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采 我越来越喜欢和草木待在一起。 我就是那个在人群里常常感到无所适从的家伙。 我甚至觉得,我就是不小心混进人群里的草木。有时候,在一些场合,需要我说句话,我连半个字都说不出。...

天黑了,村子在月光的呵护下,开始变得静谧。远处的狗吠声,渐渐包围了整个村庄,村东头谁家的一条狗,发出叫声,像一个刚入行的指挥家,奏响音乐会的前奏,紧接着全村的狗,循序渐进地...

1 西彭德,是一个庄子的名字,因彭姓人居多,故名。照例这庄子的附近该有另一个叫“东彭德”的村庄与之相对才是,但是随意找了个村民问了一问,附近只有汪河小寨,桃花乡政府,并没有心...

真像一朵云,白白的盘旋于村庄的半空,缭绕,弥漫。也可能是一团雾气,柔柔的缠绕着整个村子,像夏天二丫那细耐、修长的脖子上缠着的白纱巾一样白,像待嫁的阿云看情哥哥的眼神一样柔。...

风朝天上就是刮不起来。 天上的云像一层层的石头片叠加着,把风压得很低,风就在低处刮。 风满里胡刮着。 碎草窝在一栋烂尾高楼一边的凹处,这里面到处都是风的声音。 碎草已经起身了,远...

一阵风把一个禾草吹得滚在我身边,我停了下来,我踢了禾草一脚,禾草扬起一些灰土,然后,禾草又跟着后面的风滚走了。 我继续走在路上,这路如今已经换成了柏油路了, 去年,不,应该是...

有一天你走进村庄,你忽然觉得有些异样,你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完了村庄最长的巷道,你发觉你有些空荡荡的感觉,就好像你怀揣着空气,你想自己是不是回来的行囊空空如也,你是不是带着空荡...

“江村何处小茅茨,红杏青蒲雨过时。半幅生绡大年画,一联新句少游诗。”宋代诗人陆游曾经在诗中记述,虽然已是红杏枝头春意闹,但年画和春联却依旧历历在目。年历翻过去很久,年画所承...

泥土去哪里了 牛旭斌 父母实现愿望的胜算幻灭了。当初竭力种地卖粮,供养我们考学,送哥哥到县城一中念书,是盘算无论如何要设法剥离开我们与泥土的关系。他们一心希望我们能远走高飞,...

提到村庄,提到对村庄的记忆,总会想起九溪,这个有几分亲切又有几分难以割舍的地方,就像我隐藏在内心的小秘密,以至于每次忆起时脑海总会浮现一幅这样的画面。青瓦与石头构筑的房屋,...

这样的村庄,大多只有一条村路。路两旁是贴着地面的青草,人们经过时都会不忍心去踩,怕踩痛了它们,发出叫声来。青草过去是一蓬蓬的荆棘,仿佛是为了护着青草,但更像是为了护着村路。...

一座古老的村落,排排古老的瓦房,错落有致。  春去夏至,秋去冬来。太阳,东升西落;村民,早出晚归。 清晨,雄鸡高歌,唤醒沉睡的大地,催促村民起床。 炊烟袅袅,萦绕在屋顶,缓缓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