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小街着实太小,可若真要论起小城哪块最繁华,却也非它莫属。我恰身处于繁华之中,童年相当长的一段时光便在这条所谓繁华的小街上度过,那儿曾经承载了我多少快乐啊! 小街的路面...

最美好的过往,是尘封在脑海里最珍贵的回眸,好比那永远也回不去的小卖部和阿伯。 ——题记 狭长的街道,人来人往的巷子,屋前门边,摆起一个个摊位,一眼热闹,都是造就生活的群落,这是...

宁静的山村小楼,窗子外面就是一堵山墙,墙上长满了绿色的苔藓,青翠欲滴。墙面还是湿漉漉的,仿佛你只要轻轻一触,就会有水冒出来似的。在这些绿色的苔藓中间,几棵虎耳草正生机勃勃地...

01 小时候总认为后园很大,且有无穷乐趣,我可以在里面尽情玩耍。长大之后才发现后园其实很小,小到如一片巴掌大小的花纸,连同记忆中的味道、色彩和声音,随意折叠一下,最终塞进了我远...

六岁那年,我就被贴上了“反动”的标签。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中,伴随着我以及被我拥有的那个时代一同...

(一) 书缘屋,位于西江路57号,至少十多年前是这样的。 西江路是青岛市南一条很古老的街道,清晨漫步在那里,恍若梦回民国。道路的两旁栽种了一些红枫,每到秋季,落叶被风吹起会伴随着...

法国当代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说过。“当一个人开始怀念的时候,那么他已经老了。” 的确,已是知天命的年岁,我渐渐变老。我怀念,是那个年代的我们永远都不会再有的农家娃儿的憨厚和随...

1972年2月的一天,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一个男孩子呱呱坠地了,他用从此走进了一个无比贫穷的家庭,他那大大的眼睛望着家徒四壁的寒舍面露微笑。 父亲喜悦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