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暑过后,天气悄然发生变化。太阳的光线弱了,只是白日里热一阵子,早晚的天气比较凉爽。比起夏季来,天空格外高远,云也轻淡得多,飘飘忽忽,风一吹就散了。行走在天地间,每个人都有...

听秋,应该有一颗安静的心。韩愈说“以虫鸣秋”,秋天的声音在虫鸣声声里,清澈、清亮得透明而又纯净。秋虫的鸣声,在夜间更加清越,总是在你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同窗外的月光一起进入...

知青纪念日的思考 每当一个周年或是什么纪念日来临之时,就会有种知青幽灵的沉渣泛起,尽管能吸引出一部分迷人的幻景,但它永远只是幽灵!因为,世界上最痛苦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走在最前...

昨夜静读,忽闻雨打窗户,叮叮咚咚,节奏明快,宛若筝声。推开窗户,窗外朦朦胧胧,灯光昏黄,微风斜雨。在北方,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天气,实属难得,最适宜一人孤独。于是,添衣换鞋,...

烈日炎炎的盛夏,我利用返城路过老家的机会,走进了久违的田间地头,一览那里的田野风光。 走进田野,映入眼帘的是无边无际的稻田,火辣辣的太阳轻盈地洒落在田野上,成片的早稻披上金色...

原创投稿 丰色十七 夜 文/徐克(浙江) 她送走了晚霞 把自己放在了一个路口 开始了新的启航 街道上 都有指示指引的光亮光芒 蹁跹中揉一揉 梦 零落的是那柳枝情深万枝头 摇曳舞步影踪愁 如果...

王华是峡市的一名退休干部,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老伴田敏是一位退休教师,两个儿子大学毕业后,都在深圳工作。王华退休后,便与老伴在家颐养天年。 常言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

本帖最后由 AA淡墨飘香 于 2023-1-15 20:20 编辑 李环宇 我家有个传家宝,它非金非银非古董,却是我们家传了至少四辈的老物件,是伴随我成长的老朋友。岁月沧桑、风雨侵蚀,它已不再是以前的模...

2023,希望的开端 袁真飞 随着新年的到来,疫情扩散的阴霾渐渐被新年的喜悦冲淡。 确实,三年了,疫情突然之间变得严重,这其中的得失成败没有必要去说,因为无论怎么说,事实不会因为争辩...

春还未至,但我对桃花的思念却漫上心头。 人间草木看似无情,实则有心,它们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吐露芬芳,舒展其韵。时光流转,落花无言,流水不语,春天那"一树一树花开"的绚烂花事中,...

背 篓 家乡从河坡至山顶遍生着一些长势旺盛的石竹、木竹、金竹、斑竹和白夹竹。石竹如浪,木竹如林,金竹和白夹竹则绿海般环围着白墙红瓦的村庄。前者伐割运往山外做菜架,编篱笆,上建...

《莫名的感叹》 今年,不同凡响的气候,已是缓不济急的熬到了立冬。一觉醒来,看着手机微信中的各种新闻,总有一种悲戚感在心头徘徊。 在甲子之年,生活中发生了一连串想不到的百年未有...

晨练时,经过一株桐子树边,瞧见满树粉白粉白的桐花,引来嗡嗡而鸣的蜂儿,心里头莫名地欣喜! 喜欢桐子花那喇叭管通红的蕊,像鲜红的、生机勃发的血管一样,向喇叭口四周扩散开去,因着...

虎年、在我思维里穿梭 时间的流逝毫无声响,从清明到寒露,燥热如影相随。临近立冬,清凉才缓缓的淡入我的心境,寒冷的脚步,正慢慢地往南挪动,我想按下时钟的暂停键。因为生活的节奏需...

吃完早饭后,我下楼去健身房。电梯门刚打开,便听到里面的人和我打招呼的声音,去健身房吗?我听了心中不由的吃了一惊,此人怎么会知道我的行踪?我呆呆的看着他;眼前这个人身穿一身送...

我和老娘的最后时光 朱海明 现代社会不论城乡,几世同堂的大家庭已经十分罕见,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子女也越来越少了。亲情淡薄、冷漠自私也从人们的议论话题延伸到普遍现象,大家都已经...

我的军旅生涯之十一 朱海明 印度支那是具有战略意义的要冲,帝国主义殖民者包括处于其中的越南都曾经觊觎这块宝地,从而引发了多场战争。 我们就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响应国家征召,来到执...

家乡古镇的记忆(七十一) 朱海明 “记吃不记打”,这是民间形容好忘事的人,不是什么好话。意思是只记得那东西好吃,不记得吃的时候遭打,原本是指驴马等牲畜的。 其实动物也有记性,只...

电视剧的小毛病大笑话 朱海明 由一大串闻名海内的主创人员创编制作的电视连续剧《水浒传》自问世以来,广为流传,影响颇广。但是大多数观众都忽视了该剧穿帮掉底的地方,仅举二例: 古典...

谈诗论典说京剧 朱海明 翠羽红霞映氍毹,霓裳粉墨起宏图。 莺声燕语天籁曲,玉座银盘迸金珠。 流派纷呈真荣誉,唱念做打好功夫。 艺坛独步惊寰宇,国粹中华世界殊。 这首古风写的是京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