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熟悉的春堂先生


朋友,您读过曲波先生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吧?那么,您应该记得有一位壮烈牺牲的英雄——高波,这是一名真实的英烈,他的原名叫高新亭。今天我写的这篇文章里的主人公高春堂先生,就是高波烈士的嫡亲侄儿。
   初识高春堂先生,是在三十二三年前吧。
   那时,高先生很年轻,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他和他的未婚妻乔淑叶都在高家公社的被服厂里工作,高先生是厂里的技术员,是拿尺子、剪刀的,只管剪裁服装的。高先生个头不高,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说话做事儿,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高先生的未婚妻乔淑叶个头比高先生高许多,模样俊俏,身材窈窕,皮肤白皙,实是一大美女,当时很不理解他为什么能看上高春堂先生。
   对于高春堂先生那时的点滴了解,源于我的岳父在高家被服厂当厂长,从老泰山那儿知道了春堂先生零星的事情。
   高春堂先生与乔淑叶结婚后,双双飞往烟台发展,听说最初还是干老本行,后便开起了药店,逐渐发达起来;后来,又闻听高先生夫妇离婚了;再后来,便什么也沒听说了,似乎沒有了高春堂先生的音信儿。
   与高春堂先生相交,始于2014年初春。
   那天,我正在写一个短篇小说,突然一个不认识的电话打进来了,我接起来,因为常有发稿、审稿方面的事儿有人找我,不得不接。
   “您好,于老师!”对方接着热情地说,“我是高春堂,特来向您学习与祝贺的!”
   我赶紧说:“高老哥,我认识您,我有什么值得您学习与祝贺的?惭愧啊!”
   “不不,”高先生在电话那头说,“我在网上读到了您的小说,起初不知是谁能把我们家乡高山镇的事儿写得那么逼真翔实,用文学作品的形式来反映我们家乡的过去与现在,您可是我们家乡历史上的第一个人啊!后来读到您的中篇纪实小说《母亲》,才从中找到一点线索,于是我从于连卫、高翠芳夫妇那儿打听到您的情况,今天就打电话找您来了。听说您是山东小小说学会的第一批会员,又是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我特向您表示祝贺!”
   “惭愧啊,老哥哥,谢谢您的抬爱!”我赶紧表示谢意。
   从此,我和高春堂先生有缘相交了,我们开始了往来,一起谈文学,一起谈人生,一起谈高山镇的昨天、今天与明天;我们一起喝酒,一起吃饭,一起去高山镇看山山水水,一起睡觉与休息;我们无话不谈,我们成了知心朋友。
   高春堂先生今年五十九岁,长我三岁。高先生的老家是海阳市高家村的,现在属于朱吴镇的,从前是高家乡或者高家公社的,民国时期叫高山区(我的小说中一直称“高山镇、富水河两岸”)。高春堂先生的祖父“二先生”高鸿臣是有名的教书先生,德高望重,关于“二先生”及其家人,我在中篇纪实小说《龙头槐》中有翔实的记载与描写。别看“二先生”家里因三十多口人有四十多亩地而被划为富农,可是有两人参加了八路军,一是“二先生”的四弟,一是“二先生”的次子高新亭。一九四五年三月,高新亭参加八路军后改名为高波,解放战争时在东北剿匪中光荣牺牲,他是著名作家曲波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中的真实英雄高波,是曲波、杨子荣的亲密战友,也是高春堂先生嫡亲的二爹(二伯父)。
   高春堂先生因为家庭是富农成分,沒有得到更多的读书机会儿,一九七七年灰复中、高考后,春堂先生在参加中考名落孙山后便自谋出路,去徐家店裁缝学校学习制衣剪裁技术,学成后被公社被服厂聘用,在此与夫人乔淑叶相恋并结婚。
   改革开放后,春堂先生携妻子来到了烟台,起先还是从事老本行——开制衣铺子为人做衣服。经过观察,春堂先生决定改行去开药店卖药,这一改行将生意做大了,直至今日已是一个颇具规模的医药批发销售公司了。年近六十的春堂先生退下来了,将公司交由妹妹与儿子管理,他想歇一歇,享享清福,颐养天年。
   我很敬重春堂先生,不是因为他有很多的钱,也不是因为他对我文学创作的肯定与谬赞,而是因为他的高尚品质感动着我、吸引着我。
   春堂先生在处理个人感情与家务事上始终表现出一名君子的胸怀和行为!
   转行开起药店后,春堂先生和夫人乔淑叶有了一个儿子,生意也逐渐兴隆起来,并开起了连锁店。春堂先生为了扩大生意,经常天南地北地出差,忙得废寝忘食,甚至疲惫不堪。这样超负荷地工作,对自己家庭、感情的经营就有点疏忽大意了,因而年轻貌美的夫人乔淑叶移情别恋了。春堂先生得知后,循循善诱地讲道理,最终也沒有拉回已经被感情烧昏了头的妻子的心,两人离婚了。离婚时,春堂先生给了妻子很多很多钱,还有两套房产。春堂先生说不管妻子有无过错,在一起生活、打拼了多少年了,总是有一份亲情的,不能亏着她啊!后来,乔淑叶找的那个男人挥霍完了春堂先生给她的钱财后也离开了她,生活的不如意让乔淑叶病倒了,患了癌症,沒钱医治,也沒地方住。这时,春堂先生不计前嫌,出钱为乔淑叶治病,最后几个月里,春堂先生把乔淑叶接回家里,一边为她请医抓药,一边精心伺候着她,陪着她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旅程。
   我听到这段往事时,我说老哥您真是太高尚了啊,让我钦佩。春堂先生说,有什么高尚的?不管发生过什么,她总是孩子的妈,总是与我一起生活过打拼过,她有难了,我们必须帮她,这都是应该的啊!在叙说这段生活往事时,春堂先生眼圈里噙着泪水,声音低沉而呜咽着,看得出先生很是伤感。我在倾听中,心情始终很沉重,泪水不由自主地淌下来,被先生这段生活感动着。
   春堂先生的婚姻是不幸的,又是幸福的。
   春堂先生与乔淑叶离婚后,匆忙中与第二任妻子结婚了,并育有一女。然而,等先生为其妻子及其家人置办了房产后,慢慢地发现妻子由于文化、性格等原因产生的诸多缺点,两人又离婚了,先生又给了妻子很多财产。无独有偶的是,春堂先生女儿的这位妈,也在享完了钱财后被人抛弃了,先生沒有丢弃她,给她一处房子住着,生活中依旧给她钱物。春堂先生说,能不管吗?她是女儿的妈啊!
   春堂先生的女儿今年就要升高中了,这孩子是由先生的妻子车夫人带大的,车夫人是位了不起的女性,她不仅能在生活、事业上去支持、帮助、关怀先生,更是虚怀若谷,品德高尚!结婚十几年来,只要春堂先生决定做的事她都支持,尤其在对待先生对两位前妻的照料上,车夫人更是识大体,表现出一个贤妻良母的大度品德与高尚节操。因而说,春堂先生现在是幸福的,因为先生有一位品德高尚的妻子——车夫人!
   春堂先生是个具有浓厚亲情和孝顺的人。先生经过创业拚搏小有成绩时,就把自己的兄弟妹妹们也带出来了,教她们如何做生意,一起致富。先生的父亲病逝较早,先生便把老母亲接到自己身边,天天伺候着,自己再忙也要抽出时间陪着母亲坐一坐,说说话儿,问寒问暖,那份孝顺让人感动,这是我亲眼所见的。
   春堂先生在社会事务中也表现得积极而富有公益心。
   为社会各种捐赠,我们就不提了,只看先生为原胶东军区老二团的战友与烈士们所做的一切,你就不得不敬佩他。老二团,就是《林海雪原》(或者《智取威虎山》)里所写的那支英雄部队,曲波、杨子荣、高波……都是其中的一员。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为老二团的烈士、战友们建纪念馆、写革命史料,春堂先生北上东北、北京,南下上海、广州,呼吁奔波,花钱十几万元,终于完成了先生给自己制定的目标,不仅让老二团终于有了健全的军史,得到了老二团现在活下来的老革命们的褒奖,而且也对先生的伯父——高波烈士尽了一份孝心啊!
   从公司老总位子退下来后的春堂先生,并沒有真正的闲下来。先生刻苦学习的精神让人敬佩,学习书法,学习文学创作,关心公益事业,关心家乡发展,天天都在做这些事情。先生的书法作品,苍劲有力,别具一格,极富欣赏性;先生的短篇小说《四爷》发表在一份杂志上,写得很是老道,令人读后拍案称赞;后来,春堂先生又与别人合作出版了专门撰写剿匪英烈高波的长篇纪实小说《龙头槐》,以及长篇小说《郭城摔面传奇》,现在春堂先生已经是烟台作家协会会员,成为名副其实的作家了。
   ……
   这,就是我所熟悉的高春堂先生!应该说,先生无愧于自己,无愧于家人,无愧于社会,先生是我们家乡人的骄傲,是我们这个社会的骄傲!
   愿春堂先生青春不老、安康幸福!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 文/孙作奇 人的死因种种,美国明尼苏达州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于2020年5月25日去世了,死于警察的暴力执法。白人警察跪压他的脖子,尽管他说“我不能呼吸了”,但警察没有...

