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轶事(三十八)
朱海明

云南也是历史上的地震多发区,我们入伍那年就发生过通海的7.8级大地震,是云南省震级最大、伤亡最多、损失最重的一次地震,仅次于后来的河北唐山大地震和四川汶川大地震。部队中传说,那次地震时,几个女兵穿着衬衣短裤从屋里跑出来,已经脱了险。可是又有几个人怕羞,返回屋里穿衣裳,结果咣铛一声余震到了,几个人再也没出来。估计这是真的,女孩子顾面子不顾命啊,百年遗恨。
在新兵连时,部队组织我们到呈贡县大礼堂听了一场报告,做报告的是呈贡县武装部部长,现役军人。他大概40多岁,挺精神,听口音是东北人或者河北人,讲话声音洪亮也很干脆。报告内容主要是呈贡县一带的社情,说这里是和平解放的,没经过战争的洗礼。据说有一部分国民党的残兵败将在这一带消失了,不见了。一种可能是溃散了,一种可能是散落在民间隐蔽起来了。嘱咐我们要提高警惕,不要乱走,更不要随便和老百姓交朋友。
听战友们饶有兴致的议论,我们团某位领导的女儿,不知是哪个部队的女军官,只可惜模样长得不太美观,皮肤微黑、个子不高又有点儿发胖。听说她看上了我们团的一个又白又俊又精神的湖北兵,主动上门求爱。结果这个湖北棒小伙儿死活没答应,大家都说她傻,掂量不出轻重。不知道这事儿是真是假,不过我倒是见过那位女军官,确实长得不漂亮,但是也不丑,就是胖一点。
我们团有几辆北京212吉普车,是几位团首长公用的,开车的大都是老兵,我就认识两个,都30多岁了,据说津贴费一个月30多块。那时团级干部都是坐北京吉普,师级干部坐伏尔加,军级干部就不晓得了。我在军区步兵学校参加乒乓球赛时,好像要回连里办什么事,领导给我派了一辆吉普车,嘎斯69,苏联造的,好漂亮的小车啊。比北京吉普要长一些,造型美观一些,跑起来真快啊,发动机的噪音非常小,还稳当。据说苏联车底盘好,不是瞎话。一路上驾驶员对我说,这车是用300斤猪肉一辆从苏联换来的,动力和性能都不错,你享受了一次正团级待遇,不简单啊。
后来,我坐过也开过北京212吉普,不论坐还是开,的确不如嘎斯69安逸。当小兵时就坐着嘎斯69跑了50多公里,看来当年我的造化不小啊。
还有一次坐车的经历令我难忘。那是在营建队时,我和汤连柱、司瑞彬、李学仲他们跟车去郊区买菜,是解放30,三桥驱动越野牵行车,我们团从长春汽车制造厂进的新车。这种车很笨重,不好摆弄,驾驶员也许是个二把刀,倒车时最后一排轮子掉下了土坎,我一见不好往下一跳,车厢一甩把我甩了老高,吧唧一下摔在一团草丛上,好半天爬不起来。
后来一位老兵告诉我,车子歪了不要往下跳,两股力量加在一起会把你甩出老远摔死的。再后来的唐山大地震中,据说有的人就是楼房晃动时往下跳,结果被甩出去后遇难的。
这些个经历的确很特殊吧,所以它深刻的保存在记忆里而时刻想起。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7 13:39 编辑 青角豆...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6 00:45 编辑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

岳母 岳母与养母是干姊妹,娘家都是前寨山村,也就是电视剧《地雷战》中出现的那个原始、贫穷的小山村,当然现实中的前寨山村远比电视剧中的那个小山村富庶、文明。养母叫刘桂珍,岳母叫...

老同学 老同学叫姜春京,是我们高山镇台子村人,他比我大一岁,属狗的,今年五十有六。老同学有一米七五六的身材,虎背熊腰,十分魁梧,往那儿一站,铁塔一般,是农村里那种身体特棒特能...

杨柳抽丝,桃花吐蕊,樱花灿烂。春天在一夜的春风里,在阵阵的细雨中降临人间,带着她特有的温柔与娇羞,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色更让人流连往返,不舍离开。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春暖花...

我有查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好做第二天出行的准备。 今天是五月六号,五一小长假的第二个工作日,这只是针对有假期的人而言,我是没有假期的。什么小长假小短假的与我没有关系,天天都得上...

雪梨花和梨花雪 朱海明 朋友,您见过漫山遍野的梨树,每逢农历三月中,梨花茂盛时的壮美景象吗?我见过,见过那梦幻一般的自然美景。 姥姥家王各庄庄南的南岭上有一片梨树,那种枝杈又粗...

家乡古镇的记忆(五十一) 朱海明 抬头营古镇立世两千多年,风调雨顺,家给人足。特别是进入新中国,和谐静好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下,人们从事着和平劳动,美好的生活充满阳光,千古一...

浅谈娱乐死 朱海明 最近,有关方面对电视娱乐节目特别是恶搞类小品加强了管控,屏幕上干净多了,接地气正能量的中国故事渐成主流,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与欢迎。 其实,前些年就有真知灼...

谈诗论典说雪花 朱海明 电视上说,雪花为六角形晶体,没有哪两朵雪花是一样的,多么神奇奥妙的雪花啊。我不禁想起了古往今来多少描写雪花的优美文字——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