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哥

来哥,是我们“四人帮”中的老二哥,因他名字“姜春来”中有个“来”字,我们就叫他“来哥”,天长日久,别人也都这么叫他。

   来哥,年轻时是绝对的帅小伙子,这点是决不含糊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你去看看现在的来哥,就知道不是吹牛皮的。来哥,今年六十有一,中等的个头儿,腰不弯背不驼,黑黑的头发,方正的脸盘仿佛整过容,沒有一丝皱纹,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来。不知内情的人,都认为他不到五十岁呢。呵呵,不吹牛吧?去瞧一下四十年前他当兵时的照片儿,你如果是男的,就会心生嫉妒:奶奶的,他凭什么生得这般俊朗?!你如果是女的,保准会暗忖:我也能找这么个小伙子做对象,那该多美啊!

   来哥七十年代初高中毕业后便参军去了当时的福州军区警卫连,由于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又能写会画,机灵勤快,首长们就让他在连部当文书。在那儿,经多识广,阅人无数,仅见过的中将、上将什么的也有三五十人,什么皮定钧、韩先楚、陈再道、王建安等等很多很多。四五年的军旅生活造就了来哥敢说、敢做、敢担当的性格,他喜欢打抱不平,嫉恶如仇,工作中毎毎看到不公平、不顺眼的事儿,甭管你是学生、教师,还是领导,他都敢站出来理直气壮地“管一管”的,压根儿没考虑个人的得失,时间一长,他的威信也就树起来了。

   九二年,民办教师的工资一直维持在百元以内,而公办教师的工资则不断上长,那时是乡镇财政发放民办教师的公资,长不长就是乡镇长和党委书记一句话的事儿。我们几个人商议了一番,决定逐级去找一下给我们民办教师长长工资,因而我们推选了五人代表小组。我们首先去找学校纪佩喜校长,纪校长说这不是他职权范围内的事情,让我们去乡镇教委找冷胡民主任,于是我们一行五人去了乡镇教委。正在洗脚的冷主任听明白我们的要求后,火了,穿上鞋袜,对我们大发雷霆,他说:“谁敢牵头?来,在这儿签个名,将来如果被赶回家,不要后悔!”有这么欺人太甚的吗?你们公办教师的工资不断长,乡镇干部们变着花样发补贴,难道民办教师就应该将脖子用绳子扎起来不吃不喝吗?想到此,我问:“在哪儿签名儿?我来签!”几乎同时,来哥也说:“在哪儿签,我来签!”我们一直表示:我们是按正确渠道,逐级在提建议,如果有人胆敢以此事来打碎我们的饭碗,我们将与之血战到底,以致于将他开除球籍!来哥说,吓谁呢?别心思着这些人是被吓唬着长大的!冷主任看着镇唬不住我们,于是答应把我们民办教师的心声反映给乡镇政府与党委,最终给我们长上了几十块钱。

   八九年九月,来哥的妻子——高风英嫂子患小脑散炎,折腾了半年才慢慢康复起来,但是或多或少地有点后遗症,而她仍坚持在教学第一线。九二年一学年里,两次全县统考中,老嫂子所教的小学二年级语文、算术均是全乡镇第一名,按考核细则考核应是优秀。然而小学部王庆玉校长与师训站一些人,竟敢暗中捣鬼,把老嫂子拿下来,换上教学成绩平平的一个人上去!结果公布后,来哥与嫂子一起也去找这些人沟通过,表示这样做既不符合考核细则,也不得民心,不能拿工作当耳戏。这些人傲满地不予理睬,依然一错再错,我行我素!于是,来哥单身进入中心小学部,文攻武略,双管齐下,惊得那些人四处逃散,王庆玉校长竞有脸去姜风玲乡长处告状!最后,在初中于在臣校长的斡旋下,王庆玉校长不仅要重新考核,还要给来哥和嫂子道歉!于校长说:“王校长,姜春来跟着我干了十多年了,为什么从没反过我呢?你拿工作当儿戏,弄虚做假,欺人太甚,欠揍!如果这事处理不好,我们初中全体教师奉陪你们到底,就是上中南海也在所不惜!”

