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古镇记忆十八
朱海明

抬头营城西3华里,有一座半圆形山顶的土山叫葫芦顶,又因山下有一座深潭而出名,深潭的名字叫深山儿,据说深不见底,通着大海的。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啊,葫芦顶是一个冲满神秘的地方。估计当年汉武大帝刘彻在晾甲台抬头建营时也有同样的感觉吧。
汉武帝抬头建营,为的养一方人驻一彪军以巩固大汉帝国的边防。戚继光经略蓟镇设九营十八寨,也是巩固大明帝国的长城边防。他们想不到的是千百年后的1958年,国家在抬头营葫芦顶修筑了一座战备工事,仍然是为了驻一彪军保一方人以巩固共和国的边防吧。
修战备工事的是解放军,号房子分别住在老百姓家,除了参加施工外,还像当年八路军一样注意群众纪律,保持三净一满,就是房子净、院子净、门口净、水缸满。大街上不时出现两人成行三人成队的军人,太精神了,引得路人驻足瞧观啧啧称赞。那时穿的是1956年制式的陆军军装,平纹布,深黄色,战士的上衣是紧袖,戴国际帽,歪戴着。军官则是大盖帽,扛着肩章,挎着斜皮带,脚穿黑皮鞋,威武。
由于修工事驻军队,抬头营人沾了大光了,部队每隔一两天放一场电影,地点就在东门外沙河子河滩上,天齐庙庙会搭席棚的地方。
一次奶奶把我哄着睡着后去看电影,我心不落实忽悠一觉醒来,窗户透进朗朗月光,闪眼看去奶奶不见了。我一轱辘下炕开了大门,自己偷偷跑到东沙河,一看电影已接近尾声,演到了战士们在冲锋号中冲锋。我怕奶奶怪罪,没等散场就跑回了家。爬上窗台够到划关儿拉绳儿打开大门溜进去,然后钻进被窝窃笑, 嘻嘻……时候不大奶奶回来了,大概是悄悄看了看我,然后扑哧一笑,自顾轻轻上炕睡觉了。我屏住冲上喉头的一声乐,慢慢进入了梦乡。
葫芦顶的战备工事整整修了一年,解放军也调走了。有的带走了抬头营姑娘,也有的留在了抬头营当上门女婿。裴长青就是山西人,当兵时搞的对象是七家寨姑娘,后来落户七家寨当了大队书记。我姨夫吴宝根,衡水人,搞了对象是
我二姨,在姥姥家王各庄落了户。至于那座战备工事,由于是苏联设计的,早已废弃。当时还有3元面值的人民币,印钱版在苏联,钱也就废弃不用了。我见过那种钱,还有印象。
那年的电影真多,大都是战斗片儿。抬头营的小孩子和年轻人可高兴了,过足了电影瘾,真是个难忘的时代啊。
就1958年这一年而言,多么热闹红火,生机勃勃的一年啊。那时我虽小,可是记忆力特好,清楚地记得那时的人啊,那精神面貌啊,咋说呢。我不是厚古薄今者,但是说句良心话,在如今这视金钱比生命还金贵的年月,您就是花多少金子银子钻石翡翠也买不来当年人们那积极向上奋发图强的精神风貌啊!
历史是铁打的,我们切不可否认,我国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程度,到那一年都已经达到了相当水平,为我们后来的发展进步奠定了坚实基础。这段历史是不会被淹没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青春万岁》--写在东山峰知青五十周年纪念日 朗诵诗 点燃青春的魂魄 我们在知青广场里集合 眉目舒展于五十周年 沿着时光看自己 吟诵一段我们青春的不朽传奇 再喊一声‘青春万岁’却已泪盈...

家乡古镇的记忆(二十七) 朱海明 两千多年前,秦始皇统一了全中国,实行了“书同文,车同轨”,还统一了度量衡,所谓“衡”就是称量(liáng)重量([liàng)的器具。据记载,五千年前的黄...

流金点翠的箐橙园 朱海明 诗文歌赋留清韵,美诵情辞集静轩。 箐绿橙黄相竞艳,嫣红姹紫百花园。 七绝一首,是写给箐(qìng)橙园的,初识这个平台,是聆听了平台推出的几篇作品,感觉颇为...

也说诗歌与爱情 朱海明 年龄大了,常常回首往事,不时想起几乎记不得模样的刘志茹,一生唯一的自幼相随的小女孩儿刘志茹。此情此意难以排遣,于是乎就填了一首词《清平乐·忆邻居小妹》:...

漫话抗日影视剧 朱海明 前些年,日本的一些政客违背历史,不服输不老实窜出岛子伸出脑袋和我们叫阵,我们的抗战剧也就多起来,看着蛮过瘾。 什么东西往往一多就滥,抗战影视剧也是一样,...

给你起个好名字之六 朱海明 前面没说过,中国人大多有四个名字,小名。大名,也叫学名、官名。字,也叫表字。号,也叫别号,别名。有的人还有外号,也叫绰号,混号,诨名。 今天就说说小...

家乡古镇的记忆(二十八) 朱海明 去过南方的北方人或去过北方的南方人,或许都应该知道南方和北方在天文地理、人文景观、气象物候、风俗习惯等等方面都有很大不同,这也是我国幅员辽阔地...

军营轶事(三十) 朱海明 去过云南的人都知道云南十八怪,其中之一就是“顿顿离不开辣椒菜”。一点儿不假啊,和四川、湖南等南方各省一样,人们的饮食饭菜都有辣椒,甚至是天天吃顿顿吃,...

家乡古镇的记忆(二十九) 朱海明 斗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曾逢。罗裙香露玉钗风,靓装眉沁绿,羞脸粉生红。 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这是...

星期天在家中的感悟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爬了过来,冬日被低温裹挟着,变得过犹不及。只有皮肤仍觉得冬日里的太阳似乎能拉近与人的距离,显得格外地清晰,格外地耀眼。但阳光的温度却好像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