。

   这是被《长江诗歌》报称为“山东势力诗人”的美女诗人文娟的一首近作。

   文娟,原名刘伟娟,烟台市作协会员,她生活在海阳留格镇的海边,一位真正的渔家诗人、作家!刘伟娟,一米七十的个头,身材婀娜,皮肤细嫩,五官端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单纯而又充满着灵气,是个让人总想呵护的美女,你绝对会觉得她是个刚刚三十出头的美少妇,而决不是一个女儿都在读大学的中年母亲啊!

   刘伟娟的诗很美,美得一如她的人;刘伟娟的诗很多,多得让我们爱不释手。她不仅在各大文学网上发表诗文,并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过百篇以上的作品,而且多次获得各种奖。海阳作协的一位副主席撰文称赞她:“刘伟娟是一个守着炊烟酝酿诗句的家庭主妇,庄稼、柴草、屋檐在她的笔下都有了灵魂,让读者欣赏着山村风情也品味着一个山村少妇独有的浪漫和那暖暖的优伤。”

   文娟,我们祝福你,祝福的文学之梦更加瑰丽,一如你的诗那般美,一如你的人那般美!

   海阳,黄海边上一颗璀璨的明珠。滔滔的黄海水滋养着渔家儿女,孕育出了梁辰、车海清这样优秀的儿女!昆嵛山,千百年来巍然屹立于半岛东北部,她的余脉在海阳北部有跑马岭、垛鱼顶、马石山、林寺山等名山,这四座名山南北东西地对峙着,形成了古老的高山镇的天然屏障。高山镇,半岛深处一个古老的镇子,这里青山绿水,民风淳厚,奇闻逸事世代辈出,一种特有的山野文化浸润着大山的儿女们。

   晗夫,就是从古老的高山镇走出来的一位文学追梦人。

   晗夫,原名姜万瑞,1970年生人,大专学历,教师。现任杨柳青文学网文学顾问、小说主编,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并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编辑。他自称自幼与书结缘,略读三五经典,学而有思,偶尔涂鸦;又说本人放浪形骸,豪爽仗义,尤喜寄情山水,喜草书,乐钓鱼,好饮酒。文如其人,晗夫先生的作品,嫉恶如仇,从善如流。其作品以短篇小说为主,间或写散文随笔。晗夫先生的小说为现实主义和批判现实主义作品,关心民生,擅讽刺,鞭挞假恶丑,讴歌真善美。小说《还有没有好人》获杨柳青文学网小说大赛第三名,小说《无毒的水》获江山文学网小说大赛优秀奖,小说《爸爸,我陪你睡觉》获江山小小说大赛唯一一等奖,散文《别了,泥鳅》在《当代小说》增刊发表,散文《玉兰香月夜》等在《烟台教育》发表。

   海阳人杰地灵,人材辈出。在网络上活跃着许许多的人,他们默默耕耘着,收获着,永远在追着那个瑰丽的文学梦。

   丛凡生,一个近六十岁的人,历经十年创作并出版了首部反映农村变革生活的长篇小说《路茫茫》,第二部长篇小说《多多儿命》也已完成,两部作品都在百度乡土网上连载过。

   弓长一郎,这位近七十岁的老人,宝刀不老,吟诗作文,从不间断,文学成为他人生永无止境的追求,他叫张胜放,是一位让人尊敬和称赞的文学老人啊!

   姜俊丽、姜永琴、周永华、王静姝、程爱霞、王子兰……太多太多追梦的文学人,在工作之余,敲击着键盘,熬过多少个夜晚,迎来过多少个红日喷薄而出!他们无怨无悔,年年月月,月月日日,耕耘着,这是一种怎样的毅力,一种怎样的精神啊!

   “咬定青山不放松”就是他们这群文学追梦人的最好写照!

   有人说,网络文学门坎儿低,是的,我们承认,然而,网络文学正在如火如荼地冲击着传统的纸媒文学,大有取而代之的趋势,这是社会发展到今天的必然结果。君不见,有多少人在在线阅读啊!虽是如此,但现实里传统的纸媒文学还是左右着文学的命运,有多少文学人被排斥在纸媒外啊,文学青年们虔诚地希望着自己的作品能被纸媒所肯定,但却无人问津,那怕是早已达到录用的标准了。

   然而,就在这种大环境下,我们海阳作协、海阳文艺创作室、海阳文化馆的领导们却决定《海阳文艺》为海阳网络文学的追梦人出专号,这是何等的胸襟啊,又是何等的英明之举啊!

   海阳的网络文学追梦人们,我们旡以回报我们的父老乡亲,无以回报支持关注我们的领导们,我们唯有拿出“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来,继续追我们的文学之梦吧。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1-9-1 09:50 编辑 李环宇 总是特别喜欢每个月的一号,有一种新的希望被重启,忘掉生活中的不开心,带着无限的憧憬阔步向前,生活就是在这无数次的重启中日复一日、...

买鞋 胡勇 天已经大亮了,我依然躺在床上熟睡着。突然一阵断断续续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起来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母亲背着一个背筐正站在门外。我赶紧接过母亲沉甸甸的背筐,把她让...

没经历过灾难,便不知道灾难,不生病当然就不认识药了。 无知是一个被冠以贬义的词,什么时候无知竟变得幸福了呢?请听我慢慢说来。 昨天晚班,十点打卡后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可是微信收...

本帖最后由 笑君 于 2022-6-30 15:17 编辑 背出来的儿歌 (散文) “背背驮驮,背的是个谁呀?原来是个果果。摇摇晃晃,颠颠簸簸。前瞧后看,无须躲躲。嘿嘿,爷们妥妥!” 这是我背着孙子起床...

古镇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越发的古朴庄重,红瓦青砖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色,更加的古老与神秘。其实古镇是翻修过的,只是那些仿古的设计与雕琢在黄昏里更加逼真,更加的原始。 花谢了,满树的...

新式电站说明书节选2 刘晓民 本文摘自2021年1月28日寄往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的新式电站发明专利说明书: 第四种新式电站:管道式水电站 第四种新式电站全部采用n形管道中的高横道取水(也就...

初访母仙(散文) 2016年 1月11日,受郭城镇党委政府之邀,海阳电视台专题部蔡德强主任、记者王思思一行去郭城镇母仙村做有关抗日战争史料的专访,笔者有幸也在被邀之列。 一大早,我们便出...

小巷子里的感悟 那个雨季,黄昏的小巷子里,路灯已延伸到巷尾的尽头。那颗枯荣的梧桐树,寂静而又荒芜,只有童年的气息依然打湿着我的眼眶,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滋味。仿佛是灯光载着灵...

不一样的生活 (散文) 十年间,搬了两次家。也就是说,分别在两个区域居住过。有道是,没有比较,就没有评论的空间,更看不出异样的结果。 古城一隅,同一时间内兴建的两个小区,且都有...

傻女人,你啥时才会不祸害人生? ——观看电视连续剧《小丈夫》后的胡说八道 今年春节期间,没什么大事儿,就窝在家里看电视。说实话,电视剧我看得很少,因为胡编乱造的那些破玩意儿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