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酒
朱海明

酒,传说是杜康发明的,自问世以来,一直是许多人非常喜爱的饮品,而且与名人、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关系。刘伶、李白、杜甫、陶渊明……多少闻名天下的善饮者,带酒的诗文更是不胜枚举。
酒的动人故事很多:煮酒论英雄,醉打蒋门神,杯酒释兵权……酒的悲剧也不少,如陶渊明子女多愚钝,他说“盖由杯中物也。”至于勇武之人如张飞、淳于琼者,因为酒醉而误了军机乃至丢了性命的历史上也屡见不鲜。但是不管咋说,贪杯善饮之人还是不少,包括我。
知道了酒的味道,大概是在13岁左右,橱子里看见父亲的酒壶,悄悄倒了半盅,轻轻抿了一口。哇,好辣啊。正好旁边有凉饺子,忙抓起一个塞进嘴里就嚼,连同酒味儿一同嚼了起来,感觉辣味儿完全消失没事儿了。怪不得大人们一口小酒一口菜,菜原来是消除辣味儿解酒的,喝酒离不了下酒菜啊。
正式喝酒是毕业回乡后,我们二村大队第二生产队有一块地叫十八套,属洋河水库库区地,一马平川的油沙土,因位置偏北地势较高库水淹不到庄稼,即使水大淹到了只要不没(mò)顶,庄稼特别是高粱照长照成熟,所以生产队年年种,年年收,正所谓“山地一大片,不如平地一条线”,十八套的庄稼,高粱秸能长到胳膊粗,高粱穗能长到一尺长,是生产队重要产粮宝地。
那天,生产队长王朴全带着我们在十八套耪高粱。高粱的长势真好啊,黑油油的茁壮得很,耪完这遍地后不久连雨天一到,高粱窜着节的往上长,就等着收秋吧。也许是高兴,也许是对这次耪地的重视,也许是面对好年景先讨个吉利,中午收工时生产队买来了白酒和干豆腐慰劳大家。买的是当时8毛5分钱一斤的白薯干儿酒,味道甘洌醇厚又有劲儿,不次于现在勾兑的茅台汾酒五粮液。干豆腐也是本地压的,纯绿色无污染,又薄又干又筋道,据说吃猛了能噎死人的,每人两卷(juǎn)儿,大约一斤,足够了。大家举着瓶子,一人一口轮着喝白酒,接着是一口干豆腐,有酒有菜那叫个香。这是我第一次在田间地头同老少社员们一起畅饮,谈笑声中吃饱喝足了,真过瘾啊。
喝完酒回家,刚进东门走到东大街上,觉得酒劲儿上来了,一阵阵头晕脚飘,晃晃悠悠坚持着走到家,脑袋一沉身子一软一头倒在炕上,眨眼之间啥也不知,沉沉睡去……
那是我第一次醉酒,感觉真好啊。从那以后,酒后睡觉也就成了我的习惯,也曾醉醺醺地卧在秦皇岛河北大街的街边树下一通好睡,惭愧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 文/孙作奇 人的死因种种,美国明尼苏达州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于2020年5月25日去世了,死于警察的暴力执法。白人警察跪压他的脖子,尽管他说“我不能呼吸了”,但警察没有...

本帖最后由 无名草 于 2022-5-25 11:06 编辑 让百姓生活中的绿色通道畅通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现在看来无疑是小众化的概率,但疫情已经两年了,什么时间结束还遥遥无期,事情今天发生在甲身上...

初夏的小脚丫 逊晖 初夏,夏天还没迈开大步,有点小心翼翼,有点缩头缩脑。不是早年间的女子三寸金莲,至少是脚不大,迈不开大步。天气预报不时发布的大风蓝色黄色预警可佐证。想迈开大...

三姑 三姑今年整七十岁了,她老人家大我十七岁,是我最小的姑妈。大姑出嫁早,离世也早,我只见过她一面,大概是在六五年吧,那是我跟着去烟台治病的养母回家途中路过大姑村子时去看望她...

夏风和煦,夏花璀璨,夏日风情驱散了笼罩在人们脸上的疫情阴霾。母亲节如约而至,妻子给我母亲买了一件红色外套上衣,一件休闲裤子和几件内衣,看到这些礼物,耄耋之年的老母亲非常激动...

温馨的回忆,永远的兄弟 钟好麟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浪漫让你我几度沉醉,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疲惫,想来,用这首歌表达才能把堆积在心里的情感紧紧...

时光荏苒,岁月不居,今年恰逢我在教育战线耕耘了30个春秋。回首走过的教育生涯,有骄傲,有失落,也有遗憾;骄傲的是一些学生多年之后,还记得我;失落的是有的学生杳无音信了;遗憾的是...

同学聚会感言 文 钟好麟 八月的阳光格外灿烂,八月的鲜花格外娇艳,在这曾经会考、中考的地方,在这古浪县城的好客山庄,离别了十四年的我们今天终于有了一次相聚,十四年的思念,十四年...

或许,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几个伙伴出去办点事,临行,同伴还要折返回去照照镜子,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面对镜子将自己重新审视一遍,重新理理原本就很齐整的衣领,有时还会往头发添些...

人道花红无百日,花期是短暂的,但是花儿实现了生命的价值——奉献出自己的美丽,献出自己的芳香。人生是短暂的,但是我们实现了生命的价值——奉献出自己的爱心,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