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到了一定的阶段,善忘已成为生命中不得不修的功课。回首往事犹白驹过隙,经历似乎只能是经历。穿越记忆,对于时光的无拘无束和对未来的憧憬向往,以及被亲情庇护下的成长岁月,总是...

昨夜又做梦了,梦见了自家的老宅。 梦醒了,扳指头一算,搬离老宅已有三十多年,拆掉也过二十多年了。 应该说老宅大部分是爷爷盖的。爷爷盖的那一排排厦房,应该算是老宅:时间最长。爷爷...

我的老家,坐落于享誉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山西省平遥县的东泉镇水磨头村。村庄离县城大约30华里,山青水秀,历史悠久。 听老一辈人说,在明代,我们的老祖先就移民到此安家落户,繁衍后代,...

老家的老房子是一座老宅。 老宅灰墙灰瓦。正屋五间,从左向右数第三间,从右向左数也是第三间,是一个厨房,两边各一个灶台;正屋的两侧,各有一个侧房,左侧的侧房住人,右侧的侧房放置...

祖父曾养过这么一只公鸡:白色的,但又不能称之为“白”,灰灰的那种;却又不能称之为灰,如果真要论其颜色,又似乎还得称其为白色。不是鲜艳的大红鸡冠,而是深深的,没一点光泽,凹凸...

暮春时节,我游历了丽江古城。这座享誉中外的历史文化名城最让我难忘的既不是那曲径通幽的三街六巷,也不是纳西老人丹楹刻角的老屋,更不是那穿城而过的淙淙溪水,而是一家一户的家门。...

老宅给我的印象是双重的,首先是她的美好,她位于南向的寨门外的西边,地势略高于南北走向的寨门大路,后面则紧邻寨沟的边沿。老宅对面的路东稍南是一个形状如牛的“牛坑” ,面积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