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查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好做第二天出行的准备。
   今天是五月六号,五一小长假的第二个工作日,这只是针对有假期的人而言,我是没有假期的。什么小长假小短假的与我没有关系,天天都得上班干活,一天不上班就没有一天的米粮钱。管它是下雨下雪还是下刀子,只要能够出得了小区,我就必须赶去上班,不敢休息不敢说累,工人就是要将工作进行到底。
   天气预报说今天晴转多云有小雨,在我的认知里“晴转多云”那就是晴天,有小雨,至于雨什么时候下?我不管他,最好是晚上下,因为我不喜欢下雨。
   一大早太阳就出来了,像个精灵在山腰调皮地吐着舌头。女儿早早地被太阳叫醒了,一看时间,才六点过十多分,她不相信六点过十多分有那么好的太阳,于是她敲响了我的房门:“妈妈,几点了?”
   我迷迷糊糊地还在做梦(闹钟六点半响),那时,闹钟还在睡觉,我问她:“你来我房间干啥?还这么早?”
   女儿有自己的房间,有自己的衣柜,她很少来我房间,所以会有此问,她说:“天亮了,太阳也出来了,才六点十多分,是不是我的小钟坏了,我来看看几点了。”
   我翻了一下身,伸手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划开屏幕,手机的亮光刺得我睁不开眼,我揉了揉眼睁,将手机调成夜间模式:“六点十六分。”我说。女儿“哦”了一声退了出去,我拉了一下被子,打算将刚才的美梦做完,到哪儿了呢!我想想,刚才的梦做到哪儿了呢……想不起来就算了。
   客厅里有女儿走动的声音,她忘记把我的房门带上了。太阳光已经迫不及待地从窗帘缝里挤了进来,几只鸟儿叽叽喳喳地说着只有它们才能听懂的鸟语。既然睡不成懒觉,那么就早起吧!我穿着睡衣和拖鞋,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我们两人的营养早餐。吃过早餐,溜达着与阳光一起上路,女儿去上学,我去干活。
   太阳慢慢地爬上天空,我也开启了一天的忙碌,顾不得与太阳说再见,也没空和清风唠嗑,我得搬砖挣钱买米。
   太阳在慢慢长大,离地面也越来越近,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从天上掉下来,热此刻真真切切地来到身边,好像附在身上的一把火。
   我继续着脚下的路手里的活,不时抬头看一下头顶的蓝天。云不知什么时候慢慢聚拢来,一片接着一片,一团连着一团。我看着乌黑的双手,用袖子擦着脸上和着灰尘的汗水,嘴角黏乎乎的,有点咸,我接了一杯水,漱了下口,又将剩余的水灌进胃里,舒服多了,此时如果能在林荫下躺着休息一下,那一定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可是我不能,老板怎么能容忍我有一时半会儿的休息呢!还是接着干活吧!
   云越来越厚,一会儿聚在一起,一会儿又四散开来。太阳照在云上,映出一道道惨白的光,一阵冷风趁机从身后袭来,我打了个寒颤,看着变黑的天空。
   我穿越了吗?从夏天到冬天居然只用几分钟的时间,这不科学啊!也不可能。可这是真的,刚才汗流浃背,现在冷风刮脸,还有迅速黑下来的天。
   狂风卷着落叶在街上扫荡,风沙尘土肆无忌惮地横行着,挑衅着路旁一排排或高或矮的树,绿化带里的花花草草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只有招架之力无还手功。太阳不知什么时候躲了起来,雨便随着厂风大颗大颗地落下。
   此时的我怎么也不相信刚才的那块天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躲在屋檐下,拿出手机,划开屏幕,看到一个个红点:“水城区气象台2022年5月6日16时09分发布冰雹橙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3小时我区都格、鸡场、坪寨、新街等西部乡镇将出现冰雹天气并可能造成雹灾,请注意防范。”天啦!不是晴转多云有小雨吗?这小雨也真够小的。真的,这只是小雨,是大雨的先前部队,它们是来探路的。
   我躲进工棚,门外一刹那间,狂风大作,呼啸而过,有垃圾翻飞的声音,有树枝折断的声音,还有一些杂乱无章无法辨别的声音。
   大概一两个小时后,风停了,雨小了,街道上横水四流,遍地都是落叶垃圾还有的树枝。才五点多呢?黑夜渐渐退去,天空又有一丝光明,太阳是不会出来的了,刚才那阵势谁不害怕呢?
   完了,芭比Q了,下雨干不成活,又完不成任务了,过两天要吃土了。幸好今天的米还够明天吃,我明天一定要加油,争取挣够后天买米的钱,祝福我吧!朋友们。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 文/孙作奇 人的死因种种,美国明尼苏达州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于2020年5月25日去世了,死于警察的暴力执法。白人警察跪压他的脖子,尽管他说“我不能呼吸了”,但警察没有...

本帖最后由 无名草 于 2022-5-25 11:06 编辑 让百姓生活中的绿色通道畅通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现在看来无疑是小众化的概率,但疫情已经两年了,什么时间结束还遥遥无期,事情今天发生在甲身上...

初夏的小脚丫 逊晖 初夏,夏天还没迈开大步,有点小心翼翼,有点缩头缩脑。不是早年间的女子三寸金莲,至少是脚不大,迈不开大步。天气预报不时发布的大风蓝色黄色预警可佐证。想迈开大...

三姑 三姑今年整七十岁了,她老人家大我十七岁,是我最小的姑妈。大姑出嫁早,离世也早,我只见过她一面,大概是在六五年吧,那是我跟着去烟台治病的养母回家途中路过大姑村子时去看望她...

夏风和煦,夏花璀璨,夏日风情驱散了笼罩在人们脸上的疫情阴霾。母亲节如约而至,妻子给我母亲买了一件红色外套上衣,一件休闲裤子和几件内衣,看到这些礼物,耄耋之年的老母亲非常激动...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用这首歌表达才能把堆积在心里的情感紧紧...

时光荏苒,岁月不居,今年恰逢我在教育战线耕耘了30个春秋。回首走过的教育生涯,有骄傲,有失落,也有遗憾;骄傲的是一些学生多年之后,还记得我;失落的是有的学生杳无音信了;遗憾的是...

同学聚会感言 文 钟好麟 八月的阳光格外灿烂,八月的鲜花格外娇艳,在这曾经会考、中考的地方,在这古浪县城的好客山庄,离别了十四年的我们今天终于有了一次相聚,十四年的思念,十四年...

或许,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几个伙伴出去办点事,临行,同伴还要折返回去照照镜子,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面对镜子将自己重新审视一遍,重新理理原本就很齐整的衣领,有时还会往头发添些...

人道花红无百日,花期是短暂的,但是花儿实现了生命的价值——奉献出自己的美丽,献出自己的芳香。人生是短暂的,但是我们实现了生命的价值——奉献出自己的爱心,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