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打来电话说老屋坍塌了,我听了心里一阵酸楚。。。 老屋的年龄和我一样,是我出生的时候爹妈盖的五间青砖灰瓦房,这里承载着我们全家人的欢笑和春秋。。。 老屋在村子的东南角,一家...

人生五十多年里,搬过几次家,住过几座不同的房屋,唯独对故乡的老屋有一种特殊的情感。老屋,留下我许多童年的记忆。童年岁月尽管也有苦,但是比起曾经拥有的那些快乐和无忧无虑来,它...

一 老屋的灯管明晃晃的,照亮了整个院子。 头戴深蓝绒线帽,身穿紫毛衣灰裤子,八十多岁的母亲,颤颤巍巍地从煤房里端出少半簸箕碎煤来。母亲的身体向前倾着,一步一步地来到门前。她把簸...

一 今年春天,我因有事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家乡的变化真大,记忆中那条狭窄的泥土路不见了,一条笔直宽阔的水泥路直通村里,高大的白杨树直挺挺的耸立在道路两旁,如一个个英姿飒爽的保...

我们家的屋后堂是高高凸起的晒谷场,穿过那道窄长而古幽的青石胡同巷口,我们家就居隐在那片砖瓦林密布着的岭南院落里。午后的阳光直直地透过天井,斑斓地涌动在波光粼粼的缸瓦面。透着...

近来夜里多梦,总能梦到过去的老物什,以前那些模糊的、奇奇怪怪的人和事逐渐从记忆底层泛起。 昨夜梦到了乡下那些灰矮的老屋。我从那在娘胎里呱呱坠地,扶着斑驳的墙学着走路。贫瘠日子...

屋子 老屋,其实并不老,它的“老”是相对我家的新屋而言的。老屋位于湾子的中央,它和我曾祖父留下来的老宅,紧挨在一起。这是一个典型的鄂东南连二结构的一层土砖屋,一个套间(两个房...

在我所有的乡村记忆里,我家那历尽岁月沧桑的祖宅老屋的影子,总是在我的脑海中影影绰绰地浮现着。老屋历经百余年风雨斑驳的身姿,是我家几代人全部生活变迁的权威见证。 曾做过中国最后...

我们家在盖老房子的时候,爷爷特意地在入门处留起了长长的遮水廊道,廊道的东西两面连接着向外稍稍凸起的灶火厨房,每每经过大门入口处进入厢房时,便要通过一面长长的遮水长廊。 爷爷把...

老屋的确是有点老了,母亲说,它是我出生的时候盖起来的,和我的年龄一样,已经半个多世纪了。童年时,我们家里是七口人,父母,姐姐,大哥、二哥,我,弟弟,住在这仅有三间的老屋里。...

夕阳缠绕着黄昏院落。 八十年代的农耕之踵,岭南的旧院落里,余晖下的灶火正袅袅升起。缭绕在屋瓦上空的炊烟里徜徉着归家的灯火昏黄,惆怅的初夜纠结在无边的落日黄昏里。 牛犊低鸣在黄...

本来应该昨晚就要下的雨直到今天早上才落下来,这段时间每到傍晚时分就雷声紧紧,昨晚伴随着轰轰雷声天色返白,月亮也长了毛,地上是做足了大雨来临的前兆,摇晃着树,绿色叶子也不甘的...

听奶奶讲,那三间老屋是当初生产队可忴他们孤儿寡母,经队里商量后,让奶奶带着我父亲他们哥姐仨搬进去的。那是三间用土夯墙垒起来的茅草屋。看起来是满眼的破旧而不是沧桑,再加上我们...

一 时光流转,岁月变迁,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在不停地变化着,但我我对老屋的那份情结始终没有变。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老屋是由一孔大砖窑和三间草房围成的。砖窑坐西朝东,窑后面有一个隔间...

一、 几十年的老房子,低矮,潮湿,房顶上的瓦片龇牙咧嘴,有些已经破碎,露出底下斑斑泥土来。房脊有些塌陷,大多是因为木梁年久难以承受重负,渐渐弯曲了。就像老人的脊梁。老人的脊梁...

老屋说话 文 / 田长锁 满目都是钢筋混泥土,夜空在罅缝中艰难地存活着,影影绰绰,看不真切。木讷而健忘的灰色老屋,徒留下满园子的葳蕤,那些重碧交翠的灵魂,做它无言的见证者。每个人...

怀念老屋...

每年的八月十五日,我们都要回农村老家团圆。而今年是提前两天就回去了,因为除了看望已年过古稀的父母,还有就是和这座百年老宅作别。父亲说,这所饱经风霜的宅子过了十五就要拆了。...

老屋,确实很老了。可我见老屋时,还很小,记不太多,只记得它很老。老得矍铄有风骨,老得慈眉善目,老得亲人,老得可近。 记得那天早晨,天气很好,太阳光既柔和又灿烂,我一路被牵着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