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纤细的绿紫色小秧儿,高不过寸把,刚刚长出两片音叉般的小叶儿,茕茕孑立于荒芜的山坡上,四周土薄草稀,连棵树也不长。 牵牛花!凭了儿时的记忆我立时认出了它。童年的我是在开满鲜...

在我还住在三合院的童年,后院的围篱几乎被牵牛花包覆,牵牛花的藤蔓总是把竹篱织成一道花墙,在春天时,好像在竹篱上点燃的焰火,爆开! 竹篱外的坡地,牵牛花的焰火,爆得更灿烂。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