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上的柜门 冬日黄昏,湖区水杉柔软的针状叶全变成深浅不一的枯黄,像中年男人的头顶,日渐稀少的头发使人生出几分“临风听暮蝉”的意味,参天的身影,壮实的树干,在冷风中彰显出一种...

一 腊月二十九黄昏,杨梅山联盟村被暮色围拢。 没有风,空气就像结了冰,又冷又干。灰喜鹊喜欢单独行动,零零星星地矗立在干枯的树枝上,头时不时摆动一下。麻雀则总是一大群掠过,“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