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东方还未破晓,我感觉就像睡在蒸笼里一样,尽管空调在不停运转,但屋里热得一点都不透气。我只好起床冲凉,打扫房间拖地,想通过蒸发把身体或屋里的热量带走一些,但似乎这一切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