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饭后,与妻子和邻人老厉来到原职业中专住宅区,那里有我家住过的小院。 投开已经生锈的锁,我们进了院子。 眼前的景象将我的心震了一下。这里衰草连天,蒿类植物横七竖八地,或站或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