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秋雨,接连下了两三天,心里偶尔有些惊喜。不忘母亲和我说的,“一场秋雨一场寒”,我拿出了长袖上衣,再打一把雨伞,冒雨走着去上班。因为单位离着近,只有两个路口的行程,很多...

老家的辈份特有意思,我认为堪称方程式。 只有土生土长的本村男孩子或者女孩子才能十分清晰的弄明白不以年龄论的大叔、大婶,姑奶、大爷、祖爷爷、姑姥姥、大侄子等各种辈份;如果是...

岭南依旧是那个曾经的岭南,只是这里所有的一切,已装载不了父亲那沉久的记忆了。 回到老家时,看着老屋旁一地的断亘残壁,庭院前成片的草木荒芜,莫名的伤感,恍然间便没了家的概念。转...

我现在明白了我妈为什么喜欢农村生活,因为那里所以的一切都是敞亮的,没有遮掩;自然的,没有雕琢。春种秋收,院子里种上一些菜,几个瓜果,就有吃不完新鲜的时令瓜果蔬菜。 春天,村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