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村子北头的唢呐声响起了,悲壮的音乐从那边穿透红砖绿瓦,钻进村庄里每个人的耳朵里。它正在用低沉的声音宣告一个事情,我走了,永远地离开了你们,现在轻轻地跟你们道一声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