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人:祈 祷 念人:祈 祷(散文)2022-4-21 16:13 上传
夏天,尽管太阳炎热,滚滚烫人,可是,天空中不时也有一阵阵冷风寒气吹拂着乌云,时时给大地笼罩着一层令人厌烦的阴影。
他把刚出生几天的第二个女孩,从医院里接回家中。没有人道喜,没有人祝福,只有当他把小费送给帮忙拿行李的护工时,这位护工漫不经心轻轻说了一声:“谢谢”!这是这个小生命降临人间后,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听到的一句含有赞赏的话。
的士送他们到家门口,九岁的大女孩莉莉,她手里拿着一架小飞机模型,兴高采烈地从房间里走来开门,当她母亲抱着婴孩跨入门口,她急不可待地掀开母亲怀抱中婴孩尿布时,心中一惊,手中的小飞机模型立刻丢掉到地上,那股兴奋劲犹如丢掉到地上的小飞机一样,一下子就消失得寂然无声。然而,作为父亲的他,一进室就脱掉外衣,默默无言坐在沙发上。妻子将怀中的婴孩放到床上,然后,脱去外套与头巾,一声不响地睡倒在床上。此刻,躺在床上的新生婴孩,也显得格外安静,只是睁大眼睛张开嘴巴,舌头往外左右动,她好像看到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板着脸孔,似乎自己不该降临到这个世界。
大女孩莉莉低头来到他的身边,伏在他的大腿上,一声不吭。此刻,他忽然感觉到莉莉很重,仿佛像压在左肩上的一付重担子。现在,第二付重担子又落在自己右肩上,心里象十七八个吊桶在半空中乱撞,真有说不出的滋味与懊丧。
夏天天气,突变无常。此时,他抬头往窗外看,只见乌云压顶,天昏地暗,一阵狂风吹过来,把阳台上刚刚绽放的鲜花扫落,挡雨板响起一片“啪啪”声,暴风雨来了。
这时,室里好像被一层灰色的云雾笼罩着,显得昏暗,室里的陈设都失去了往日光彩似的。此时,谁都不想去开灯,只想在这昏暗的气氛中去寻找一种心灵上的慰藉。
他回想起几天前,大女孩莉莉也是这样伏在自己的大腿上,妻子她挺着大肚子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边用小刀剥苹果皮,一边对着莉莉说:“你想伏在爸爸大腿上睡,那你就赶紧睡啊!再过几天,你的弟弟出来了,你就没有这机会了。”莉莉听到妈妈这么一说,马上接着说:“如果是弟弟,那我全让给弟弟睡。”说完,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几天前,阳台上鲜花盛开,鲜艳夺目,阳光照射到室内,这里充满着幸福与笑话。说句心里话,此刻,他看着妻子的大肚子,心里暗暗祈祷着,多么盼望着一位英俊可爱的小天使降生,给这里带来一线希望的曙光。
是的,在妻子怀孕的日子里,他与全家人都盼望能够降临一个英俊可爱的小弟弟,这个盼望比谁家人都强烈。平时,他常常流露出这种愿望情感。尤其是爷爷奶奶,暗地里已为小弟弟起名字为王招男。作为父亲的他,在与大女儿莉莉玩游戏时,与莉莉勾手打赌,如果莉莉真的招来小弟弟,他答应带莉莉去坐一次飞机,从天涯海角坐到北京。全家人都有这一种愿望,这样,妻子临产日期越临近,大家的心情就越紧张越彷徨。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大家心里的煎熬也显得精疲力竭,尽管这样,他还是为妻子预定了医院仅有两间中其中一间高档的休息房间,为将到来的小弟弟接风。上午九点钟,他与家人站立在医院七楼手术室门口,心里暗暗祈祷,祈祷母子平安,祈祷愿望实现。此刻,心情焦虑得只知道心脏在急速地跳动。于是,足足等待了两个多小时,突然,手术室大门开了,医生护士把母子从产房中推出来,他与家人急忙走上前去。此时,只见妻子眼睛里含有泪水,婴孩张开着口,舌尖在嘴角两边不断地动。从妻子的泪水中,隐约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此刻,他的心仿佛像一位小孩爬上树偷摘别人杨桃不小心从树上跌落下来似的。于是,他眼眶里也模糊起来了。不过,他依然握着妻子的手说:“母子平安无事,我们就放心了。”
想到此,外面的雨静下来了,室内显得黑沉沉的。此刻没有人说话,寂寞得只听到大女孩莉莉睡眠的声音。他低头一看,莉莉已在他的大腿上睡熟了。于是,他伸出手打开茶几上的灯,抱起莉莉往房间床上放。这时,妻子听到他跨入房间的脚步声,便在床上翻过身来说:“还难过吗?我在产房一看到是女孩,我心里比你还难过,眼泪一双紧接着一双静静地流出来。那有什么办法啊!这是上帝赐给我们两个女孩,我们只好默认了。”
说到这里,她转身看了看身边的婴孩,在灯光下,她看着婴孩红润浑滑的小脸蛋孔,粗粗弯弯的眉毛,精灵活泼的眼睛,满头乌黑的头发,两脚上下乱蹬,不禁产生起一阵又一阵的怜悯。于是,她随即慢慢地抱起婴女递给站在床前的丈夫说:“知道你不开心,可是,她是我们俩的亲骨肉,也乖可怜的。你就给她起的名字吧!”
他呆呆地接过婴女,眼睛在婴女的脸上注视了很久。此刻,他倾心听妻子这么说后,为自己的自私觉得惭愧,脸上渐渐露出笑容,喃喃地说:“她也是无辜的。即叫做兰兰吧,愿她像兰花那样美丽可爱!”这是他从婴女回家后,说出第一句心里话。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7 13:39 编辑 青角豆...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6 00:45 编辑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

