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五一劳动节

这几天,不管是开车或是骑上电动车都能看到,城市的各个主干道上,沿路的花坛里许多园林工人正手持扒锄和草帽忙碌的栽植或补种三色堇、瓜叶菊、万寿菊、羽衣甘蓝、秋海棠、金边瑞香等各种花卉。
即便是十字路口边的小块空地,也不会闲着,块块经过改造、铺上草坪和摆弄鲜艳拥簇的盆盆花朵,马路立即显得绚丽多彩,花朵聚集在叶片下,犹如无数只蝴蝶,微微张开翅膀,色彩斑斓的停在地面,仿佛是专为劳动节而舞彩。
就连人行道两边的电线杆上,都飘荡着一排排火红色招展的国旗。那些经典的巨幅‘五一’宣传画也醒目在政府机关门前,主要马路上显得耀眼。
无论是张灯结彩,还是花团锦簇,喜庆与色彩带着节日的气氛慢慢向你靠拢。
原本再熟悉不过的节日,通过城市氛围的渲染,绿草如茵的点缀,加上古城文化底蕴的魅力,还有人们意识中‘小长假’的愿望,特别是疫情的有效防控,好心情真是纷至沓来。
此时此刻,在这温柔的氛围里,将镜头聚焦于劳动人民身上,还‘五一劳动节’一个真实具体的内涵。那便是:1886年5月1日,以美国芝加哥为中心,在美国举行了约35万人参加的大规模罢工和示威游行,示威者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行八小时工作制,最后,终于取得了胜利。为纪住这次运动,在1889年第二国际大会上发布,将每年五月一日定为国际劳动节,在此以后,各国工人都会放假,延续至今形成一个传统的节假日。
不可置疑,我从16岁踏入劳动者行业到60岁退休,整整的度过了44个‘劳动节’。在节日熟悉的日常里,刨除庸碌与琐碎,全是平凡日子里的情绪表现,但它能够穿透内心世界里的温柔。
每当这一天,铺天盖地的标语和宣传都会噪耳般的显现,歌颂与赞扬将把劳动者渲染的无比伟大、光荣,仿佛我当了这一天的‘救世主’。
我和众多的人一样,挂着劳动者的名誉被‘节日’至高无上的吹捧、拜访,节日也沉静专注着我的这一天,但我的身影和故事却在每年的变幻里,只是一束飘忽的光。
过去常说;劳动光荣、劳动伟大、劳动创造了世界。
于是,我钻进经典理论中去寻找答案,发现了马克思关于劳动创造世界理论的学说;劳动是具有一定生产经验和劳动技能的劳动者使用劳动工具所进行的有目的的生产活动,是生产的最基本内容。劳动是专属于人和人类社会的范畴,是人类本身及自然界与社会关系的积极改造,其根本标志在于制造工具。劳动是整个人类生活的第一个基本条件,它既是人类社会从自然界独立出来的基础,又是人类社会区别于自然界的标志。马克思主义还认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人类生产出的人和财富,都是劳动力、生产工具、劳动对象这三种基本要素共同作用的产物,劳动力是其中的决定因素。劳动创造文明,创造财富,促使人类发展,推动历史前进。
后来,我相信了这一理论的伟大和正确性,相信劳动光荣、劳动伟大、劳动创造了世界。从16岁起,我便以知青的身份投入到艰苦的劳动环境中去领略劳动人民的光荣,再后来,劳动变成劳苦又有着我说不完的故事。
贫穷对一个人确实伤害巨大,它会从外到内将人伤透。但是你想不劳而获,去折腾,去搜肠刮肚的想发财,那绝对是异想天开。
但无论如何,劳动者的基本事实还是告诉我们,不能预设依靠劳动就一定能‘致富’。但排斥劳动的本真性,好高骛远并以之为唯一标尺去求富,去质疑乃至否定国家建设以及个人发展那是绝对不可信的,更是一种偏执和妄想。
所以,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我们的思想维度和工作维度。每多一个维度,就能看到无穷多倍的美。
中国的经济发展,没有哪一个时间点比当下更需要几亿劳动者的忍辱付出了。他们的付出,肩负着国家基础建设的突破和文明突破的使命。特别是我们的父辈,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凭借着聪明才智,激发了自身的创造力,艰苦奋斗、攻坚克难,把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变成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为此,我以下面这些事实,以改革开放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来中国发生的变化,作为自己对劳动者的赞扬。
远的有‘两弹一星’、航空航天领域的‘神舟五号到神舟十号’。航海方面;有蛟龙号潜水艇,航空母舰设计建造成功。如今我国高铁已迅猛发展,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近的,有自己的亲身感受和日常生活触摸到的;比如;过苦日子时的半饥饿状态进入全面保障状态,数以亿计的人“天天过年”。多姿多彩的服饰取代了灰色单一的制服,衣着从追求保暖到追求美观。汽车不断取代自行车,高楼大厦取代低矮小屋,过去居住不到一平方米的房间到现在几十平米甚至上百平米的居住环境。
今日,靠众多的劳动者打拼的生活水平,虽然远说不上完美,但却是我们的父辈,祖辈从来没拥有过的。这是最普遍的真实,最高的价值,最深刻的本质。
中国70年的劳动奋斗,已有六亿人脱贫,最后几千万人的脱贫攻坚战正在进行。如今已是经济发展,社会安宁,国土保全,国家强盛,人民幸福,中国的外汇存款世界第一,经济总量世界第二,并以历史的必然性向世界第一攀升。所以,中国劳动者创造了财富,提高了国力,中国劳动者正一路凯歌。
然而,经历了巨大的社会经济政治转型后,我用劳动者的眼光在城市发现了另外一种劳动群体,常常背一百五十斤水泥,用铁锹铲沙子和泥土,紧握电锤振动钢筋水泥路面、墙面;站在简易的木架上刮着墙灰;还有骑着电动车风驰电掣的穿行街头巷尾的‘快递’小哥;还有推着小车,旁边一个液化气罐,一个小灶上面蒸着面食、炸着油条贩卖茶叶蛋谋生的;还有蹬着三轮车沿路叫卖回收废品的小商小贩,一天下来,他们汗流浃背,身上混合的难闻的杂味让人捂鼻而视。这就是城市高楼大厦和完善的基础设施后面隐隐约约出现的创新词汇;城市的‘农民工’。
