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古镇记忆(五十二)
朱海明

抬头营大集是抚宁县北部最大的集口,百里之内的赶集人麇集[ qún jí ]在街市上做买做卖,交易商品,其热闹程度难以尽述。有的赶集人非常特别,至今难忘。 
大集上,经常看见一位个头不高头戴破草帽肩背破口袋,其貌不扬的中年汉子旁若无人般漫行街市大声叫卖:“谁买我啊……”,引得人们众目睽睽,驻足而观。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叉王八的”,人们都这么叫他,至于姓甚名谁已无从查考了。他就是卖王八的专业户,南台庄人,以叉王八为业。据说他手持一把专用钢叉,穿着杈裤在浅水里趟行,发现王八就出手,一叉一准百发百中,一门特殊的手艺。
那时的洋河是活水,各种水生动物的快乐天堂,鱼鳖虾蟹种类齐全,好着呢。我就曾到河边摸过蛤蜊,还看过大孩子钓鱼摸螃蟹,不过没见过叉王八的如何叉王八,我想一定会很潇洒、很有趣儿吧。
修洋河水库后,南台庄迁建到了南边儿,“叉王八的”随之销声匿迹了,叉王八这个独门绝技般的手艺也就在抬头营彻底灭绝了。可惜啊。
我村农民张兰庭是个石匠,瘦高个儿长挂脸儿,脸上长着石刻般的皱纹。他儿子是我同学,那年吃小白菜中毒死了。他的手艺很有名,我见过他刻石碑,那可是高端技艺。我国的山川大地不知存留着多少碑文石刻,记录着祖先们伟大的书法艺术。这其中也有石匠的功劳,他们把多少著名书法家的生花妙笔,用一钎一锤的巧夺天工镌刻在碑石上、岩壁上,给我们留下了丰富而宝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可以说,是这些石匠完成了书法作品的二度创作,他们也是伟大的艺术家,尽管他们的大多数人也许并不懂书法并不懂艺术甚至目不识丁是个文盲。
修洋河水库后,张兰庭家迁建搬到了南边儿,后来抬头营烈士纪念塔迁到新址改称烈士陵园,曾经把他请回来雕刻了陵园碑亭的石碑,至今仍矗立在烈士陵园的碑亭中,保持非常完好。
抬头营有不少参加过战争的老军人,其中西赵各庄的张维珍,小名叫杏头,1947年参加的翻身团,随大军南下解放全中国后,又奉命北上入朝参战,抗击美帝保家卫国,据说战场上的惨状见的太多了,大脑受了强刺激,结果精神有点儿失常了,也就是战场后遗症。
张维珍经常出现在抬头营大集,一过石桥进了东街街口便开始又跳又唱走了调的《兄妹开荒》:“雄鸡雄鸡咯呀么咯噶叫……我唻发咪唻发咪唻发唻发咪……”招引得成群的人特别是小孩子围着他看。据说每次他来,区里有关人员都安排他在抬头营旅馆住一宿,好吃好喝好招待,第二天再派人把他送回家去。
我很同情张维珍,他毕竟当了六七年打仗的兵,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按理说,他应该享受残废军人待遇,战场后遗症也属于伤残啊。
以上只是抬头营风土人文的一个缩影,古城的历史积淀如此丰厚,确实应该大书一笔啊。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7 13:39 编辑 青角豆...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6 00:45 编辑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

岳母 岳母与养母是干姊妹,娘家都是前寨山村,也就是电视剧《地雷战》中出现的那个原始、贫穷的小山村,当然现实中的前寨山村远比电视剧中的那个小山村富庶、文明。养母叫刘桂珍,岳母叫...

老同学 老同学叫姜春京,是我们高山镇台子村人,他比我大一岁,属狗的,今年五十有六。老同学有一米七五六的身材,虎背熊腰,十分魁梧,往那儿一站,铁塔一般,是农村里那种身体特棒特能...

杨柳抽丝,桃花吐蕊,樱花灿烂。春天在一夜的春风里,在阵阵的细雨中降临人间,带着她特有的温柔与娇羞,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色更让人流连往返,不舍离开。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春暖花...

我有查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好做第二天出行的准备。 今天是五月六号,五一小长假的第二个工作日,这只是针对有假期的人而言,我是没有假期的。什么小长假小短假的与我没有关系,天天都得上...

雪梨花和梨花雪 朱海明 朋友,您见过漫山遍野的梨树,每逢农历三月中,梨花茂盛时的壮美景象吗?我见过,见过那梦幻一般的自然美景。 姥姥家王各庄庄南的南岭上有一片梨树,那种枝杈又粗...

家乡古镇的记忆(五十一) 朱海明 抬头营古镇立世两千多年,风调雨顺,家给人足。特别是进入新中国,和谐静好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下,人们从事着和平劳动,美好的生活充满阳光,千古一...

浅谈娱乐死 朱海明 最近,有关方面对电视娱乐节目特别是恶搞类小品加强了管控,屏幕上干净多了,接地气正能量的中国故事渐成主流,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与欢迎。 其实,前些年就有真知灼...

谈诗论典说雪花 朱海明 电视上说,雪花为六角形晶体,没有哪两朵雪花是一样的,多么神奇奥妙的雪花啊。我不禁想起了古往今来多少描写雪花的优美文字——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