   二零零七年八月,学校一负责人在假期中带着五六名男教师在学校整理各种电线。天,热得要命,每天七点干到晚上七点,学校不给工钱,也不给考核加分。按说,一切不给教师,属于强迫式的义务劳动,中午应该管一顿饭吧,可是这位负责人沒有这样做。后来,教师中就议论纷纷了。那位负责人便利用教师会议反复強调,大意是学校沒钱,希望教师谅解,不在三次两次的。终于把来哥強调火了,在一次教师会上,来哥说:“还说什么?越抹越黑!沒有钱,校长天天在饭店吃;沒有钱,教育局来人了,你们都去陪着吃!这叫沒有钱吗?沒工钱,起码也让干了一上午活儿的老师们吃顿饭啊!你们这是人办的事吗?怎么有脸儿在这三番五次地瞎嚷嚷!”教师们拍手称快,领导再无提起此亊。

   来哥这人在感情生活上历来是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不信?呵呵,你往下读吧!

   他经常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妈妈的,老婆也是病了,我最多伺候她两个月,然后拿上钱远走高飞!”八九年他妻子患小脑散炎,一时又查不出来,人痴痴呆呆地,将近半年。来哥,请假了,专门在家伺候妻子,带妻子去求医,给妻子煎药、喂药、喂饭……悉心照料,无微不至,直至半年多。事后,我问他:“来哥,怎么沒拿上钱远走高飞啊?”他呵呵地笑,说:“兄弟,你还不知哥就是嘴上的功夫强吗?呵呵……”其实,我知道来哥与风英嫂子是高中的同学,当兵时变着花样给那时就当民办教师的嫂子写信,他们感情深着呢。

   来哥每每与兄弟们拉闲呱时,三五句就扯到绯闻事件上去了。每当听说谁谁谁与谁谁谁好上了,便佩服得五体投地,咧开大嘴儿,笑美美地,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连声说:“嘿嘿,佩服佩服啊,俺就佩服这样的能人,呵呵……”他村上有个女子在大城市做小姐,其父亲气得哭天骂地的,他却安慰人家说:“叔啊,人啊,各尽所能啊,俺妹子她有这才能不是?你就别管了,也别上火了!”惹得他那叔老是拿白眼瞅他,他才刹住了话头儿。有一次,我与来哥到他大舅哥家喝酒吃饭,几杯水酒下肚后,他老丈爷爹父子两人吹天吹地地卖弄起自己的本事来了。那时,他老丈爷有八十多岁了,大舅哥也五十多了。他老丈爷说自己年轻时挑着货郎担如何如何,他大舅哥讲自个儿上几年走南闯北地去做买卖怎样怎样。听了一会儿,来哥说:“都别吹了!来来来,我问问你们,你们有本事的时候各都交往了几个相好的情人啊?”那父子两人一听,连连摆手说:“啐啐啐,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来哥嘿嘿一笑说:“连这点本事没有,还吹什么?吃饭吃饭!”走出他大舅哥的家门,我问:“来哥,你交往了几个相好的情人啊?”他呵呵笑起来,又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说:“别人不知,兄弟你还不知吗?哥我是有贼心沒贼胆,是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啊,呵呵……”他说这话,倒是一点不假,三十多年来,以我对他的了解,深知来哥生活上很是严谨,感情上始终忠于凤英嫂子,从沒有什么乱烂之事,别看他嘴上尽是胡说八道,那是说着玩儿的,给嘴过过瘾而已啊。

   来哥,是个热心人,也是个有心人。他对学生、家长、同事们热心,对学校的公事也同样热心。

   来哥教过的毎一级学生中那些家境困难的,都受过他的接济的,或是给学生买学习用品,或是生活用品,或是三十五十地给钱,以致多少年后学生们都还记着想着。学生家长有什么困难,只要找到他,他都会笑脸相迎,全力去帮人家,对待同事们更是如此。同事们,谁家有孩子结婚,谁家乔迁新喜,谁有个病有个灾的,还沒等学校领导出面,来哥早就开始张罗起来了,收份子钱、组织人等等,忙得不亦乐乎。

   二零零七年正月,海阳四职专与高职合并了,我们初中搬到了四职原来的校址。当时,校园内几个厕所都己满满的,无法使用。师生自己动手清理,又沒工具,也不切实际;找当地的人来干,人家出价奇高。正当学校领导们一筹莫展时,来哥说:“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吗?这事交给俺了,咱花小钱就把活儿干了!”于是,来哥回村把自己几个好邻居动员来了,专等晚饭后干活,所以毎天来哥都去置办酒菜管这些人的晚饭,吃饱喝足后去干活儿,连着有七八天,最后活儿漂亮地干完了,几个邻居拿到二千块钱分而揣进了腰包,来哥却自己往外掏了二三百元。事后,邻居们还认为来哥从中扒过他们的皮儿,个别教师也这样认为,但是学校领导和我们这些熟知他的人都知道来哥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是出了力不讨好,好心赚了驴肝肺啊!来哥呵呵一笑说:“脑袋长在人家肩膀上,嘴长在人家脑袋上,人家愿怎么想就怎么想,愿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咱只要问心无愧、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啊!”

