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桥的人说,桥是一道设计;画桥的人说,桥是一种造型;赏桥的人说,桥是一处风景。而站立在我心中的那座桥,每每想起,那便是一种幸福的疼痛!它于荒荒流云之下,穆穆长风之中,诉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