本帖最后由 无名草 于 2022-5-25 11:06 编辑 让百姓生活中的绿色通道畅通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现在看来无疑是小众化的概率,但疫情已经两年了,什么时间结束还遥遥无期,事情今天发生在甲身上...

初夏的小脚丫 逊晖 初夏,夏天还没迈开大步,有点小心翼翼,有点缩头缩脑。不是早年间的女子三寸金莲,至少是脚不大,迈不开大步。天气预报不时发布的大风蓝色黄色预警可佐证。想迈开大...

三姑 三姑今年整七十岁了,她老人家大我十七岁,是我最小的姑妈。大姑出嫁早,离世也早,我只见过她一面,大概是在六五年吧,那是我跟着去烟台治病的养母回家途中路过大姑村子时去看望她...

夏风和煦,夏花璀璨,夏日风情驱散了笼罩在人们脸上的疫情阴霾。母亲节如约而至,妻子给我母亲买了一件红色外套上衣,一件休闲裤子和几件内衣,看到这些礼物,耄耋之年的老母亲非常激动...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用这首歌表达才能把堆积在心里的情感紧紧...

时光荏苒,岁月不居,今年恰逢我在教育战线耕耘了30个春秋。回首走过的教育生涯,有骄傲,有失落,也有遗憾;骄傲的是一些学生多年之后,还记得我;失落的是有的学生杳无音信了;遗憾的是...

同学聚会感言 文 钟好麟 八月的阳光格外灿烂,八月的鲜花格外娇艳,在这曾经会考、中考的地方,在这古浪县城的好客山庄,离别了十四年的我们今天终于有了一次相聚,十四年的思念,十四年...

或许,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几个伙伴出去办点事,临行,同伴还要折返回去照照镜子,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面对镜子将自己重新审视一遍,重新理理原本就很齐整的衣领,有时还会往头发添些...

人道花红无百日,花期是短暂的,但是花儿实现了生命的价值——奉献出自己的美丽,献出自己的芳香。人生是短暂的,但是我们实现了生命的价值——奉献出自己的爱心,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