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时的家乡荷浜,始终成为我的梦之境。唯有荷花开成梦,惹我惊听五更风。 一 地属北方的胶东半岛很少荷花,我上小学时,老师描绘“荷塘”的样子,令我神痴心醉,而且还出示了一幅荷花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