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局部里的人,总想用记忆打捞曾经的情怀与理想。也许,关于抵达的人生,不抵达,才深刻;关于承诺的故事,容忍反悔,才动人;关于记得的文字,接受遗忘,才坦然。 ——开栏语·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