他们到底是选择阳光明亮、空气清新、绿地广阔的农村生活,还是选择喧嚣惊奇、丰富混乱、充满活力的城市生活?这个矛盾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更宏大的问题:城市到底属于谁?
他们蜂拥于城市,借助互联网这一新工具对城市生活的渗透已经越来越彻底。于是有了一个时代赋予的称谓‘农民工’。而且还成了一个符号、一种象征,更像是城市规划专业必须记住的词条。
他们抛弃亲情,放弃故乡,为其获取谋生的身段和生活物资,为其子女的读书、就业、家里砌房,扶小养老,无异于迷雾之中重新亮起了城市这盏朦胧的生活明灯。
这里,是一个劳动者的迷宫。你自以为离开了农村,好像城市就可以淘金,不料却深陷其中。而且必须毁掉自己的身体,绝无任何开溜的机会,甚至享受不到任何社会福利,生活的窘境才会在你的焦灼中缓缓的攀升。
在城市的打工中漂流久了,就会发现自己不如意的事太多了,而此选择,曾经是我与农民工一样不得已,也不后悔的事情。
尽管言辞克制,但劳动者中诸多的故事,还是道尽沉浮的人生,读来百转回肠。‘劳动’两个字把人一生的故事浓缩在情绪中。
在思想里漫步,你会有意或无意打量那些劳动者的称谓,那种称谓是生活底层在现实社会一个长久的投影。
曾经我扛着锄头去垦荒,回城后在锅碗瓢盆中干着炊烟之活,又在汽车底盘下沾满油污,一生中与劳动打了44年的交道,称得上一个真正的劳动者。尽管浊世把自己搞得一身污垢,但是,我这大半辈子所追求的,还是做一个洁净有修养的人!
底层的社会是土地连着土地、墙连着墙、街连着街,谁在尽头等着你?没人。谁在翻阅你,解读你,喜欢你?当然,还是没人。你孤独与黑夜,孤独与世界,全是为了整个家庭。
精神的灰烬不仅是他们的屈辱和伤痛,记忆和命运?如果这些最下贱的活是打工者的流离之苦,那么精神的灰烬则是他们的灭绝之痛。同时又要在灰烬中见证那致命火焰的余温。而且故事尚不能破碎,这就是他们唯一深思熟虑的策略。
我自己的成长背后,是我自己持续44年不敢懈怠的劳动体力的输出,这也是我的独立成长的“秘诀”。
话题渐渐狭窄,气氛渐渐寥落,唏嘘岁月,惊叹不同劳动群体的差异,社会的荒谬性和各种矛盾的多元化已经撕裂了人们的一致性。
一些所谓社会的精英,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成功者’。一首歌、一个漂亮的面容,一场主持活动或拍摄一部电影,便立马踹怀百万千万,一次揽入囊中的酬薪甚至抵得几百上千个劳动者的一年。那些社会精英形象成为一代人追捧的对象,道德和诚信似乎丢失了支撑点。这无疑是又一次突破了文明社会的伦理底线,把中国社会撕裂到了极端。这就是人到中年,金钱照耀下的人生百态。
冰冷的现实和数据背后,反映的是贫富差距和不断裂变和恶化的现状:社会转型后的生活秩序,道德层面,都面临全面崩塌的危险。
如今,只有实现国家从信仰到利益关系的内部统一。而实现国家团结统一的最根本因素,就是调整法律关系,建立弱者对强者、百姓对官员、员工对老板、消费者对商家的约束关系。
不同于50.60.70年代充满劳动自信的精神,如今,漏洞和不温不火的措施,使道德与信仰似乎不再‘留有余地’,经历过最初的徘徊和踟蹰之后,一向对怀柔态度的劳动者,依然我行我素在城市的边缘风餐露宿,在没有多少社会保障下呻呤!
各种劳动群体与这个时代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性,贫富差距,“富二代”现象、高房价、社会泄愤、仇富仇官这些社会撕裂的早期综合症,无论是媒体讨论、民间讨伐,还是学者分析、政府关注,在过去都已经得到充分的检视。它们刺激整个社会的神经,像幽灵一样无法驱散。
半个多世纪前,著名思想家、西方社会的精神诊断者埃里希.弗洛姆提出一个观点,认为在“繁荣、富裕和政治权力”背后,西方社会呈现出一种“病态”,经历着一个人性堕落的过程。这句话完全可以看成是对当下中国社会的隐喻。
劳动者真正的勇敢,是集体或独自咀嚼一番那种苦涩与甘甜,然后不对现实空有一腔悲愤,而是即便低到尘埃里,也要学小草开出花来。这种不动声色的善良,是人类最伟大的悲悯情怀!
但正是这些低微劳动者们的放弃,让多少城市的发展有了昂扬的走向,有了最出人意料的后来。
近来,媒体措词也谨慎地频频预警:就连官方媒体《人民日报》都颇具责任感地聚焦于这些现象,强调“富成为富的原因,穷成为穷的原因”会极大地影响“稳定”。
如今,四月过半,五月也在赶来的路上,温暖的节日用另外一种形式拜访着你我,
时间回到1886年5月1日前,劳动狠狠地惊扰了我的人生观。
过去每周六天的八小时工作制,改为今天每周五天七、八小时工作制。连在时间的环节上,构成历史的长河。每一步跋涉,都会扬起前尘往事弥散在四周。我凭我的原始性的、涌动的物质世界里的某种契机写作,这些契机往往是受某种情感支配的。
走笔至此,后天便是劳动节了,又是一个小长假,我想,一双球鞋、一长衫,一只影,一柸水,行走在清野僻静之处。那里必有风光吹过的晚风,也有老者内心的自在与泰然。
最后,深深地给自己的节日鞠躬,因为我曾经也是劳动者,再给另外一个劳动群体和农民工鞠躬,感谢他们给城市带来的美丽。希望他们掌握正确的“底层思维”方式,那将才是他们逆袭人生的关键。
2022.4.28草于家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 文/孙作奇 人的死因种种,美国明尼苏达州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于2020年5月25日去世了,死于警察的暴力执法。白人警察跪压他的脖子,尽管他说“我不能呼吸了”,但警察没有...

