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九月,外孙女上一年级了。 我因为曾做过小学语文老师,辅导她作文,当仁不让的成了我的必须工作。其实,女儿也是小学教师,可她总是“理直气壮”地说,写作,语文老师责无旁贷,她是...