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美
文/孙作奇

哲学家康德说:“美就是一种无利害的自由的愉悦。所以追求美的事物就是追求愉悦”。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对美的追求从未间断过。

少年时期虽然生活条件差,但不乏对美的追求。当时年青人时兴小镜子、小手帕、小木梳、雪花膏(百姓唯一的化妆品),我也跟风置办了。小镜子、格手帕装在衣兜里随身携带。每天早晨洗完脸对着小镜子用小木梳梳头、擦雪花膏。看着有人穿白球鞋(白帆布面,胶皮底),涂白鞋粉,感觉美观。我用大嫂给的压岁钱买了一双,穿在脚上心情特别舒畅。脏了就洗刷干净,仔细地涂上白鞋粉,覆盖上白纸,鞋干了比新的还白。刚穿上,一跺脚直冒白烟。青少年都喜欢穿白衬衫,我也学着别人,把洗干净的衬衫,放在滴了几滴蓝墨水的水盆里浸泡一会儿,晾干后,白里透着淡淡的蓝色,穿在身上,美在心里。

追求美需要钱,家里没有这笔开销,解决办法一是卖废品,二是捡蝉蜕,三是割青草。最值钱的废品是牙膏皮,一个能卖好几百块钱(一百相当于现在一分)。路上看到能卖钱的就捡着,诸如从牲畜蹄子上掉下来的蹄掌铁,废弃的胶皮鞋……夏季清晨,趟着露水,映着朝霞,在河边树上寻蝉蜕(我们称老牛皮)。捡来的蝉蜕串起来挂在房门旁边,攒多了卖到留守营收购站。放学后写完作业背着花篓到地头、河边割青草。夕阳辉映着满脸汗水,身背扛尖儿一花篓青草,踉跄地走在归家的路上,到家花篓一落地,浑身轻飘飘……草晒干后收藏起来,等村里来收购的卖出。那样的生活,没觉得艰苦;因为有追求,生活充满阳光,心里充满期望,浑身充满力量。

上世纪六十年代,由于“全国学习人民解放军”,风行穿军衣戴军帽。没有军衣军帽就买军绿色的布做衣服,买军绿色的帽子。1968年我当上了民办教师,也跟风买了一块军绿色斜纹布,做了一套中山装。穿在身上,妈妈打量一阵子,说:“儿子穿这身衣服像干部”。当年干部在百姓心目中地位是很高的,妈妈这么顺口一夸,令我心情舒畅。大哥是21级干部,在昌黎县委工作,春节回家过年。初一早饭后我俩到街上看敲锣打鼓的;大哥热情地和村民打招呼问好。寒暄过后,看着我的军绿色衣服,认真地对我说:“你穿这身衣服,脱离群众了”。我不以为然,心想:“大哥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思想比我成熟,又正值国家要求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所以会有这样的看法。但我总不能穿着补丁衣服上讲台,让几十个仅比我小几岁的学生盯着我衣服上的补丁”。因为缺少布票,能穿得出去的衣服也只有这“脱离群众”的一身,没有换洗的。有点脏了,晚上脱下来铺平,学着妇女那样口中含水喷雾,湿润以后清除掉污渍,叠好压在褥子下面,第二天穿在身上,既干净又平整,站在讲台上,感觉神清气爽。后来终于有换洗的衣服了,一个小学同学在部队担任司务长,听说我喜欢军装,送我一件四个兜的军上衣。我那个兴奋啊!同事也羡慕了好一阵子。

七十年代,悄然兴起“砖头灰”中山装,我用崭新的“砖头灰”取代了已经破旧了的“军绿”。八十年代,时兴长身大衣,我托下乡青年从天津买了一件蓝华达呢面料、绒毛里儿的大衣。虽然穿着有点肥,但时尚,还是喜欢。几年后我又穿上了从唐山买的深灰毛呢大衣,是自己挑选试穿的,很合身,特满意,穿了十多年。九十年代上班族时兴毛料西服,因为价格高,购买要慎重。我和老伴仔细挑选,花三百七十元买了一套灰色西服。去沈阳旅游,老伴又陪我买两套黑色西服。身着笔挺的西服、脚穿黑亮的皮鞋去上班,心情愉快,自信心也随之增强了。去市教育局办事或参加婚礼,还要扎上领带,显得庄重。

到了二十一世纪。退休后,主要穿休闲装。 衣服,我早已不跟风买了,新潮不断,哪里跟得上啊?再说了,衣柜、衣箱满满登登的,没处放啊。退休居家,有两个爱好,钓鱼和跳舞。钓鱼穿线密布厚的钓装。跳舞不喜欢套装了,只是偶尔穿西服;喜欢搭配颜色穿,裤子和上衣一浅一深;最喜欢白裤子搭配红上衣或黑上衣,感觉这样穿适合我,更美观。穿着称心的衣服,和着优美的旋律,跳着轻盈的舞步,那心情……

思想起来,一生都在追求美,为了什么?追求美是一种生活态度,愉悦身心,催人上进。周围环境是美的,祖国河山是美的,大自然是美的,怎么能不追求美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7 13:39 编辑 青角豆...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6 00:45 编辑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

岳母 岳母与养母是干姊妹,娘家都是前寨山村,也就是电视剧《地雷战》中出现的那个原始、贫穷的小山村,当然现实中的前寨山村远比电视剧中的那个小山村富庶、文明。养母叫刘桂珍,岳母叫...

老同学 老同学叫姜春京,是我们高山镇台子村人,他比我大一岁,属狗的,今年五十有六。老同学有一米七五六的身材,虎背熊腰,十分魁梧,往那儿一站,铁塔一般,是农村里那种身体特棒特能...

杨柳抽丝,桃花吐蕊,樱花灿烂。春天在一夜的春风里,在阵阵的细雨中降临人间,带着她特有的温柔与娇羞,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色更让人流连往返,不舍离开。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春暖花...

我有查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好做第二天出行的准备。 今天是五月六号,五一小长假的第二个工作日,这只是针对有假期的人而言,我是没有假期的。什么小长假小短假的与我没有关系,天天都得上...

雪梨花和梨花雪 朱海明 朋友,您见过漫山遍野的梨树,每逢农历三月中,梨花茂盛时的壮美景象吗?我见过,见过那梦幻一般的自然美景。 姥姥家王各庄庄南的南岭上有一片梨树,那种枝杈又粗...

家乡古镇的记忆(五十一) 朱海明 抬头营古镇立世两千多年,风调雨顺,家给人足。特别是进入新中国,和谐静好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下,人们从事着和平劳动,美好的生活充满阳光,千古一...

浅谈娱乐死 朱海明 最近,有关方面对电视娱乐节目特别是恶搞类小品加强了管控,屏幕上干净多了,接地气正能量的中国故事渐成主流,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与欢迎。 其实,前些年就有真知灼...

谈诗论典说雪花 朱海明 电视上说,雪花为六角形晶体,没有哪两朵雪花是一样的,多么神奇奥妙的雪花啊。我不禁想起了古往今来多少描写雪花的优美文字——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