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野菜

逊晖

洗了又洗,满满一盆鲜嫩的野菜。以婆婆丁为主,有灰菜,还有芹么菜。这是邻居老太太送我老伴的。老伴不大喜欢蘸酱菜,我只能吃独食了。

沈阳城封城或半封城以来,吃菜一度成了难题。春天已至,小区里到处都有野菜,附近的丁香湖更多,成了一些有老年人家蔬菜的替代品。可见天无绝人之路。

最早吃野菜,还是在60年前,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小脚老奶奶,带着我去家附近的中山公园,找野菜,挖野菜。野菜在地面生长,本来不多,早就被眼睛饿得发蓝的人们挖了个精光。我和奶奶只好找一些草根、树叶之类,替代野菜。我向往空中,爬到树上,撸榆树钱。那东西有点甜,滑溜可口,吃的满睑满身绿意盎然。于是,曾经的苦涩岁月便带了些许甜味的浪漫。

从科学的角度说,野菜基本都是被淘汰品种。曾经好的野菜,早就被人们培育成了家菜,也就是蔬菜。生活困难时期,野菜是不少人家填饱肚子的附属品。生活水平提高后,野菜则成了人们换换口味的调剂物。由于属于非人工种植,价格要比一般蔬菜贵些。我到市场买菜,偶尔会买些小根菜、芹么菜,蘸酱吃或伴凉菜。据说这两种菜有些巳被人工种植,冒充野味。最大的区别,是使用不使用化肥和农药。

除了小根菜,什么芹么菜、灰菜、婆婆丁之类,大多有一点淡淡的苦味。人生有苦有甜,反复转换。吃有五味,苦辣酸甜咸,疫情的日子不好过,带苦味的野菜,既能去去心火,也可直观体验。况且各式各样都品尝,至少使吃的生活丰富多彩一点。孟子曰:食也,性也。把人生归为两大类。食为第一。

一盆野菜,我又是吃独食,三天也没吃完。没办法,用热水炸了一下,继续蘸酱吃。至少不要浪费,不要辜负送野菜邻居的劳作与美意。

社会一般总是见人下菜碟。比如权倾朝野、奢侈无度的慈禧西太后,虽说是顿顿满汉全席,可也喜欢吃杂合面的小窝头,说来就是调剂口味,但却成了一些人笔下的佳话美谈。

按理来说,蔬菜,包括野菜,本无贵贱之分。总体依据是生产制造採集的难度,再就是物以稀为贵。原始人类,除了狩猎之外,吃野菜是家常便饭。如今,人们吃野菜,大多不是为了省钱省事,或许里边藏着返璞归真,含着岁月的味道。

美丽的春天,踏青游览人之常情,可惜疫情作怪。有一次,我们老两口随旅游一日游专门去挖野菜。满眼葱笼,大地锦绣,春风拂面,心情舒畅。尽管我蹲不下身子,顶多能算沾沾山野的仙气。其实,吃点野菜,哪怕不是自己採集,联想到春天的风景,尤其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心情已是大快朵颐。

2022、4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7 13:39 编辑 青角豆...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6 00:45 编辑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

岳母 岳母与养母是干姊妹,娘家都是前寨山村,也就是电视剧《地雷战》中出现的那个原始、贫穷的小山村,当然现实中的前寨山村远比电视剧中的那个小山村富庶、文明。养母叫刘桂珍,岳母叫...

老同学 老同学叫姜春京,是我们高山镇台子村人,他比我大一岁,属狗的,今年五十有六。老同学有一米七五六的身材,虎背熊腰,十分魁梧,往那儿一站,铁塔一般,是农村里那种身体特棒特能...

杨柳抽丝,桃花吐蕊,樱花灿烂。春天在一夜的春风里,在阵阵的细雨中降临人间,带着她特有的温柔与娇羞,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色更让人流连往返,不舍离开。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春暖花...

我有查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好做第二天出行的准备。 今天是五月六号,五一小长假的第二个工作日,这只是针对有假期的人而言,我是没有假期的。什么小长假小短假的与我没有关系,天天都得上...

雪梨花和梨花雪 朱海明 朋友,您见过漫山遍野的梨树,每逢农历三月中,梨花茂盛时的壮美景象吗?我见过,见过那梦幻一般的自然美景。 姥姥家王各庄庄南的南岭上有一片梨树,那种枝杈又粗...

家乡古镇的记忆(五十一) 朱海明 抬头营古镇立世两千多年,风调雨顺,家给人足。特别是进入新中国,和谐静好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下,人们从事着和平劳动,美好的生活充满阳光,千古一...

浅谈娱乐死 朱海明 最近,有关方面对电视娱乐节目特别是恶搞类小品加强了管控,屏幕上干净多了,接地气正能量的中国故事渐成主流,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与欢迎。 其实,前些年就有真知灼...

谈诗论典说雪花 朱海明 电视上说,雪花为六角形晶体,没有哪两朵雪花是一样的,多么神奇奥妙的雪花啊。我不禁想起了古往今来多少描写雪花的优美文字——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