本帖最后由 无名草 于 2022-5-25 11:06 编辑 让百姓生活中的绿色通道畅通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现在看来无疑是小众化的概率,但疫情已经两年了,什么时间结束还遥遥无期,事情今天发生在甲身上...

初夏的小脚丫 逊晖 初夏,夏天还没迈开大步,有点小心翼翼,有点缩头缩脑。不是早年间的女子三寸金莲,至少是脚不大,迈不开大步。天气预报不时发布的大风蓝色黄色预警可佐证。想迈开大...

三姑 三姑今年整七十岁了,她老人家大我十七岁,是我最小的姑妈。大姑出嫁早,离世也早,我只见过她一面,大概是在六五年吧,那是我跟着去烟台治病的养母回家途中路过大姑村子时去看望她...

夏风和煦,夏花璀璨,夏日风情驱散了笼罩在人们脸上的疫情阴霾。母亲节如约而至,妻子给我母亲买了一件红色外套上衣,一件休闲裤子和几件内衣,看到这些礼物,耄耋之年的老母亲非常激动...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用这首歌表达才能把堆积在心里的情感紧紧...

时光荏苒,岁月不居,今年恰逢我在教育战线耕耘了30个春秋。回首走过的教育生涯,有骄傲,有失落,也有遗憾;骄傲的是一些学生多年之后,还记得我;失落的是有的学生杳无音信了;遗憾的是...

同学聚会感言 文 钟好麟 八月的阳光格外灿烂,八月的鲜花格外娇艳,在这曾经会考、中考的地方,在这古浪县城的好客山庄,离别了十四年的我们今天终于有了一次相聚,十四年的思念,十四年...

或许,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几个伙伴出去办点事,临行,同伴还要折返回去照照镜子,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面对镜子将自己重新审视一遍,重新理理原本就很齐整的衣领,有时还会往头发添些...

人道花红无百日,花期是短暂的,但是花儿实现了生命的价值——奉献出自己的美丽,献出自己的芳香。人生是短暂的,但是我们实现了生命的价值——奉献出自己的爱心,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