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一草一世界,一木一浮生。因此,我相信草木有故事。一岁一枯荣,便是生动的写真。 喜欢百草园,是读过鲁迅的《从三味书屋到百草园》之后,感觉鲁迅故居太奢侈,菜畦、石井栏、皂荚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