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着一株炊烟,领着一群整日里无所事事的家禽家畜,我的长辈们远离了村落,掘一方地窑天井院将自己安置于喧嚣之外,却又斩不断与那个村庄丝丝缕缕的关系,每日里依旧进进出出。 那些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