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怎么过啊?”她问。 “什么怎么过?”他反问。 “明天是七夕啊!”见他不开窍,她忍不住点拨道,语气里已经有几分悻悻然。 “该怎么过就怎样过啊。”他还是那副语气,甚至是没有一...

你强装高兴,可你不是演员,忧郁还是写在脸上。你眼神空洞,神情木讷,头发有点凌乱。 当我问及你睡得好不好时,你好像被我击中了要害,立马显出“原形”,泪水涌进了你的眼眶。你用力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