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鹳雀楼 文/^默然* 我总是这么认为:旅游是劳作困顿中的一种消停;是心路疲惫的一种自我释怀。渴了喝水,饿了吃饭,困了睡觉一辙同出。 我也总是这么认为:周边的文化,咫尺的风景,应...

《天光云影共徘徊》 ——读《一个人的奔跑》 张鸥 速时代,慢阅读。一则因本人耕作之余养就读书写字的爱好;二则将心比心体味得到作文者遣词用句、精雕细琢的“那个劲儿”,生生怕表达描...

傍晚六点,天色忽然暗了下来,好像要下雨。我是不希望下雨的,因为今天的活儿还没干完。 嫩绿的玉米苗儿,从土里钻出来,弯着腰,紧紧地贴在地膜上,需要划破塑料布,让小苗舒展开身子。...

我的小学是在我们村子里的学校度过的。我们一年级新生在一排老式的房子里开始了我们的小学生活。学校离家很近,不到半公里的路程。 邻里四、五个同我年龄差不多的伙伴,正好同一个班,每...

一个吹着微风的傍晚,我忍受不住孤独的凄凉,步出陋室,走向那条日日走过的江边绿道。司法学院驻守在路边。黄昏下,它仍是那样的神秘。 夕阳正羞涩地与大地告别。红润的晚霞透过浓抹的艳...

一提起“老去”,我的心里就五味杂陈,如果我能活到万岁、万万岁那该多好呀!可是,在时光默默地流逝当中,岁月的痕迹悄悄爬上了我的眼角,满头的青丝慢慢地换成了白发,敏捷的行动渐渐...

小时候,当我将米饭混杂着菜一碗又一碗地往肚子里倒的时候,母亲实在忍不住了,便会告诉我:“酒醉英雄汉,饭撑死呆坨”,提醒我不要狼吞虎咽。母亲说得多了,激起我对“英雄汉”的向往...

在我们身边,总有人以自我为中心,对每个人都保持一种“高姿态”。他看不到别人的优点,甚至将他人的缺点放大。下意识里就把自己放在高于别人的位置上,言行举止之间,无形地透露出高人...

六岁那年,我就被贴上了“反动”的标签。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中,伴随着我以及被我拥有的那个时代一同...

从一篇广播稿说起(散文) 每个周末都要去跟两个宝贝孙子聚会,似乎已经成为惯例。当然,聚会只是一种名义,还是要做些事情的。 上个周末,儿媳妇给我下达了一条指令:“爸,学校布置了,...

今年六月,我回到了故乡下柴市。 刚到家。蛙们齐聚,热情地商议着、唏嘘着、欢腾着……似欲为我的归来举办一场场隆重的音乐盛会。随后,丰繁缤纷的欢迎场面,充斥于原本热闹的乡村,又随...

多年来,一看到那凄惨的场面,一听到那悲伤的声音,深埋在我心底的思绪便会在体内缠缠绕绕,耳边的哭诉顿时幻化成幽幽的悲歌,让无边无际的痛在我体内蔓延开来,逐惭将我淹没,让我窒息...

朱科雄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还是我的同桌。他不仅外表端正, 而且极其聪慧、口齿伶俐、能言善辩,穿着也比较新潮。 当时,我们年级共有六个班,凡是在县城读初中的学生,都编在四班、五班...

九十年代中期,我在韶关的曲江县工作,时常陪同同事或朋友去南华寺游览。多年的所见所闻,感觉为数不少的人去拜佛仅仅是为了保平安、保发财、保健康,尤其是一些年轻人,他们认为拜佛只...

他们说“呆坐”。我不说。我比“呆坐”还有诗意,还要有远意,我是“清坐”。 我喜欢清坐。 生活之余,临睡前,或端坐于藤椅上,或卧躺在大树下。不经意间,眼睛自动调焦,像魔术一般,万...

喜欢安静了,不怎么爱热闹了, 越来越喜欢怀旧了,小孩叫我爷爷了,这是老去的节奏吗? 我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去打听,但我又不得不面对。 白发也像年龄一样偷偷地来了,开始发现一根,就...

小忆天齐庙庙会 朱海明 家乡抬头营东门外的“天齐庙”建筑宏伟,雕绘精美,香火兴旺,享誉京东。殿堂共3层,正殿供的是传说商州人物开国武成王黄飞虎,壁画画的是全套古典神魔小说《封...

稿 费 文/王健 去年,我在当地小报上发表了几篇大文章。按照惯例,发表后的文章稿费应该在第二个月收到,因此,一直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挂在心上。直到后来,收到外省某杂志社寄来样刊的邮递...

程占功 风暖日和,春光明媚。记者来到河南电视台,采访了《梨园春》栏目主持人、中国电视“金鹰奖”十优主持人庞晓戈。与电视荧屏上一样,庞晓戈依然笑声朗朗,只是未施粉黛,看上去更加...

连日来,工作紧张,白天查资料,晚上归纳总结,实在是没有好心情,已经多日没有写诗词了;清明将近,阴雨连连,也很难有精气神。今天难得是个好天气,一早起来,我们夫妻决定,回老家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