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青山忠魂
——追忆花园沟战斗的英烈们


朋友,亲爱的朋友们,您是否还记得现代著名作家峻青的《在马石山上》?那是一篇反映抗日战争时期我胶东根据地军民反扫荡事迹的短篇小说。马石山,耸立在胶东半岛乳山市西北部,309国道从它脚下蜿蜒而去。1942年,曰寇侵华总司令岗村宁次纠集了大量日伪军对我胶东根据地实行残酷的扫荡,12月制造了震惊中外的“马石山惨案”。六十多年来,我八路军战士的英勇亊迹,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为人民的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而努力奋斗。
   然而,您却不知道:在距离马石山四、五里华里的花园沟,早在马石山惨案发生前的1941年6月曾经发生过一次十分惨烈的战斗!那是一次怎样的战斗啊,青山垂泪,松柞呜咽,天地、鬼神都不忍目睹!
   花园沟,位于马石山西山脚下的青山村西南山谷中,由青山村西进入,沟谷约有六、七华里之长。四面青山环绕,苍松翠柞,郁郁葱葱。毎到春天,各种山花次第开放,满山遍野,万紫千红,芳香四溢,因而得名花园沟。
   金秋十月。在这个瓜果飘香的季节,我们一行四人驱车来到乳山、海阳交界的青山村,因为来这个革命的老根据地看一看、听一听,缅怀那些长眠于地下达68年之久的先烈的事迹,祭典他们的英灵,是我们几个人多年的夙愿。
   在村头,我们遇到了一位在静静晒太阳的老大爷,看上去有八十多岁的光景。当我们说明来意后,老人家站了起来,自报奋勇地要给我们当向导,我笑着张了张嘴,刚想说你这么高的年龄怎么可以呢,老人家却抢先说道:“你怀疑我不行?告诉你,别看我八十八岁了,身子骨硬着呢,就冲着你们没有忘记烈士这份好心,这个向导我也当定了!”交谈中,我们得知老人家曾是六十多年前亲手含泪掩埋烈士的当事人之一。
   老人家不仅把我们带进了花园沟昔年的战场,更将我们带入了烽火连天、硝烟弥漫的1941年!
   1941年的夏至刚过,海阳莱阳一带正是播种夏玉米、大豆的时节。大约在阳历六月下旬的一天,驻扎在海阳西部的日伪军有一个营的兵力沿发城、郭城、高家一线东窜,寻找我八路军胶东军区司令部和兵工厂进行偷袭。当时,我胶东军区司令部机关就住在青山村,许世友司令员也在其中,兵工厂三分所就设在青山附近的一个小山村里
   午饭时间,司令部接到侦察报告:大约一个营的日伪軍已进入到距青山仅十里的中石现北山一带。花园沟是中石现通往青山的必经之路,于是司令部决定在花园沟阻击来犯之敌。八路军主力部队在东部作战,因此由司令部教导大队一百多名官兵执行阻击的作战任务,掩护司令部机关转移。敌情就是命令,刚刚领到午饭的教导大队的官兵们放下饭菜,抄近路全速向花园沟进发。
   刚过正午时分,敌我双方就在花园沟中段相遇了。敌人抢占了沟谷南坡的一个十分有利的小山头,我教导大队的官兵们便占领了北坡山岭的一个鞍部,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枪战。敌我双方开战的地段,沟谷较窄,谷底的开阔地仅有七、八十米的样子。战斗初始阶段,敌我各有伤亡。战斗进行到一半时,从东面山岭上又蹿过来足有一个排的日伪军,两股敌人合拢后,想出了一个十分阴毒的鬼着儿:他们派出几人扛着一挺机枪摸到沟底,将机枪用铁链子锁在一棵一人粗的老柳树上,向我阵地上射击,引诱我指战員进入他们的有效射程之內。
   稍有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八路军当时武器十分地匮乏,优良的长短武器少得几乎没有,主要武器就是手榴弹和土枪土炮之类,如能在战斗中缴获到敌人的三八大盖比过年都高兴,如能缴获到机枪把生命搭上去都是值得的!
   敌人的阴谋果真得逞了。当沟底那几个诱我上当的敌人被我军打掉之后,一场壮烈的、视死如归的抢夺机枪的战斗拉开惨烈的序幕!沟谷北坡上,军区教导大队青一色的血气方刚的干部后备力量,有胆有勇却缺乏实际的战斗经验;南坡上,是一群老谋深算的凶残之徒在用两挺机枪交叉射击着……啊啊,我不能再写下去了!朋友,你闭上眼睛去想一想吧,那是一种何等壮烈、又是一种何等惨烈的场面啊!战斗持续到下午四、五点钟,一直到军区司令部转移到安全地带,剩下的几个战士才撤出了战斗。
   向导老大爷讲到这里时,早已老泪纵橫了。他指着沟底开阔地里并排着的两座长满荒草的坟墓,哽咽着说道:“这、这两座坟里……埋了八十多口子啊!一个大个子,口袋里还揣着两个玉米面饼子……还有一个女同志,二三十岁,据说是个什么长,就埋在那山坡上。”
   我们怀着恭敬的虔诚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那两座埋有八十多忠魂的孤独的荒凉的坟茔,抬眼看去,坟头长满荒草,原来很大的坟茔早已被那些利欲熏心的家伙开垦成了土地,恍惚中仿佛听到战士们齐声呐喊:六十多年了!难道就让我们永远孤独下去吗?!
   “六十多年过去了,不管你是干什么工作的,也不管你的职务有多高,你都永远没有资格指责和批评抢夺机而献出生命的那八十多位先烈的!”
   回去的路上,八十八岁的老人家如是说。
   是啊,老人家说得多好啊!那些为民族觧放与振兴而抛头庐、洒热血的人们,是他们的牺牲才换来了我们的今天,那些活着的抑或是苟且偷生的人又有何颜面去说三道四呢?
   或许是我们的到来触动了八十八岁老人家的心思,他自言自语地又像是质问我们一行四人:“六十多年了,乳山沒人管,海阳也没人管?这百十口子,就白白地牺牲了吗?”
   我也陷入了深思之中,难道活着人真的是把这些先烈们忘记了吗?难道原来胶东军区的战友们一个健在的也没有了吗?尤其是司令部机关转移出去的那些人!要不就是官做大了,生活太高贵无忧了吧?
   正在深思之时,一阵凉风从山谷口吹过来,两边山坡上的松涛声低沉而呜咽,仿佛在祈祷;远处几棵经霜的柿树,红色尽染,点缀在万千黄绿之中,将大自然妆点得更加秀美;天空中,一队南归的大雁排成人字形,鸣叫着向远方飞去。
   这优美的自然风景,将人的情绪波涛抚平了,我们在心中默默地念道:
   安息吧,永垂不朽的先烈,巍巍青山将永远铭记您的忠魂!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6 00:45 编辑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

