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张海源 于 2022-9-29 10:22 编辑 乱刀峪·印象 张海源 阳春三月,不觉间已是绿上梢头花满坡的景象。 一行人跨过几座或拱或平的石桥,顺着蜿蜒曲折的台阶前行。两旁挺拔的苍松、弯曲的...

山川锦绣 大美抚宁 张海源 天马巍峨,高耸挺拔。峰峦叠翠,海天在目。宛若云中奔马,雄奇壮美。 孤峰陡峭,胜水石牛。饭香鸟乞,果熟猿收。饱览燕山绵延,长城万里。 洋河之畔,绿草茵茵...

让薰衣草香滋润更多人 ——读殷凤君《薰衣草的绽放》有感 打开一本好书,如与良师益友交谈,合上一本好书,如与亲朋知己握别,《薰衣草的绽放》一书,一盆默默开放的薰衣草,安抚了我的...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9-28 09:24 编辑 三顾最美乡村后明山村 作者 :王红 我和我爱人平时没什么爱好,唯独爱旅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闻名天下的桂林山水,巍...

列车越过黑土地翻过山岗,五月花香阵阵传到车厢,老李和小张深知此次赴省城商议联合办学是众多家乡青年和单位期望, 来不及欣赏省城的清晨清新美丽和喧嚷,饭都来不及吃,急赶去上属预定...

黑龙江,小村庄,与俄罗斯遥遥相望,依山傍水,秀丽风光。 满族大户哥五,老二,忠厚慈祥,黝黑的脸。擅长打鱼,狩猎,猎物总是先送给乡亲品尝。大雪封门他挨家清理,修桥补路,他心里...

蔚蓝的海,碧波粼粼。 一对恋人游海,不幸遇飓风毁了小舰。他一向懦弱,幸亏女友抓住块木板。 你怕不?“怕“,鲨鱼来了用水果刀,哎! 轮船发现了咱,惊喜间,鲨鱼也突然出现。 她大喊:快...

一缕秋风,窗帘扇动她心波澜起伏,电脑中播放的《朋友一生一起走》音乐触景生情。收音机下是你教我唱的就是这首。我让你填上一百个成语,就给你桂花糕吃。你让我陪你做游戏就带我登山。...

我原来有个同事很聪明,课讲的也不错,就是有一个特殊的毛病,那就是谁要是惹到她了那可不得了,她会整天找你的别扭。那可叫够黏皮的,她可做到无休止的跟踪,抓到点事就进行攻击,被她...

故乡所在的村庄,静卧在藕池河的东岸。站在老屋门口,展现在我眼前的便是那绵长而温润的田埂。 过完年,大人们在田埂两旁撒下蚕豆、绿豆,这些种子一接触泥土,似乎就在跟春天赛跑,用不...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

春节的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是,广州的千家万户都是。 2003年,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可以看到树上挂满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

在广州的滨江路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他长着一副晒得干黑的脸,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像树皮;穿一件很厚的褪了色的中山装,黑色的裤子像从来没有洗过似的。但他并不像他的同行,...

我喜欢一个人的骑行。 这世界,太嚣张。车水马龙的空间里,你来他往,川流不息,世界被涂抹得面目全非,混沌一片。我们的勇气、梦想,在前行的路途上,就像气门嘴出了毛病的轮胎,一点一...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在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火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的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

小时候,我读过莎士比亚的一些作品,记忆深刻的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我在拜读莎士比亚的大作时,就曾想去莎士比亚的故乡看看,考证一下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写出这么...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

在我们老家,家境如何不说,每家每户都会在房前屋后种上几棵树,比如苦楝、杨树、香椿等等。用父亲的话说,有了树,就有了歇凉的去处。夏天天热了,人、鸡鸭都可以到树影下歇凉。还说,...

没有战争,没有灾难,我同样看到一个个传统节日的淡化、消失。 我特担心老家过年的风俗变了,偶尔电话问起老家人来,他们以不容质疑的口气告诉我:那种习俗是老辈传下来的,当然在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