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采 又是一年将尽——写完这句话,我的内心是慌乱的。 年,是时间的脚步踏出的从容不迫的节奏,周而复始,庄重威严,不容拒绝。过年,过年,年是永远都过不完的。人过着过着年,就把自...

岁月无痕,流水时光。 春来,愿你不辜负这美好的时光,不辜负独一无二的自己。 一些事情就像有人说的,尽力之后得不到那就随缘吧,毕竟人的手就那么大,握不住的东西太多了,要学会与自...

冬的味道越来越浓,让许多的事情仿佛还没来得及细想,如水的光阴即将把我们带进了崭新的年份。每天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兜兜转转中,渐渐地明白,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有成果,不是所...

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愿我们永远走不散! 然而,任何事物都不能以人们的主观愿望而转移,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情,处着处着就淡了;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有...

当枫叶染红西山的时候,一日之间,我乘坐的列车已呼啸着穿过密织的秋雨,穿过五彩斑斓的田野,到达了深圳——这个开遍紫荆花的城市。北方秋雨绵绵,这里却阳光明媚,胭脂色的紫荆花高高...

多想把时光握在手心里,边走边欣赏这世界的温婉与繁华。 不必担心时光匆匆,不用害怕岁月会老,只愿在慢下来的光阴里,做好自己想做的事,许一场地久天长,许一世岁月静好。 不知从何时...

十二月有你,时光生香 文/薇薇安 与你的岁月,像一支画笔。我纯白的纸上,你一笔一笔的浓墨重彩,在我的生命里鲜艳、生香。心动,才知拥抱是如此美好。 十二月,听风,等雪。笔尖、心上落...

许是生来便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不善言辞,不好交际。总喜欢,独自在自己的世界里,恣意着,安然着,不求有太多的人喜欢自己,也不喜欢去招惹别人。 对于经过生命里的那些人,无论远近,...

琉璃心语 也许,总会遇到踏雪来而来的你,也许依然是一个人的清欢。这,都无妨。无论你来,或者不来;无论你跟,或者不跟。梅花定会携着自己的淡香,如期而来。而我,亦会着一袭红妆,携...

八月的陌上,依旧繁花灼灼。七月来过的方向,飘着凉凉的莲花香。凌霄依然开的如火如荼,摇曳在院里院外,还不曾被季节的改变斑驳。 爱极了这样的时光,也甚是喜欢,在这样的时光里徜徉。...

流年的故事中,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有些情,爱着爱着就淡了;有些人,跟着跟着就丢了。 林夕说过: “我们都是风雪夜中的赶路人,因相遇摩擦,融化了彼此肩头的雪花,而后因为各自...

时光匆匆流逝,人生的旅途已不经意间行至中年。人到四十以后,喜欢慢下来的岁月,喜欢岁月中沉淀下来的友情。 喜欢走在你的身边,让你听我轻声细语,呢喃着岁月的柔情。你的眼神,你的微...

(一)归去 正月十九,是我们乡里的年例正日,往前些年,这一天比正月初一还要热闹些。 那日,循着旧例,我们一家三口赶了个大早回到老厝,准备跟老邻居们拜年。要走动的其实不多,三家...

漠路风尘,朝代恣意更迭,江山随情移主;丛花烟火,日月驰骋转换,世事随性变迁。寒来暑往,雨雪交替。万事万物皆因它的力量,主宰着阡陌辰寰的规律。 尘世的风韵,荡涤在时光的长河中,...

一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南京。有风情亦有友情。 纷飞的雪,江山文学网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社长。航程心语,江山文学网总编辑。一位是上海女士,一位是南京女士。她们因为文字结...

我的小学是在我们村子里的学校度过的。我们一年级新生在一排老式的房子里开始了我们的小学生活。学校离家很近,不到半公里的路程。 邻里四、五个同我年龄差不多的伙伴,正好同一个班,每...

致敬奋斗的时光 刘佳芮 人生如星辰,前程与过往共同编织成黑夜,而人的记忆则成为一颗颗繁星,忽明忽暗。只有奋斗的时光,在星空中熠熠生辉。 当记者询问科比成功的秘诀时,科比说:“你...

黎采 叮—— 一块薄冰在我毫不留情的手下瞬间裂出匪夷所思的纹路。 冰是结在一盆水上的。盆在老家院子里。是个被闲置的旧木盆。 冰的裂痕,自我击打的地方向四周蔓延开来,一条条,一缕缕...

在我很小的时候,外婆在家中养了一只猫,一身绒毛黄白相间,俏丽而可爱。这只猫是亲戚送的,当时才出生两三个月,圆溜溜的眼睛闪闪发亮,由于初来乍到,看我们的眼神怯生生的样子,很多...

时光安好,岁月安稳。深春,迈开温柔的脚步,扭着腰肢,款款向时光深处走去。雨,不停的下,似乎要为春姑娘绽放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泪珠。春,姹紫嫣红,生机盎然,生机勃勃,走在春雨中,...

——记厦门(鹭岛)行之吾语 昨日秋寒,今朝氤氲,不问旧理,任凭岁月风过,几年几何,只道浮生涟漪,不在波澜,不在骇俗。过往鹭岛(厦门),装填半世阴霾,一笑置之。 多年前你环视胡海...

昨日秋寒,今朝氤氲,不问旧理,任凭岁月风过,几年几何,只道浮生涟漪,不在波澜,不在骇俗。过往鹭岛(厦门),装填半世阴霾,一笑置之。 多年前你环视胡海之滨,诉说你所谓的情意绵长...

一 那样的时光,该用烟灰一样松散来形容。那样的松松散散,无拘无束,散落下去,无论经意也好,不经意也好,总之落下去了,没人在意也好,或是在意也罢,都不会影响什么的。 我总是将那样...

一)蝶语,时光 不惊不扰的时光,就这样,安静如叶,凝眸眺远,生生地,站成一棵树的姿态。看飞花如絮,听星语无尽,览山韵水势,聆风语影动。 阡陌紫烟,谁?素心若雪,砚墨泼画,把前世...

一 我写下这两个字,突然觉得很茫然。想到刚才已经过去,一天天,一年年,从我手上消失,最后又去了哪里?感觉它们是那么亲切,又觉得冷酷无情,像刽子手的刀子,没有一丝怜悯。在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