岳母 岳母与养母是干姊妹,娘家都是前寨山村,也就是电视剧《地雷战》中出现的那个原始、贫穷的小山村,当然现实中的前寨山村远比电视剧中的那个小山村富庶、文明。养母叫刘桂珍,岳母叫...

老同学 老同学叫姜春京,是我们高山镇台子村人,他比我大一岁,属狗的,今年五十有六。老同学有一米七五六的身材,虎背熊腰,十分魁梧,往那儿一站,铁塔一般,是农村里那种身体特棒特能...

杨柳抽丝,桃花吐蕊,樱花灿烂。春天在一夜的春风里,在阵阵的细雨中降临人间,带着她特有的温柔与娇羞,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色更让人流连往返,不舍离开。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春暖花...

我有查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好做第二天出行的准备。 今天是五月六号,五一小长假的第二个工作日,这只是针对有假期的人而言,我是没有假期的。什么小长假小短假的与我没有关系,天天都得上...

雪梨花和梨花雪 朱海明 朋友,您见过漫山遍野的梨树,每逢农历三月中,梨花茂盛时的壮美景象吗?我见过,见过那梦幻一般的自然美景。 姥姥家王各庄庄南的南岭上有一片梨树,那种枝杈又粗...

家乡古镇的记忆(五十一) 朱海明 抬头营古镇立世两千多年,风调雨顺,家给人足。特别是进入新中国,和谐静好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下,人们从事着和平劳动,美好的生活充满阳光,千古一...

浅谈娱乐死 朱海明 最近,有关方面对电视娱乐节目特别是恶搞类小品加强了管控,屏幕上干净多了,接地气正能量的中国故事渐成主流,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与欢迎。 其实,前些年就有真知灼...

谈诗论典说雪花 朱海明 电视上说,雪花为六角形晶体,没有哪两朵雪花是一样的,多么神奇奥妙的雪花啊。我不禁想起了古往今来多少描写雪花的优美文字——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