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 火 春节是热闹的。就像过红白喜事的人家开的流水席,哗啦啦从年三十流到正月十五。鞭炮从早响到晚,如果哪一天没有鞭炮声,那这个春节就太不正常了。 而到了春节,平日里那些不起眼的...

来到堆书的窗台旁,以半躺的姿态倚靠着冰凉的墙发呆,已分不清从脸上滑过的是泪水还是汗水。风不时吹过,捎来榆钱分芽的气味和晚霞的辉芒。窗前杏花疏薄的影子印在墙上,印在我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