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办公的地方在二楼,一楼和二楼之间,是长长的楼梯。这栋楼年岁已久,楼梯间偶有裂缝,裂缝并不寂寞,一株叫不出名字的草,就从那中间长出来,绿油油的一丛,惹人注目,这种杂草我在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