三姑 三姑今年整七十岁了,她老人家大我十七岁,是我最小的姑妈。大姑出嫁早,离世也早,我只见过她一面,大概是在六五年吧,那是我跟着去烟台治病的养母回家途中路过大姑村子时去看望她...

三姑 三姑今年整七十岁了,她老人家大我十七岁,是我最小的姑妈。大姑出嫁早,离世也早,我只见过她一面,大概是在六五年吧,那是我跟着去烟台治病的养母回家途中路过大姑村子时去看望她...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7 13:39 编辑 青角豆...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6 00:45 编辑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

岳母 岳母与养母是干姊妹,娘家都是前寨山村,也就是电视剧《地雷战》中出现的那个原始、贫穷的小山村,当然现实中的前寨山村远比电视剧中的那个小山村富庶、文明。养母叫刘桂珍,岳母叫...

老同学 老同学叫姜春京,是我们高山镇台子村人,他比我大一岁,属狗的,今年五十有六。老同学有一米七五六的身材,虎背熊腰,十分魁梧,往那儿一站,铁塔一般,是农村里那种身体特棒特能...

杨柳抽丝,桃花吐蕊,樱花灿烂。春天在一夜的春风里,在阵阵的细雨中降临人间,带着她特有的温柔与娇羞,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色更让人流连往返,不舍离开。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春暖花...

我有查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好做第二天出行的准备。 今天是五月六号,五一小长假的第二个工作日,这只是针对有假期的人而言,我是没有假期的。什么小长假小短假的与我没有关系,天天都得上...

雪梨花和梨花雪 朱海明 朋友,您见过漫山遍野的梨树,每逢农历三月中,梨花茂盛时的壮美景象吗?我见过,见过那梦幻一般的自然美景。 姥姥家王各庄庄南的南岭上有一片梨树,那种枝杈又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