   来哥喝酒更有一些故事儿,有人说他“酒风”不佳,也有人说这是“来哥特色”,呵呵,贬褒不一啊。

   酒桌上,不论是什么名堂的宴席,也不论是不是来哥做主陪或者副陪,更不论酒桌上的人认不认识,来哥都是主动地在做两件事:一是频频给人添水,二是频频给人添酒。我打趣说:“来哥,天生的服务员啊!”他说:“我就喜欢看人家喝酒呢!”

   他自己也喝,而且喝得全是故事。年轻时,喝酒,来哥必定把全桌的人在心里掂量一番,挑出一个他自己觉得酒量不如他的人,把人家当作挑战的对象。如果谁被他不幸选中,你算是倒了八辈子的血楣了!他会在酒桌上向你下“战书”,死打乱缠,与你攀比起来,好说歹说就是不依不饶。在你被他灌得晕乎乎时,他就偷偷把酒倒进茶水杯子里,当你抓他正着后,他就连水带酒一下子干个底朝天,你还沒醉,他早就玩儿完了,呼呼大睡起来。酒儿醒了,歪歪扭扭回到家里,妻子开始训斥起来,他就开始写保证书,写起来后贴到墙上去。不几天,老毛病又犯了,再写,再贴,一年里光保证书贴了半边墙。

   这几年,来哥患了痛风病,吃药、外敷得不疼了,又纠合几个亲朋好友喝一场;痛风又犯了,停下酒,再吃药、外敷调理一阵子,不疼了,又召集几人再喝一场……妻子也管不了,只能由他折腾去吧。来哥说,我觉得三五个知己坐在一起喝喝酒,吹吹牛皮,拉拉闲话,叙叙人生,是最美的事儿,比那什么旅游強百倍啊!

   是啊,人生莫过有兴趣啊,只要有兴趣,内心就愉悦,愉悦,心情就畅快,畅快,人生就有奔头!

   来哥,就是这么一个人,心态永远年青,呵呵,有意思吧?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7 13:39 编辑 青角豆...

本帖最后由 用爱写生命 于 2022-5-16 00:45 编辑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

岳母 岳母与养母是干姊妹,娘家都是前寨山村,也就是电视剧《地雷战》中出现的那个原始、贫穷的小山村,当然现实中的前寨山村远比电视剧中的那个小山村富庶、文明。养母叫刘桂珍,岳母叫...

老同学 老同学叫姜春京,是我们高山镇台子村人,他比我大一岁,属狗的,今年五十有六。老同学有一米七五六的身材,虎背熊腰,十分魁梧,往那儿一站,铁塔一般,是农村里那种身体特棒特能...

杨柳抽丝,桃花吐蕊,樱花灿烂。春天在一夜的春风里,在阵阵的细雨中降临人间,带着她特有的温柔与娇羞,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色更让人流连往返,不舍离开。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春暖花...

我有查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好做第二天出行的准备。 今天是五月六号,五一小长假的第二个工作日,这只是针对有假期的人而言,我是没有假期的。什么小长假小短假的与我没有关系,天天都得上...

雪梨花和梨花雪 朱海明 朋友,您见过漫山遍野的梨树,每逢农历三月中,梨花茂盛时的壮美景象吗?我见过,见过那梦幻一般的自然美景。 姥姥家王各庄庄南的南岭上有一片梨树,那种枝杈又粗...

家乡古镇的记忆(五十一) 朱海明 抬头营古镇立世两千多年,风调雨顺,家给人足。特别是进入新中国,和谐静好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下,人们从事着和平劳动,美好的生活充满阳光,千古一...

浅谈娱乐死 朱海明 最近,有关方面对电视娱乐节目特别是恶搞类小品加强了管控,屏幕上干净多了,接地气正能量的中国故事渐成主流,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与欢迎。 其实,前些年就有真知灼...

谈诗论典说雪花 朱海明 电视上说,雪花为六角形晶体,没有哪两朵雪花是一样的,多么神奇奥妙的雪花啊。我不禁想起了古往今来多少描写雪花的优美文字——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